第七百八十二章 诡异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韩风没有找到宋清蓝。

    他将宋清蓝所有可能去的地方都找了一遍,她的母校,她好朋友的家里,她的公司,甚至是她经常会去的按摩馆,都翻了个遍,却始终没有找到她的踪影。

    整个城市被他翻了个底朝天,可是宋清蓝就像是凭空失踪了一样,始终都没有半点她的消息。

    深受打击的韩风精神几乎要崩溃,每天不是奔波于寻找的路途中,就是抱着酒瓶子颓然消愁,公司的业务被他丢在一边,无心打理,整个人又变成了当时韩潮看见他的那个样子。

    沧桑颓废,像是一个乞丐。

    如此的生活过了几天,韩风自己到先是觉悟了,找到了傅槿宴,说出了自己的请求。

    “帮我找找蓝蓝的行踪好吗?我是在是没有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苦苦哀求的模样,傅槿宴的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韩风当初也是意气风发,现在却变得如此颓废。

    情之一字,害人不浅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谁又不是一样呢?

    若是此时此刻,换成是他和宋轻笑,只怕他和韩风的境况差不了多少,心爱的人了无踪影,换做是谁,都会心急如焚的。

    “姐夫,你别着急,我会帮你找,你先好好地休息休息,不要到时候人找到了,你却垮下了,不合算是不是?而且她回来的时候,若是看到你这么憔悴的样子,恐怕也会自责,心情沉闷,这样对你对她都不好。”

    或许是有了希望的寄托,又或者是因为别的原因,韩风显得平静许多,回到家里,好好地收拾了一番,转眼间又恢复了当初清爽俊朗的模样,只是眼底的担忧没有丝毫消退。

    傅槿宴受人之托,自然也是要全力以赴,将手下的人全都派出去寻找宋清蓝的下落。

    可是一连几天,依旧没有任何消息。

    宋清蓝就像是石沉大海一样,消失得无影无踪,各个地方都找不到她。

    没有消息,所有的人都愁眉不展,心情沉闷。

    就连宋轻笑也是闷闷不乐,郁郁寡欢。

    姐姐下落不明,她担心;傅槿宴一边管着公司的事情,一边还要帮忙找人,她心疼;韩风找不到妻子,一天比一天憔悴,她郁闷……种种事情堆积在肩上,使得她心情越发的沉闷,一连好几天都不见什么笑模样,低气压吓得两个小助理说话做事都是小心翼翼的,生怕惹恼了她。

    整个工作室,几乎听不到什么声响,像是没有人存在一样。

    顾晓依走进来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这么一番场景:两个小助理坐在电脑上处理事务,敲键盘的时候动作小心翼翼,几乎没有声音,一个人站了起来去拿东西,明明穿的是高跟鞋,走路也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。

    真诡异。

    这就是轻笑口中的那个虽然小,但活泼有朝气的工作室?

    确定不是在表演哑剧?

    她诧异的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“您好,请问您找哪位?”小纯眼尖的看到了顾晓依,连忙站起来,脸上硬是挤出一个笑容,轻声询问着。

    顾晓依脸上也礼貌的挂上笑容,说道:“我找你们老板宋轻笑,请你帮我传达一声。”

    她是有宋轻笑的号码的,但她今天是办事时偶然路过附近,便想着来看看她,顺便给她一个惊喜,也就没有提前告诉她。

    “请问您有预约吗?”小纯依旧是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,虽然是公事公办的话,但语气就是让人觉得很舒服。

    “你跟她说我叫顾晓依就行了。”顾晓依灿烂一笑,整个人看起来非常自信。

    小纯点点头,进去通报宋轻笑了,一分钟后,顾晓依被请进了宋轻笑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晓依,你怎么来了?”宋轻笑惊喜的看着她,“是不是这么久不见,想我了?”

    闻言,顾晓依不屑的撇撇嘴,“切,你少在这里自恋了,你这个有家室的女人,我可不敢碰,我怕你老公扛着四十米大刀满市的追杀我,我还想多活几年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宋轻笑发出了杠铃一般的笑声,这是她这几天以来,心情最舒畅的时候。

    果然,闺蜜就是用来互相鄙视兼嘲笑的。

    办公室外,听到这杀猪一般的笑声,萱萱和小纯顿时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,然后看看对方。

    两人眼里都有着同样的疑惑,笑笑姐这几天身上不是萦绕着低气压的么,现在怎么这么开心?难道买彩票中了头等奖?

    但是这个疑惑她们只能藏在心里,然后悄咪咪的继续做事。

    女人的脸就像六月的天,谁知道下一刻她会不会又突然翻脸——反正她的脸比较小,翻起来也很容易。

    顾晓依看着宋轻笑那癫狂的模样,往后缩了缩,有点被吓到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现在终于好多了。”宋轻笑旁若无人的笑够了,吐出一口长长的浊气,好像心上压着的石头小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没事吧,轻笑?”顾晓依不解的问道,“你刚刚那样子,我差点都想打精神病院的电话了,简直太阔怕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哪有那么夸张,人家明明笑得很矜持了好吧!

    你怎么能够酱紫呢。

    “对了,笑笑,我觉得你的员工有点不对劲呀。”顾晓依突然想起了自己刚进门时看到的那一幕,忍了忍,还是没忍住,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们怎么了?”宋轻笑也瞪大了眼睛,好奇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顾晓依顿时有点无语,“拜托,你自己的员工,朝夕相处的人,你竟然没有发觉吗?你这个老板能上点心不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这个老板没有点心可以上。”宋轻笑很会抓关键词,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这里只有小饼干可以上,要不要来点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很新鲜的哦,刚出炉的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顾晓依被自己弄得快生无可恋了,猛翻白眼,宋轻笑终于大发慈悲的放过了她,轻咳一声,语气又恢复正常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吧,我这次保证不打岔。”

    她觉得,自己要是再胡说八道一句,顾晓依绝对会忍不住暴揍自己一顿的,想了想她师承某个神秘门派的武力值,她十分有自知之明的不撩虎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