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八十章 去宋家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其实他找我是因为姐姐和姐夫的事情,好像是因为孩子的原因,姐姐回家了,两个人现在正在冷战,所以他找我,是想要让我帮忙,劝和他们两人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听了,也是一脸的诧异,“冷战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但是我猜测,估计是姐姐失去孩子,承受不住,所以迁怒姐夫了吧。”摊了摊手,宋轻笑也是一脸的无奈和惆怅,“姐姐性格好强,又轻易不愿意服软,情绪激动之下口不择言,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一个人了,遇到事情就冲动,年龄都白长了。”轻嗤一声,傅槿宴显得很是不耐。

    见状宋轻笑瞪圆了眼睛,双手捧住他的脸,向着中间挤压,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说什么呢!那可是我们的姐姐姐夫,是一家人。况且当初在国外的时候,人家还救了我,现在他们出现了危机,我们不能见死不救,这样显得太不道德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我还是觉得有必要给你报个补习班,好好地练习一下你的遣词造句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重点吗!”

    宋轻笑眼睛圆瞪,鼓着腮帮子,气呼呼的说道:“反正事情我都说完了,周末的时候我们要带着姐夫回家去,让他们两个当面好好地谈一谈,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情,罪魁祸首明明是那个卡洛,他们两个都是受害者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,回去就回去,”傅槿宴对此没有任何的反对意见,“周末的时候我和你们一起回去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听,很是惊讶,“你也要回去?可是我记得你说,你周末还有一个会议要参加,时间来得及吗?”

    “自己媳妇儿都要被人拐走了,会议还算个屁啊。”傅槿宴难得的爆了粗口。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p!什么鬼!劳资这么的坚贞不屈,怎么可能会被人拐走!

    丫的看来真的是想要打一架了。

    来吧,决斗吧,不是你死,就是我活!

    ……感觉这句话怪怪的?

    看着她一脸愤懑的样子,傅槿宴没忍住,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,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,语气悠闲,“好了,不逗你了,周末的会议不是那么的重要,用不了多久,到时候看看情况,或许是你们先去,我随后就到,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想了想,点了点头,“也好,只要你时间上安排得过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听到一阵“咕噜咕噜”的声音响起,在宽阔的办公室中显得尤为醒目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视线不约而同的低了下去,看向了始作俑者——宋轻笑那个不甘于平凡的肚子,正在拼命地想要引起他们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有点儿饿了……”

    宋轻笑伸手捂住肚子,少见的红了脸,脸上写满了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见状,傅槿宴哭笑不得,没忍住,又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,笑着说道:“是我疏忽了,光顾着拉着你说话,都忘记了吃饭的事情。走吧,想吃什么随你挑。”

    “想吃什么都可以吗?”宋轻笑的眼睛又开始冒光,充满了渴望。

    火锅,麻辣小龙虾,烤串……美滋滋的食物都在向她招手啊!

    可惜还没等她高兴多久,就听到某个男人没什么情绪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“太辛辣的,太油腻的,路边摊都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噗”的一声,宋轻笑觉得自己心中刚刚升起的那个小火苗,一下子就被浇灭了。

    嘟着嘴,她满心的不愿意,也没有了刚才的活力,整个人像是失去了水分的花朵,顿时变得蔫蔫的。

    见状,傅槿宴哭笑不得,拉着她的手站起来,捏了捏她的脸,笑着说道:“这几天你再忍忍,等到月末我带你去医院再做个检查,确定没有问题之后,你想吃什么,我也不会再拦着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说的哦。”宋轻笑仰起头看着他,眼眸闪闪发光,“说话算话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。”

    得到承诺,宋轻笑的心情顿时多云转晴,整个人的脸上又洋溢起喜悦的笑容,咧开嘴笑的样子,活脱脱一个小逗比。

    到了周末,宋轻笑接到韩潮的电话,说是已经到了门外,她连忙收拾好东西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傅槿宴去了公司,暂时还没有回来,想了想,她给他发了消息,告诉他自己先过去了,等到时候再联系。

    还没走出门,就收到了他的回信,“路上注意安全,离那个韩潮远一点儿!”

    句子最后的感叹号显得十分的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宋轻笑抽了抽嘴角,对着手机皱了皱鼻子,推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门外,韩潮站在车旁等待着,车里坐着韩风,没有下车。

    “轻笑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对着他点了点头,拉开车门坐了进去,对着里面沉默寡言的韩风问好:“姐夫,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“早上好,”韩风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喑哑,“笑笑,这次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姐夫,你太客气了,我们是一家人,互帮互助理所应当,况且这次的事情,本来就不是你们之间的原因,所以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起了嫌隙。”宋轻笑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韩风嘴角轻轻扯动,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,由衷的又说了一句,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一路无言,驱车去到了宋宅。

    到了门口,看着眼前熟悉的建筑,韩风却是有些胆怯,手握着把手,没有勇气推开。

    见状,韩潮无声的叹了口气,和宋轻笑对视一眼,两人先行下车,他走到副驾驶,直接拉开了车门,“哥,你怕啥!里面是你媳妇儿,你想她想的都要疯了,现在到了门口,你反而退缩了,这是个什么道理。没事的,嫂子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,不过是遭受的打击太大,一时之间接受不了,而你又是她最亲近的人,所以她才会对你发火,你要体谅她,和她好好地谈一谈,她总会解开心结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韩风紧抿着唇,沉默了半晌,终于走了出来,看着他们两个,表情有些赧然,“不好意思,让你们看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啥,我们都不是外人,不会给你泄露出去的。”韩潮故作轻松的开着玩笑,缓解着气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