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七十九章 你刚才去见了谁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哦,好啊,真是谢谢你了。”一听说有吃的,宋轻笑顿时眉开眼笑,什么傅槿宴,什么yy羞涩,顿时全部抛之脑后了。

    听到她这么客气的话,韩潮面上笑着,心里却痛了一痛,“我们是朋友,朋友之间不需要这么客气的,况且你帮了我一个大忙,就更不用跟我这么客气了好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能在这件事情上帮忙的,除了你,我再也想不到别人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是实话,宋轻笑确实是最好的人选,不管从几人的关系还是从她的发心来看,她都是最合适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“那也是我的姐姐和姐夫,我自然也担心他们,压根就谈不上什么帮忙,那些都太客气了,反倒显得生疏。”宋轻笑摆摆手。

    还有一句话她没说。

    之前在国外的时候,她身陷险境,是韩风和宋清蓝不顾危险的前来,最后,韩风出力最多,起到了关键作用,将她救了出来,反而还连累他自己挨了一枪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,她一直都放在心上,这辈子都不敢忘记。

    当初两姐妹有了嫌隙,但是经过时间的磨合,以及两人彼此之间的交心,已经消除了所有的误会。

    就像是小的时候抢了对方的糖果,可能在当时来说,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,但是长大之后,经历过的人和事更多了以后,就会发现,小时候的耿耿于怀,已经变得无足轻重,没有了当初那么重的怨念,更多的是对当初年幼无知的一种怀念,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嫌隙可以消磨,可以遗忘,可是恩情不可以。

    当初在异国他乡,若非没有韩风的鼎力帮助,自己或许还要再过一段时间才能被救出来,而且那段时间她身体虚弱,高烧不退,再晚几天,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,等到傅槿宴找到她的时候,说不定她已经是一具……

    所以,救命之恩难以相报,再加上这是她的姐姐姐夫,事情兜兜转转,谁都脱不了关系,她出力帮忙,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韩潮看着她看着窗外一副沉思的模样,精致的眉眼中闪过一抹痛苦。

    自己坐在这里,她都可以一而再,再而三的走神儿,可见她的心里,自己的分量真的是……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事实,韩潮的心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攥住一样,疼的他难以呼吸。

    深爱的人不爱他,多可悲。

    自己在舞台上,受到万千人的追捧,多少的女孩子对着他疯狂的喊着“韩潮我爱你,我爱你,我要给你生猴子!”可惜那其中,没有他心中深藏的那个人,那些呼喊声,也不能掀起他心中一丁点的波澜。

    深吸了口气,韩潮扯出一个温柔的笑容,喊了她一声,“轻笑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宋轻笑一下子就回过神儿来了,扭过头看着他,“嗯”了一声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事情说完了,难得出来聚一下,我们要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韩潮的话还没说完,就听到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,然后他就看到宋轻笑拿起手机,对着他歉意的笑了笑,随即接起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槿宴,怎么了……嗯,我和一个朋友谈些事情……谈的差不多了……好,那我一会儿过去找你好了……嗯,随便,见了面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宋轻笑看着他,好奇的问道:“刚才你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韩潮突然不想说了,转而问她,“刚才是傅槿宴找你?有事情要忙?”

    “哦,也没什么太大的事情,就是想和我吃午饭,我这正好出来了,想着顺便就过去了。”说着,宋轻笑有些脸红。

    不要误会啊,我不是故意要秀恩爱的!

    我家男人就是这么粘我,甩都甩不开,我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唉,本人就是这么的有魅力,抗拒不了啊!

    闻言,韩潮自嘲的笑了笑,点了点头,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快去吧,不要耽误了吃饭,周末的时候我再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等你电话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说完,站起身,和他道了别,缓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身后有一道目光一直在注视着她,目送着她离开,渐渐地消失在视线中。

    去到傅氏的时候,刚好是中午,公司员工大多数都去吃午饭了,公司显得很是安静,宋轻笑坐着电梯上去,直接奔着总裁办公室就去了。

    门口的办公桌后面,陈盛还在处理文件,没有下班,见到她的到来,一脸的诧异,连忙站了起来打招呼,“老板娘,今天是吹的什么风,居然把你给吹来了?”

    “估计是……龙卷风吧。”

    瞥了他一眼,宋轻笑似笑非笑,意有所指,“陈特助,看你年纪也不小了,该找个女朋友了,不然的话,我也不知道下次把我吹来的,会是什么风,但是风里面,肯定是带着成吨的狗粮的。”

    陈盛:“……”

    呜呜呜,老板娘说话太损了,过分!

    调侃完陈盛,宋轻笑心情颇好,推门进去,一眼就看到傅槿宴坐在办公桌后面,看着电脑,处理着公务。

    听到声响,他抬起头,看见站在门口的宋轻笑,勾唇一笑,对着她伸出手,声音低哑深沉,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于是,宋轻笑就像是一只发现肉骨头的小狗一样,颠颠的就跑了过去,揽着他的脖颈,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了他的腿上,语气娇憨又粘人,“最近公司事情很多吗?都已经中午了,还在忙啊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还好,就是想早些处理完,早些回家去陪你。”傅槿宴搂着她的腰,轻声地耳语。

    掌下的腰肢纤细柔软,养了这么长的时间,以前的小肉肉还是没有养回来,长得那些肉估计是都长到脸上去了。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心顿时像是泡在了蜜糖罐里一样,甜滋滋的,美的都要冒鼻涕泡了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去见了谁?”傅槿宴漫不经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宋轻笑想了想,觉得也没有什么不可说的,便直言道:“我去见韩潮了……你等会儿再生气,等我说完!”

    我的个乖乖,刚说完名字,明显就感觉到周围的气温下降了好几度,冷得她想要套棉裤了。

    冷哼一声,傅槿宴收敛起周身的寒气,冷冷的说道:“继续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