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七十八章 我想请你帮个忙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韩风接过筷子,搅了搅,然后看了他一眼,默默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韩潮等韩风吃完面条,又勒令他去睡觉,自己将厨房收拾干净,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出了别墅,他拿出手机,看了好一会,才拨出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笑笑,你现在有时间吗?我想请你帮个忙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思考一个新的设计方向,在听到韩潮说的话时,有几分犹豫,因为她曾经下定了决心不再跟他有联系,但是现在……

    韩潮似乎感知到了她的犹豫,又急忙补充了一句,“是关于我哥哥和嫂子的事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顿时眼神一动,轻声答应了,“好,你定个时间地点,我一会赶过去。”

    坐在咖啡厅里的时候,宋轻笑看着许久不见的韩潮,有几分感慨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,在国外旅游的时候,是韩潮给她打了一个电话,询问关于卡洛造谣污蔑她出轨的事,然后,才有了后来她跟傅槿宴吵架,负气带着辰辰搬出去住,导致两人被绑架的事。

    韩潮没有错,在这件事上,他一点错都没有,然而命运总是这样阴差阳错,有时候,仅仅因为一个小细节,人生不知道就拐到哪个方向去了,这就是传说中的蝴蝶效应吧。

    虽然巨大的变化现在还没体现出来,但她生命中又因此出现了一个顾晓依。

    “你最近看上去消瘦了。”韩潮的第一句话是这样说的。

    宋轻笑下意识的摸摸自己比以前还要胖得多的脸,十分怀疑他这话里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没觉得自己瘦了?明明昨天我还称了一下体重,比以前重了五斤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老实的说道,她百思不得其解,难道他们看到的不是同一个人?

    他眼中的自己,和自己眼中的自己绝对不是同一个人!

    “体重增加了不代表什么,反正,在我看来,你出国一趟,就是瘦了不少。”韩潮发挥出了自己的无赖本事,理直气壮的说着。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吧,你你赢了!

    “你找我,是想谈谈我姐姐跟姐夫的什么事?”宋轻笑很快便将话题扯回正题上,因为这些“歪题”她根本说不过他啊!

    好女不跟男斗。

    闻言,韩潮眼里的光芒一下子就黯淡了下来,他语气低沉的说道:“我今天才知道我哥和嫂子的事,心里很难过。今天去看了我哥,他整天借酒消愁,意志消沉得简直都快让我不认识他了。我实在见不得他堂堂男儿,却这么难过,所以想问问你,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?”

    “你说姐夫他整天借酒消愁?”宋轻笑有几分诧异。

    “是啊,嫂子搬回宋家去住了,让我哥别跟着她,她要好好的静一静。怎么,这件事你不知道吗?”韩潮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知道姐姐的孩子没了,去医院看她的时候,她还没有醒。至于后来的事,我也不好去问。我一直以为姐姐出院回家休养去了,还想着这两天过去看看她呢,没想到她竟然回宋家了。”宋轻笑皱着眉头,心里也一直揪着。

    姐姐这个样子,是她最担心的。

    她难道把责任都怪罪到姐夫身上了?不然为什么不想面对他?

    还是说,这其中有其他原因?

    “现在事情就是这个样子了,我哥和嫂子吵架了,所以两个人暂时分开了。”韩潮叹了一口气,端起咖啡抿了一口,似乎嫌弃味道不好,又放下了。

    他说着自己的看法,“我觉得他们这个样子不行,会产生更大的矛盾和嫌隙的,得尽早把横在他们之间的心结解开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也点点头,觉得这样下去两人都受双份的折磨,这却又是何必。

    明明只要坦然面对对方,然后彼此相扶着走出困境的,又何必再横生这一事呢。

    “那我这周天回宋家看看我姐姐。”宋轻笑担忧的说道。

    总得要亲自跟她谈一谈,才知道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,这样才能更好的帮助两人。

    韩潮闻言,立马说道:“我也去,我哥最好一起去,这样他们才有谈话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坚决的样子,宋轻笑有几分犹豫,“姐夫去可以,毕竟这是他们夫妻俩的事,总要当面谈的。可是你的脸,我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她担心韩潮这张连扫地大姐都认识的明星脸,会引起轰动,然后给宋家和她带去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到时候一定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,保管连我妈都认不出我来!”

    他举起手,像是在发誓,说话的语气颇有几分搞笑,像是一个小孩急切的想要达成某个目的时,那样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们一起去,就这样定下了啊,你给姐夫说一声这事。到时候不管有什么重要的事,都要先放下哦。”

    其实宋轻笑在说这话时,心里有几分忐忑。

    不知道家里那个醋缸子在听到她这个决定时,会不会把房顶都掀翻?

    那个场面,一定很壮观,很阔怕……

    晚上回家要不要坦白从宽呢?

    这个念头刚升起来,另一个念头就起来了:麻蛋,自己又没有做对不起他的事,干嘛要这么心虚呀?挺起你的胸膛做人,宋轻笑!

    韩潮见宋轻笑双眼放空,一脸呆滞的看着咖啡杯,脸色一会红一会白的,有点担心她是不是走火入魔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他见自己被彻底无视了,有点不甘心,终于还是忍不住出声了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个阳光帅气的小鲜肉坐在这里,这个女人竟然有本事把他彻底忽略,这实在是让他幼小的心灵很受伤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个女人还是自己爱得不可自拔的。

    是可忍孰不可忍,叔可忍婶也不能忍。

    “啊?我没、没什么。”宋轻笑已然飘到外太空的神智被唤了回来,想到刚刚自己已经联想到那些儿童不宜的画面了,顿时有几分羞愧。

    nnd,这大白天的,她竟然坐在韩潮的对面yy傅槿宴那厮,简直是没天理了。

    韩潮要是知道她现在的想法,绝对会吐血三升,然后气绝而亡。

    “我叫了你三声了,你一直没反应。其实我是想说,我给你点了几份你爱吃的小点心,这家的咖啡虽然不怎么样,但点心还是值得一吃的。”

    韩潮化身体贴暖男,神情温和的说着,似乎没有把宋轻笑刚才的表现太当回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