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七十七章 韩潮探望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这下发泄完了,可以跟我说了吧。到底发生什么事了,嫂子怎么不在家里?”

    韩潮知道,自己这个哥哥一定是遇到什么事了,不然他不会突然之间就变成这个样子,更不会朝自己动手。

    他心里一定憋着一股气,想要发泄出来。

    于是他这个做弟弟的就只好舍命陪君子咯——虽然韩风现在的形象跟君子二字相差甚远。

    此时,韩风也清醒了很多,他揉揉发疼的嘴角,轻嘶了一声,笑骂道:“你个混蛋,还真下得去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然能怎么办?难道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你打骂?嘿,我又不是受虐狂。”韩潮揉了揉有些发疼的手,没良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韩风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真是他的好弟弟呀!

    他又想揍他了怎么办?

    “说吧,哥,有什么问题我也好帮你解决不是。”韩潮丝毫不掩饰语气里的关怀。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,你恐怕解决不了,你嫂子怀孕了。”韩风眼神一黯,又想起了那个无缘的孩子,心里钝钝的痛。

    “怀孕了是件让人高兴的事情呀,你怎么……”韩潮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孩子又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韩潮一下子坐起来,这句话像是一个炸弹在他耳边炸开,饶是一向淡定的他,此刻也忍不住有些激动,“孩子是怎么没了?”

    韩风瞥了他一眼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是被卡洛害得没了的,你姐姐伤心绝望之下,就搬回了宋家,说两个人分开下,她要安静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姐姐才刚刚没了孩子,现在身体不好,心理上也很难承受,她又不要我在她身边,我能怎么办。她外表虽然看起来温和,但实际上是个倔脾气,我又怎么能勉强她呢。”

    韩风痛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卡洛?又是他?我当初就应该直接将他打死的!这人留在世界上简直就是祸害。”韩潮听得胆战心惊,这一连串的事发生得简直让人措手不及,而偏偏每次事情的发生都有一个人的影子,那就是——卡洛。

    就连前不久爆宋轻笑出轨的事情,也是卡洛在自导自演。

    顿了顿,韩潮用肯定的语气说道:“所以你就一个人在家借酒消愁,那些佣人你都放假让他们回去了,是吗?”

    见韩风直愣愣的望着天花板,没说话,韩潮叹了口气,说道:“可是,哥,你这样有用吗?除了让彼此更加痛苦之外,有什么用呢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知道,有什么用呢?可是我也很难过啊,要是不借助酒精来麻痹自己,我都没办法睡一个好觉。你知道我心里的痛苦吗,阿潮?那也是我的孩子啊,它现在没了,我心里的痛苦丝毫都不亚于你嫂子,还有我的女人,现在我竟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这样,丝毫办法都没有,我觉得自己快要疯了。”

    韩风脸色苍白的喃喃自语,“这个家,没了你嫂子,没了她的欢声笑语、温言絮语,就像一个陌生的地方,连呼吸一口空气都让人难受,所以我干脆放那些佣人假,让他们回家去,免得也跟着我们一起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那卡洛那个人渣呢?他现在怎么样了?”韩潮痛恨自己,当初怎么就没把他弄死呢。

    “他啊?呵,被起诉遣返回国了。”韩风无奈又痛恨的说着,“只因为他一个外国人的身份,就逃脱了这么大的罪名,我心里好不甘。但是为了不让苏姨他们担心,你知道的,现在的国情容不得做一些事,所以就只好按照法律程序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被起诉回国?这个惩罚还真是太轻了。”韩潮也觉得很不甘。

    坏人没有得到相应的惩罚,对他们而言就是一种不公。

    然而在强大的事实面前,他也有些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现在的身份是公众人物,一举一动更要注意自己的形象了,而且,他代表的不仅仅是他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现在最要紧的是你嫂子,我很担心她。卡洛那个人,以后条件成熟了,我自然会亲自收拾他的,哪怕他跑到天涯海角,也得揪出来。他送给我的这份大礼,我这辈子都不敢忘记。”

    韩风一贯温润的表情蓦地显现出一种可怕的残忍,让人知道,他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无害,而是一个有手段有心机有决断的上位者。

    韩潮赞同的点点头,并不觉得有什么,平心而论,要是他的妻子也遭受了这种磨难,只怕他会做出更恐怖更不计后果的事出来。

    相比起来,韩风的表现已经算是很克制了。

    “我都不知道发生了这种事情,要是我早点来就好了。”韩潮无奈的说着,“哥,你也不早点告诉我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早点告诉你又能怎么样?”韩风斜睨了他一眼,意思很明显,就是你来了也起不到任何帮助。

    韩潮顿时像一朵枯萎的花,焉了吧唧的。

    是啊,早点告诉他又能怎么样,他又不能将卡洛私自抓来动用满清十大酷刑,甚至,都挽救不了宋清蓝肚子里的孩子——他那个此生再不能相见的侄儿或者侄女,不过是多一份难过罢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?”韩潮试探的问道。

    闻言,韩风茫然的摇摇头,难得的露出软弱和无助的神情,“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我现在心里很乱,没办法思考下一步的行动。阿潮,你告诉我,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韩潮看见他哥哥这个样子,鼻子一酸,差点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从不言败永远斗志昂扬的七尺男儿,竟然说出这种无助的话来,让他的心都揪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韩潮不知道说什么,他自己心里也实在是很乱——毕竟今天才来没多久,就听到了无数爆炸性的消息,让他茫然得很。

    他索性什么都不说,默默的将韩风扶起来,然后默默的将凌乱的客厅收拾干净,再去厨房煮了一碗清汤面。

    “先将就着吃点吧,你喝了酒,不宜吃油腻的食物。”韩潮别扭的说着。

    他基本上从不给谁下厨,连自己饿了也经常是出去吃,因为他还没有得到那个让自己心甘情愿为她下厨的女人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悲催得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