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七十六章 人心的坏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看着她充满怜悯的眼神,宋清蓝心中的怨恨稍稍褪去,涌上来巨大的委屈和不甘,泪水再一次决堤,“阿姨,我知道您是为我们好,我都明白,可是我真的是不甘心,我好难过,这个孩子的到来虽然很意外,但是我和韩风都充满了期待,每一天都怀揣着希望。可是现在宝宝没有了,还是因我而起,我真的悔恨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偏偏韩风还将所有的责任都揽到他的身上,我有多悔恨,就有多自责,我不敢面对他,我怕我情绪激动再说出什么伤人的话,所以只要逃了回来,我不敢面对他。“

    “我明白你的心情,你也是一个心软的孩子,韩风也是,你们两个彼此之间都不愿意伤害对方,这是爱的表现。”

    伸手将她鬓角的头发掖到耳后,苏梅拿着纸巾,轻轻地为她拭去脸颊上的泪水,柔声的劝慰她:“既然如此,你就安心的在家里住下,不要有什么负担,也不要担心别的,在家里,谁也不能欺负你,正好我还打算去照顾你几天,现在也不用了,在家里更加的方便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提过那个行李箱,另一只手牵着宋清蓝,向楼上走去,“你的房间我每天都有打扫,可以直接住。现在你先好好地休息一下,我去做些你爱吃的,吃饱了才能调理好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,谢谢您。”宋清蓝对着她低声的道谢,语气哽咽。

    苏梅笑了笑,轻抚着她的脸颊,有些嗔怒,“说什么见外的话,我们是一家人,你在我心里,和笑笑的分量是一样的,对待自己的孩子,除了宠着护着,还能怎么样。好了,别再说什么见外的话了,去洗个脸,记得用温水,不要用凉水,然后躺一会儿,饭马上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宋清蓝低声应了一声,随着她走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这边,宋轻笑和傅槿宴回到家后,也是愁眉不展的样子。

    好半晌,宋轻笑才叹了口气,不解的说道:“槿宴,你说,人心怎么可以这么坏呢?不就是当初抄袭,我不干吗?我做的那一切都不过是正当防卫罢了,怎么他就丧心病狂的到了要残害人命这一步了呢!先前利用蔡雅雅来陷害我事还不算。这么多年来,还一直紧紧咬着我不放了,连我身边的人都不放过,上辈子我是挖了他家的祖坟吗!”

    想起来心里就是一连串的p。

    倒霉透顶。

    “有些人,就是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,笑笑,你要知道,老鼠永远都是老鼠,因为他们目光短浅,心思阴暗,这样的人一辈子都爬不起来,永远都只能在阴冷潮湿的黑洞里嫉妒着别人,然后偶尔出来咬别人一口,恶心一下别人。这辈子,他们的生活都是黑暗的、空洞的,因为他们不知道爱是什么,也不知道伤害别人其实就是在伤害自己。”傅槿宴眉目沉沉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人,现在在社会上并不占少数,只是我们生活在不同的环境中,很难遇到罢了。现在之所以遇到一个就甩不掉了,也是因为他们对于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的那颗执着的心,在驱使他们去做这一切伤天害理的事,跟你没关系,跟你的上辈子更没关系,这些都是你想象出来的,不要把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揽,傻瓜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,槿宴,只是心里气不过,想发泄一下罢了,看着姐姐姐夫那样子,我心里真的是很难过,同时又有些自责、内疚,原本一个美满的家庭,就这样硬生生的被毁掉了,我的心很痛。”宋轻笑痛苦的说道。

    明知道不是自己的责任,但她只要一想起这一连串的因果,还是忍不住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。

    傅槿宴见不得爱妻这样子,连忙伸手把她揽进了怀里,安抚道:“笑笑,你不要这样想,韩风和宋清蓝的家庭还没有被毁掉,现在他们只是遭遇了一个挫折,给他们时间,他们都会走出来的,只要他们还真心相爱,那么就不会被这个意外的事情毁掉家庭。现在可能会有些波折,但是,他们都是坚强的人,会挺过来的。我们现在要做的,就是祝福他们,并且在他们有需要时帮助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会经常去看望姐姐的,陪她聊天解闷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依靠在他怀里,闷闷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天,韩潮推门而入的时候,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他揉揉眼,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。

    他那个一向温文尔雅英俊斯文的哥哥,竟然抱着一个……酒瓶,在灌自己酒?

    身上的衣服也皱巴巴的,一看就是蹂躏了好几天了,而且下巴上都长出胡子来了!

    要不是这个地方他来过无数次了,他都要怀疑,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,而眼前这个人,是谁伪装成他哥哥来骗吃骗喝的吧?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韩潮迈着他的大长腿,几步跨过去,在韩风面前弯下腰,一把将酒瓶子从他手里夺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怎么了,哥?我差点以为我走错了地方?”

    韩潮转头向四周看了看,发现别墅里一个人都没有,看上去有几分凌乱,还有点寂寥。

    “别墅里的佣人呢?对了,嫂子呢?”这个才是最重要的问题。

    要是嫂子在的话,怎么可能允许自己的哥哥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宋清蓝流产的事情韩潮并不知道,这件事他们把保密工作做得很好,就是为了避免一些不好的言语再次伤害到宋清蓝。

    韩风不悦的睁开半眯着的眼睛,没好气的看着眼前俊朗帅气的人,伸手就想抢回酒瓶,却被韩潮一下子灵活的躲开了。

    “给我,你个臭小子。信不信我揍你!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哥,你以前就打不过我,这几年我勤加锻炼,你更打不过我了。”

    韩潮将酒瓶子一把扔到垃圾桶里,用手扇了扇浓郁的酒味,一脸嫌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真的是皮痒了。”韩风气呼呼的说着,趁着酒意,对着韩潮就一下子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韩潮这次不避了,直接迎上去,和韩风扭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好半天之后,两人气喘吁吁的放开对方,并排的躺在地上,望着天花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