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七十四章 我说了,我要回家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想到这个人,宋清蓝原本愤然的心情更加的愤慨,她紧紧地咬着牙关,感觉到已经隐隐的有了腥臭的铁锈味。

    若不是自己当初眼瞎,识人不清,是不是就没有这些事情了?

    再者说,当初自己在傅槿宴那里受到拒绝的时候,能够早点儿看清楚,而不是执迷不悟,做下那些丧心病狂的事情,是不是也就……

    可是再怎么后悔,再怎么恼恨,事情已经发生,没有了转圜的余地,宝宝走了,也不会再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的心里,是不是也在怨恨自己这个妈妈?连保护她的能力都没有?

    “蓝蓝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看着爱妻脸上越来越绝望,越来越挣扎的表情,韩风的心也在一点一点的往下沉。

    忍住心里的悲痛,他咬了咬牙,抱住宋清蓝,轻抚着她的肩膀,柔声的劝慰着,“蓝蓝,别难过了,你这个样子我真的很心疼。卡洛已经因为这次的事情被遣返回国,终身不能再踏进来,以后我们的生活中不会再有他的出现,更不会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,我也会好好地保护你,再也不让你受到一丁点儿的委屈,好吗?别再难过了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他就听到耳边传来一个压抑着的,但是愤怒丝毫不消退的声音阴测测的响起:“你说什么?卡洛被遣返回国?”

    韩风刚想要回答,就感觉到胸膛上多了两只手,在拼尽全力的往外推他。

    原本按照宋清蓝的力度,是根本推不动他的,只是他顾念着她的身体还很虚弱,即使不愿意放开搂着她的怀抱,但更不愿意看到她不开心,于是便顺从她的力道向后退了退,看着她瞪目欲裂的模样,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“蓝蓝,你听我说,我知道你心里怨恨卡洛,我也是一样,恨不得他死,可是我们都要冷静的想一想,现在是法治社会,若是采取极端手段,后果难以预料,没有被察觉还是好的,一旦被发现,即使我能力再强,也堵不住悠悠之口,所以我们商量了一下,采取了正当的手段,将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们就这么放过了他?”

    宋清蓝突然打断了他的解释,声音冰冷得像是地狱深处的寒风,冰冷刺骨,令人触之心生胆颤。

    “蓝蓝……”

    “韩风,那是害的我们失去了宝宝的凶手,是魔鬼!我们应该将他千刀万剐,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可是你却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让他回国了?没有付出任何的代价,甚至都没有得到他的忏悔,你就让他这么走了?韩风,你怎么可以,怎么可以这么的不以为然呢!”

    此时的宋清蓝,已经被悲痛和愤怒冲昏了头脑,她无法去判断韩风的做法的对与错,也无法去理性的理解他的行为,此时此刻,她只想抓住卡洛,将他碎尸万段,来偿还她宝宝的性命。

    闻言,韩风愣了一下,眼眸中布满了沉重的悲伤,哑着嗓子说道:“蓝蓝,我没有不在意,那是我们的孩子,我对她的爱与期待不比你少,她离开了,我也十分的心痛,可是逝者已矣,我们活着的人还要继续,卡洛罪大恶极,但是因为他的国籍,我们真的没有办法,昨天苏姨和笑笑他们也在这里,苏姨不希望我们采取那样的手段,她不希望看到我们原本幸福的家庭被破坏,你能明白她的苦心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?不,我不明白,我什么都不明白!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宋清蓝双手抱住头,疯狂的摇晃,状若癫狂,声音嘶哑到破音,“我只知道我的孩没有了,可是我的老公,却放过了凶手,任由他逍遥法外,没有受到半点惩罚。呵,韩风,我真的是对你,失、望、透、顶!”

    她用力地嘶吼着,双手紧握成拳,指甲在掌心留下明显的痕迹,而她的心中,却是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不是这样的,不是这样的……

    这些话不是我的本意,我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?

    这次的事情,明明不是他的原因,都是我,是我防备不够,才会被那个人渣趁虚而入,可是风,他是无辜的,他一直都在担心我……

    我为什么要说出这些伤人的话!

    宋清蓝的心声韩风听不到,此刻的他,已经被她刚才的那句“失望透顶”轰炸的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自己努力的想要为她讨回公道,想要护她周全,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心,真的被伤了。

    韩风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开始不畅,想要争辩些什么,可是当他看到宋清蓝泪如雨下,满脸的悲痛欲绝,指责的话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还说什么呢?明明就是自己没有本事,能力不足,否则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?

    蓝蓝对我失望,也是正常的……

    怀着这样的念头,韩风将刚刚升腾起来的怨气强制压了下去,看着她,满心满眼剩下的只有心疼和自责,“蓝蓝,我知道,这次的事情对你我的打击都很大,你怨我怪我我没有什么反驳的,但是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的养好身体,不要因为这次的事情落下病根,以后你想要如何,我不会拦着你,要打要骂,我不会有任何的反抗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如此迁就的话语,宋清蓝心中更加的悲痛。

    为什么!

    明明是我的错,明明是我造成的,你为何还要如此的迁就我!

    抽噎了一声,宋清蓝随手一抹,将脸上的泪痕抹掉,抬头看着他,咬了咬唇,硬声的说:“我要回家。”

    韩风原本还等着她的怨言与指着,没想到却是等来这么一句话,顿时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反应过来之后,他连连点了点头,“好,我们回家。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下,我去办理一下手续,马上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韩风便匆忙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宋清蓝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咬着唇,闭上眼睛,片刻之后,泪水再次汹涌而出。

    对不起。

    韩风开着车载着两人回到了家里,一进家门,宋清蓝便径直走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因为还担心着她虚弱的身体,韩风放下东西,跟着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一推开门,就看到地上摊开一个行李箱,宋清蓝正将衣柜中的衣服扯下来塞进去。

    见状,韩风只觉得脑袋“嗡”的一声响,如雷轰顶。

    咬了咬牙,他上前一步,一把握住了那个纤细的手腕,却还是小心翼翼的没有弄疼她,只是急声的问道:“蓝蓝,你这是要做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我要回家。”宋清蓝低着头没有看他,只是低声的陈述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