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七十三章 也不是她了!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清蓝的眼睛猛地睁得滚圆,一脸的惊慌失措,惴惴不安,她一把抓住韩风杵在床上的手,手指不自觉的用力,直接陷入了他的皮肤之中,留下了浅浅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风,我记得,我记得我似乎是摔倒了,磕到了肚子,然后就感觉到我的肚子特别疼,特别疼,疼的我直接昏了过去。风,我的孩子,我的孩子她不会是受伤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她一脸的惊慌的样子,韩风突然有些不忍心看,或者说是不敢看,他害怕当自己说出结果的时候,那双原本总是神采奕奕的眼眸会失去所有的光芒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个孩子,不仅是自己期待的,同样也是宋清蓝满心的期盼。

    甚至她前几天还在和他谈论,宝宝会是男孩还是女孩,又说最好是一男一女,哥哥带着妹妹,以后也有依靠,孩子也不会觉得孤单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什么都没有了……

    没有宝宝,没有哥哥,没有妹妹,没有未来……

    即使以后再怀孕,可是那个孩子也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韩风的心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抓住一样,慢慢的收紧,慢慢的用力,疼的他皱紧了眉头,感觉呼吸都已经变得困难起来。

    偏偏这边,宋清蓝还在不停地询问他,“风,你为什么不回答我,说话啊!韩风,你说话啊,我的孩子呢!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越来越高,已经近乎嘶吼,声音因为缺水而显得沙哑又尖锐。

    在如此的吼叫声中,韩风咬着牙,终于鼓起勇气抬头看着她,张了张嘴,慢吞吞的,仿佛是从喉咙深处生挤出来的一样,“蓝蓝,我知道你可能会承受不住,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,我们必须要面对现实,宝宝,已经离开了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就看到宋清蓝猛地瞪圆了眼睛,仿佛是被雷击中一般,身体僵直,双眸失神,脸色更是苍白如纸,没有丝毫的血色,原本抓着他手臂的手也颓然松开,掉落在床铺之上,显得十分的无力。

    见状,韩风心慌不已,连忙上前扶住她的肩膀,轻轻地晃了晃,语气焦急如焚,“蓝蓝,你怎么了,你别吓我,清醒一点好不好,别吓我……”

    宋清蓝被他摇晃的终于回了神儿,仿佛是慢动作回放般的扭过头来看着他,眼眸中有了光彩,却不是往日里神采充盈的模样,而是一种绝望,一种万念俱灰,心死灯灭的感觉。

    韩风见状,心慌的更厉害,握着她的肩膀的手不自觉的用力,嗓子干涸得像是沙漠一般,每说一个字都像是有刀子在他的喉咙上切割一般,伴着浓浓的铁锈的味道,席卷着他的味蕾和神经。

    “蓝蓝,都怪我,这次的事情都是因为我,若是我一直陪在你的身边,就不会被卡洛趁虚而入,更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我知道你心里难过,我也是一样的,但是你不要憋在心里,有什么怨言有什么委屈,你都发泄到我的身上,只要你别埋在心里,只要你能觉得轻松一些,你做什么我都不会阻拦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男人望着自己,一脸的悲切与自责,仿佛他才是罪魁祸首一般,宋清蓝的心中涌上来一种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情绪,使得她突然有些想笑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想笑。

    笑她的自作自受,当初若不是因为自己的那些小手段,逃到国外,又怎么会遇到卡洛。

    笑她有眼无珠,识人不清,看不出卡洛的阴谋,使得她们一家遭受了如此大的困扰。

    笑她的心软,原本在一开始,就应该让卡洛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,结果因为她的姑息养奸,现在终于所有的恶果都报应到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一切,不怪任何人,都是卡洛造成的,而究其根本原因,是她自己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宋清蓝再也忍不住,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原本还是低声的笑,结果声音越来越大,越来越张扬,到了最后,已经变成了仰天大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笑声凄厉又尖锐,传进耳朵中,像是一种灾难。

    韩风皱紧了眉头,看着她癫狂的样子,心中越发的没底,再看到她眼角不断滑落的泪珠时,心中一震,感觉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一样,心疼得难以呼吸。

    他上前一步,将宋清蓝一把搂进怀里,搂得紧紧的,仿佛要将她嵌入到自己地身体中一样——这样,就不用担心她会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蓝蓝,你别这样,你这个样子,我实在是担心的不行。宝宝的事情,我们都很遗憾,但是没关系,我们还年轻,以后还多的是机会,还会有更多的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的再多,也不是她了!”

    宋清蓝尖叫着推开他,圆瞪的眼眸之中充满了狠厉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韩风,那是我们的孩子,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。没关系?什么叫没关系!在你心里,你真的有在意她吗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在意,那是我们的孩子,我比谁都在意!”

    韩风吼了一声,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后,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,再缓缓的吐出来,尽量维持着平稳的语气和她解释,“蓝蓝,我知道这个消息你一时之间还有些承受不住,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,再也无法挽回,我们能做的只有向前看,不能局限于这件事情,这对我们没有任何的好处,我想宝宝也不会愿意看到她的爸爸妈妈深陷痛苦,无法自拔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他知道,宋清蓝说出这些话,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怒极攻心,所以口不择言,有的时候人就是这样,明明知道眼前的人是无辜的,可就是会忍不住,将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最爱的人,受的伤最重。

    同样的道理,宋清蓝也明白,那些话她不想说出来,但是心中的悲痛根本就抑制不住,根本就无法控制。

    明明这个宝宝来了还没有多久,明明前几天他们还在讨论宝宝的性别,还在设想她的容貌,结果这才过了多久,她就离自己而去……

    宋清蓝的手不自觉的又抚上了小腹。

    那里曾经有一个生命,虽然还没有起伏,但是她已经能够感受到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一切都没有了,与她性命相连的那个人,离开了……

    而这一切,都是因为……卡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