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七十一章 流产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她探头过去看了一眼,发现是苏梅打来的电话,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油,便用手肘接通电话,顺便按响了免提。

    “笑笑,你现在在哪呢?”苏梅略有些惊慌的声音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和槿宴在外面吃饭呢,怎么了,您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快来医院吧,你姐姐她……她出事了,孩子掉了!”说着,苏梅便低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宋轻笑猛地站了起来,瞪大了眼睛看着手机,眼眸中写满了惊恐和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她脱掉手套,拿起电话放在耳边,脸色凝重,“妈,您说的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,就在不久前发生的事情,”苏梅的声音透着哭泣的抽噎声,“现在我们都在医院呢,你也快过来吧,安慰安慰你姐姐,我看她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,您先别着急,我们马上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匆忙的挂断电话,宋轻笑一抬头,就看到傅槿宴也已经站了起来,手中拿着两人的东西,对着她点了点头,“走吧,我们现在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没有说什么,跟着他快步走出去,坐进车里,车子拐了一个弯,绝尘而去!

    到了医院,宋轻笑找到苏梅说的病房,推门一进去,就看到苏梅和宋华年正坐在一旁的沙发上,而韩风坐在病床边,紧握着病床之上宋清蓝的手,低垂着头,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,但是他整个人散发出的感觉让人知道,此刻他的心也是十分的悲痛。

    听到声响,苏梅抬起头看过去,看到她和傅槿宴的身影,顿时眼眶又是一红。

    “笑笑,你们来了啊,快去看看你姐姐,她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她的眼泪又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,被身旁的宋华年搂着肩膀轻声地安慰。

    宋轻笑见状,心里一紧,快走几步走到病床旁,凝眉看着躺在床上双眼紧闭脸色苍白如纸的宋清蓝,紧紧地抿住了唇。

    “姐夫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我姐姐她怎么会……”流产两个字她实在是说不出来,太残忍了,她也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听到她的询问,韩风缓缓的抬起头,原本俊朗的脸现在布满了沧桑,像是突然老了十几岁,一张嘴,声音也是十分的嘶哑,“这次的事情都怪我,是我没有保护好蓝蓝,才会让她受到了这么大的伤害,都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猛的抱住头,脸上布满了痛苦的神情,蓦然,他的眼眸中闪过浓浓的狠厉,咬牙切齿,“那个卡洛,我绝对绝对不会放过他的!”

    “卡洛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十分熟悉的名字,宋轻笑心里顿时一惊,下意识的扭过头去看着傅槿宴,发现他也是一脸的惊讶和凝重,显然也是没有料到,这件事居然和卡洛还有关系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蓝蓝出事,都是因为他,他在蓝蓝外出的时候,想要劫持她,结果在两人缠斗的过程中,蓝蓝摔倒在地上,结果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事情,韩风说不出口,每说一个字,都像是一把刀子在他的心上狠狠地划了一刀。

    那是他们两个期待了许久的宝宝啊!

    自打知道了宋清蓝怀孕的消息,两人每天都是又激动又忐忑,都在设想着宝宝生出来会是什么样子的,会比较像谁。

    可是谁知道,这才过了多久,孩子竟然就已经离他们而去,再也回不来了……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响,韩风握拳狠狠地捶着一旁的桌子,眼眸通红,写满了愤恨,“这个人渣,居然对蓝蓝怀恨在心,连一个孕妇都不放过,这一次,我绝对绝对不会让他好过,我会让他后悔他的所作所为,让他跪在蓝蓝的面前忏悔!”

    看着他状若癫狂,明显已经被愤怒冲昏头脑的模样,宋轻笑心中泛起了不知该如何形容的滋味。

    她咬着唇,再次扭头看向了傅槿宴,才发现他已经走到了自己的身边,表情也是一样的凝重,眼眸中蕴藏着浓浓的风暴。

    “你说卡洛回来了?”傅槿宴的声音听起来十分阴沉,像是下一刻暴风雨就会袭来,“可是我明明让人把他的手脚各打断一只,然后拉到最南方去了。他是怎么回来的?”

    听到傅槿宴这么说,韩风有一瞬间的惊讶,然后想到了网上传得沸沸扬扬的关于卡洛和宋轻笑的新闻,他心下了然。

    卡洛能被傅槿宴打断手脚,扔到那么远的地方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“确定是他无疑,蓝蓝不会认错的。”韩风悲痛的说道,“在这件事上,我相信蓝蓝的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卡洛……都这样了竟然还不死心,都落魄到这一步,剩下半条命了,竟然还能折腾出这么多事出来,真是一只打不死的小强。”宋轻笑气愤得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她前不久还觉得,傅槿宴拿装着子弹的枪诈他有些残忍,现在她只恨不得时光倒流,那把枪里全部装满子弹,一枪送他去见上帝,免得在这个人世间为非作歹,伤害无辜。

    “很好,看来这些手段对他来说根本就没有用,不来点狠的,他是不知道什么叫生命诚可贵。”傅槿宴眼中射出一抹冷冷的光。

    韩风也赞同的点点头,“这种人这么能折腾,就是要一棍子打死,打得他再无还手之力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苏梅和宋华年听了这两个女婿的谈话,都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想了想,还是苏梅忍不住,出言问道:“槿宴,阿风,你们的意思是,要把那个卡洛给……”杀掉吗?

    最后几个字她没说出来,但在场的人都知道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傅槿宴犹豫了一下,点点头。

    韩风红着眼睛补充道:“看见蓝蓝这个样子,我实在是想把那个卡洛碎尸万段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杀了人是要负很大责任的,尤其是卡洛还是一个外国人,其中的牵扯不是一般的大。”苏梅眉头皱得紧紧的,担忧的劝道,“槿宴,阿风,听妈一句劝,这件事情不要用那么极端的办法来处理好吗?我们想别的办法好吗?通过正当的法律手段,来让卡洛伏法的话,是最安全不过的了。蓝蓝是我的女儿,她这样,我也很心痛,但是不能因为卡洛那样的人渣,而把你们两个也赔进去了,那样,即使蓝蓝醒来,想必也不会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她这样想并不是圣母心发作,而是切实站在两人的立场考虑,要知道,蓄意杀人罪是很严重的,不管你再位高权重,在这样立意要肃清风气的大环境下,只要有心人一追究起来,都逃不过法律的制裁,甚至来自社会的舆论。

    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两个优秀的女婿走上一条不归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