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六十八章 合作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茶汤澄黄,香味隽永,不见苦涩,滋味甘甜,槿宴真是泡得一手好茶。年纪轻轻的就这么能干有为,简直把我们这些老头子比下去了。”顾天赞许的看着傅槿宴,对傅槿宴的称呼也在不知不觉中变亲近了。

    能当得起他这么称赞的人,在市还没有几个。

    可见傅槿宴的分量在他心里不是一般的重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见笑了,都是一些小爱好而已,至于您说的能干有为,我还差得远,要走的路还有很长,还有很多需要向前辈们学习。”傅槿宴谦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听依依说,轻笑之前在国外生病,不小心损了身体,这是我托人从美国买的一些保健品,疗效非常不错,就惦记着拿过来了,还望不要嫌弃。”顾夫人将好几个盒子递给宋轻笑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他们这么客气的样子,略有些不好意思,一番推辞之下,还是被顾夫人和顾晓依要求着收下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槿宴,我这里刚好需要采购一批产品,我想起来你的公司好像就是生产这种产品的,我很感兴趣,而且,对你们产品的质量也非常有信心,咱们聊聊怎么样?”

    顾老爷子终于说出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,送保健品只是一个小小的感谢,正儿八经的感谢是这个。

    傅槿宴一听,顿时喜出望外,粲然一笑,“承蒙老爷子看得起,那咱们就移步那边详细聊怎么样?让笑笑也跟顾夫人和晓依好好说说话,我们在这里,她俩放不开呢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他们来这里的目的竟然是这个,傅槿宴是真的没有料到,他还以为只是寻常的一番送礼感谢,没想到这个顾老爷子手笔竟然这么大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也不难理解,毕竟商业上的合作是双赢的事,就像顾晓依和宋轻笑被绑架一样,双方都对对方有救命之恩,在那种环境下互相帮助,也是一件双赢的事。

    他在这次的合作中,自己肯定也会念在顾晓依的帮助,而让出一部分利润来的,同样也是他的一种表达感恩的方式。

    两人走后,顾老太太和善的看着这两个年轻人,借口自己想去花园里逛逛,就让冯妈带自己去了。

    大人一走光,顾晓依果然放开了,没了束缚,眉开眼笑的,就挪动屁股坐在宋轻笑的身边,跟她叽叽喳喳的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轻笑,我都不知道我爷爷今天来是签合同的呢。”顾晓依在听到那番话之后也很吃惊,不过转念一想,又有些感动,爷爷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对她比较严厉,可能他觉得,女孩子太野了以后容易吃亏,但心里其实是非常疼爱她的。

    不然,也不会为了她这么巴巴的登门拜访致谢。

    “这份礼物实在是太大了。”宋轻笑感慨着,这种大企业谈生意,动辄上千万,其中的利润都是几百万,当真是自己这方占了便宜。

    “轻笑,话也不能这么说,这都是双赢的事情,刚好爷爷需要,刚好你们有,就这样简单哈哈。”顾晓依倒是想得通透,一下子就道出了其中的本质。

    宋轻笑也不再纠结,换了个话题吐槽道:“对了,晓依,插花班老师讲的课你能听懂不?我今天第一次来,觉得云里雾里的,感觉老师说了很多,但又觉得她什么都没说呀,什么实质性的东西都没说,我完全get不到那个点,太费脑子了,心累。”

    顾晓依闻言,一下子捂着嘴笑了,“哈哈,轻笑,你跟我最开始上这个课时一模一样,每天都在腾云驾雾,落不到实处,老师明明说的都是中国话,却愣是不知道她在说什么。不过呀,这差不多是每个新来的学员都有的感觉,这个老师的授课方式和其他老师的很不一样,其他老师会说,花要怎么配才更好看,感觉有一种功利心在里面,是那种固有的教学模式,对后期灵感的挖掘并没有好处,也起不到多大的修身养性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顾晓依努力组织着自己的语言,“不过这个老师基本上从来不讲那些书本上都能学到的知识,她都是让我们自己来感觉,从每个人身上不同的特质,来挖掘不同的潜力。知识从哪里都可以学,在这个知识这么廉价的时代,获取的渠道也越来越多,但是灵气就不一样了,这个需要长期的熏陶,静下心来感觉,刚开始入门还需要人引导。这个老师恰恰就扮演了一个引导者的角色,因为我们对自己一向都是迷茫的,所以听老师的课程时,才会觉得这么迷茫。”

    “与其说她是老师,不如说,她充当了一面镜子的角色,我们透过她的话,来看见内心深处的自己,从而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样的插花,或者说什么样的艺术,明确了这个,灵感就会源源不断的到来。”

    第一次听到顾晓依谈论这些,宋轻笑震惊了,没想到,一向有些汉子气大姐大模样的晓依,竟然也会有这么细腻的一面,可以感知到一些细微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晓依,你真厉害,明明你也没比我早去多久,却就有这样的感悟了,看来我最近果然是太燥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真心的夸赞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时间进入五月了嘛,燥也是大环境如此,咱们不过身处其间,想要不被环境影响,不被以前不好的事影响,就更应该好好静心,感受插花这件事了。在上课时,听不懂也没关系,能感觉到老师身上散发出来的能量场就行了,去链接到她那个频率,在那个场域之中待着,你是不是也觉得很舒服,很受滋养?”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一说,好像真的是,我一开始觉得,这个老师真是年轻漂亮有气质,但漂亮的人太多了,有气质的我也见过不少,感触却并没有这么深刻。但她一来到我身边给我开小灶时,我觉得一下就安静下来了,即使听不懂,仍旧觉得很享受,心里很安静,这大概就是你说的能量场了吧。”宋轻笑半眯着眼,似乎在回味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“嗯,跟我沉下心来画画的感觉有点相似,但是还没有这么深刻。这个插花班的学费这么贵,在上流社会颇受好评,看来也不是没有道理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