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六十七章 上门拜访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看着别人优美的动作,赏心悦目的神色,确实是一种享受,但轮到自己,摆弄出来的东西就很惨不忍睹了。惬意是肯定惬意的,不过那也是以后学会了才能惬意。”

    说着,宋轻笑长长的吐出一口气,“就像当初怀了辰辰练习瑜伽时,没练习之前,那些人看起来都好厉害,姿态那么轻盈,那么优雅,能轻轻松松做出每一个体式,直到我去练习了才知道,麻蛋每个动作都真特么的难,肌肉被无限的拉伸,僵硬的骨骼都弯不下来,每天都在突破自己的极限,手抖腿抖的,像得了帕金森。所以万事开头难不是没有道理的,插话看起来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听着宋轻笑这么一长串话,眉头皱了皱,建议道:“既然你不喜欢,要不,咱们不去了?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,这才第一节课就不去了,那我还怎么修身养性呀,熬过这段时间就好了,再去上几节课,就能跟上老师讲的内容了,况且,我不是一个容易放弃的人。”宋轻笑看着他,眼神中突然流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,“还有啊,学费那么贵,才上一节课就放弃,学费又不退,特么的我心痛啊。”

    你个败家子,有钱也不是酱紫用的啊啊啊啊啊!

    都不知道货比三家吗!

    学个插花而已,就花这么多钱,这些钱可以换多少小龙虾呀。

    她仿佛看到一只只小龙虾长着翅膀,从自己眼前嘚瑟的飞走了,嘴里还不停的说着:来抓我呀,来抓我呀……

    傅槿宴要是知道她现在的想法,估计会二话不说,直接开个小龙虾养殖场,好让仿佛永远也吃不够的宋某人,一头扎进无边无际的小龙虾之中,幸福的畅泳着。

    “那你在插花时,有没有遇到自己喜欢的事?比如灵感来了什么的?不都说插花跟设计差不多,都是要从安静中寻找灵感的吗?”傅槿宴坐在这只咸鱼身边,关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师很漂亮很温柔保养得很好算不算?你是不知道啊,槿宴,老师她五十岁了,看上去就跟三十岁的人差不多。这人啊,不比不知道,一比吓一跳,在她的反衬下,我觉得我是多么的粗糙,像个糙汉子一样。还有那些名媛贵妇,怎么看上去一个个都那么精致优雅有气质,就我,像一个闯入者。真是超级受打击啊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翻了一个白眼,尽情的吐槽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是不知道你自己的优势而已,何必妄自菲薄呢,笑笑,你皮肤白,五官精致小巧,身高身形也正好,又时常爱笑,气质柔和,让人亲近,不知道是多么的漂亮,走在人群中回头率很高,只是你自己没有发觉到而已。”傅槿宴夸起宋轻笑来一点都不嘴软,专挑那些好听却真实的话说。

    “我们每个人最难认清的就是自己了,因为没办法站在一个客观的角度来看,假如灵魂不出窍,我们永远也没办法从第三者的视角看到自己,当然,平时照镜子那个不算。所以笑笑,你自信一点,你一点都不比她们差,你看,我这么挑剔的人,怎么会挑一个普通的女人来作为我的终生伴侣呢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傅槿宴越说,宋轻笑嘴角的笑容越大,听完后,她心满意足的伸了个懒腰,感觉血条瞬间就被加满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我哪有自己说的这么差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刚说完,冯妈就疾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先生,太太,外面有人求见,是一个年级比较大的老年人,自称叫顾天,旁边还跟着一个,像是他的夫人,还有一个年轻的女孩,说想来拜访一下你们。”

    冯妈说完,傅槿宴立即知道他们来的目的了,急忙说道:“把他们请进来,还有,准备最好的茶叶和水果点心。”

    冯妈应声下去。

    “顾天?那不就是晓依的爷爷吗?年轻的女孩,难道晓依也来了?不行不行,我得赶紧收拾一下。”宋轻笑一骨碌从沙发上坐起来,连忙收拾着自己的头发和衣着。

    刚收拾完,就看到他们进来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脸上浮现出一个温和的笑容,连忙迎了上去,伸出右手,嘴上说着,“真是稀客呀,欢迎欢迎,顾老爷子来我这里,真是令舍下蓬荜生辉,不胜荣幸。”

    顾天也是满面笑容的跟他握了一下手,说道:“傅总,我不请自来,真是打扰你们了,希望你不介意。我这次来,主要是来感谢你救了我的孙女,想亲自上门道谢。”

    “客气了,顾老爷子,怎么是打扰呢,我高兴都还来不及呢。”傅槿宴满面笑容的说道,“这位是顾太太吧?还有晓依,快请坐。”

    几人客气了一番,才坐下来。

    宋轻笑跟顾晓依早在见第一眼的时候,就开始眉来眼去的交流了。

    其余三人见状,也不拆穿,只是在心里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顾老爷觉得,这个传说中的傅太太看起来端庄得体,性格却很活泼,和自己的孙女很合得来。

    傅槿宴手法熟练的为他们泡着茶,顾老爷子赞许的看着他优雅熟练的动作,轻咳一声,说道:“傅总,在国外的时候,承蒙你搭救了我的孙女,才让她免于灾难,我心里的感激之情不知道要怎么表达才好,所以就只好厚着脸皮前来致谢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将头道茶导出来洗着杯子和分茶器,笑了笑,“顾老爷子不必这么客气,当时我夫人也被人贩子强行带走了,而且还处于高烧中,要不是您的孙女一直帮忙照顾笑笑,恐怕笑笑早就撑不下去了,说起来,我还要感谢你和晓依才是,你们才是我们的救命恩人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他乡遇故知,本来就要相互帮助,这个没什么的。”顾老爷子毫爽的笑道。

    宋轻笑脆生生的说:“顾老爷子,哪里是相互帮助,那么多天里,都是晓依一直在照顾我,维护我,给我抢吃的喝的,不然我哪里有今天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是不是啊,晓依。”

    第二句话她是对顾晓依说的。

    闻言,顾晓依看了一眼自己的爷爷,吐了吐舌头,没发表什么言论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孩子真是惹人心疼,我见犹怜,我们晓依照顾你是应该的。”顾老夫人笑盈盈的说着。

    一番行云流水的动作后,傅槿宴将热气腾腾的茶水倒在古朴的小杯子里,然后邀请几人品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