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六十四章 学习插花怎么样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轻笑温和的笑了笑,安慰道:“放心,晓依,这些都是小事,槿宴不会生气的,毕竟这是人之常情,要是我也会那样做。只要你回来了,能时常聚一聚,见个面,我就很开心了。你放心吧,我会跟槿宴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轻笑。”顾晓依真诚的说道,毕竟,对朋友的隐瞒就是一种变相的不尊重,难得宋轻笑一点都不计较。

    “哈,这下你回来了,我们可以常聚了,啥时候来我家,我亲自下厨给你做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必须的,能有幸尝到你的手艺,简直就是天大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顾晓依一脸的神往,逗得宋轻笑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咱们出去逛逛吧,晓依,外面的阳光和气温都合适,把时间消磨在咖啡厅里,感觉有些浪费呢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在外面行走的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,突然心动的建议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多年没回来了,市的变化很大,咱们出去走走,边逛边吃,累了还可以看个电影啥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沆瀣一气,一拍即合,结了账就迅速离开咖啡厅。

    这个下午宋轻笑过得很嗨皮,当然吃得也不少,毕竟市的美食还是很有名的。

    只有在这种美食多的地方,才能养得出这么白胖的人。

    顾晓依也边走边感慨,直说以后就在这里定居了,哪里都不去了。

    这么美的地方,美食美景美人处处可见,比国外好一千倍呀。

    两人就美了个够。

    下午回到家的时候,宋轻笑就把这件事给傅槿宴说了。

    “槿宴,你猜我今天遇到了谁?一定是一个你很吃惊的人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好奇的挑挑眉头,“谁呀?”

    他还真猜不到。

    “哈哈,是晓依呀,她从国外回来了,今天下午我们逛了一下午呢。”宋轻笑手舞足蹈的说着,“而且呀,晓依还有一个身份,你肯定猜不到。说实话,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都大吃一惊。”

    为了满足宋轻笑那有些变态的告知欲,傅槿宴十分配合的做出一副“你快告诉我吧,你再不说我都要好奇死了”的表情,看得宋轻笑那个神清气爽呀。

    “晓依原来是顾氏集团顾天的孙女,你说是不是很神奇?一个有名集团的孙女,被国外偏远地方的人贩子绑架,还救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哦?没想到她的来头还不小,真是一点都没看出来。”傅槿宴这下是有些吃惊了,顾氏集团的名气连他都不能忽视,特别是在最近几年,顾氏从原本的默默无闻一下子就窜了上去,速度令人咋舌,想必顾天的手段也很不一般。

    当然他说的没看出来,指的是顾晓依身上没有一点名门望族的那些骄奢淫逸的气息,反而很坚强,自强不息,勇敢机智。

    “所以,晓依特地跟我们道歉,还拜托我跟你说一声,她恐怕没办法来傅氏上班了,要辜负你的一片好意了,因为他爷爷让她回顾氏去。原本她还想瞒着她爷爷的,但是还是被逮了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没关系的,不用这么愧疚。”傅槿宴笑道,“只是呀,我又要白白损失一个人才了,哎,真是头疼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吹吧,谁不知道,傅氏集团是大家挤破头皮也要去的,怎么可能还缺人才呢,只怕是人才太多,得经常筛选吧。”宋轻笑酸溜溜的说道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分两个给她。

    她现在可是特别缺合心意的人呢。

    “人才是有,可是合心意的人才却是可遇不可求。现在的人,多是恃才傲物,明明刚出社会,经验为零,却狮子大开口,以为自己有些本事就可以为所欲为,但是有本事却不会合理运用,也是浪费。所以傅氏筛选过程严格,其中有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把这样的人剔除,以免到时候对公司造成不好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陷入沉思,片刻之后点了点头,赞同的说:“确实,我也很讨厌这样的人。一个人有才华,有本事,可以骄傲,但前提是得有那个资本,而不是盲目的自信。若是这样的人在我的工作室,估计我第一天就能给他踹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,合适的人才也是十分难得的。”傅槿宴做了一个总结,换来她一个嫌弃的小白眼儿。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电视中闪过一个节目,宋轻笑的眼睛突然出现了好奇之色,指着上面的画面说道:“槿宴,你说我去学习插花怎么样?”

    傅槿宴正在喝水,闻言,惊讶的一口水呛在了喉咙里,咳得他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天呐,自家媳妇儿这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习惯真的是……

    看来真的是有必要去多买几份保险了,有个保障。

    抽出纸巾擦了擦嘴角的水渍,还没等他说话,就听到宋轻笑略有些嗔怒的声音,“傅槿宴!你丫的什么意思,是在嘲笑我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没有,怎么可能呢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摆了摆手,连声否认,“我就是有些太激动了,我老婆平时又要去工作室,又要学钢琴,还要照顾孩子,现在还想学插花,这么辛苦,我真的是太不忍心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听了,狐疑的看了他一眼,总觉得他是在损自己,但是又挑不出什么错来,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是觉得吧,学习插花可以修养身心,你看那些女人,插花的时候多平静,多优雅,看着都赏心悦目。”

    说着,宋轻笑叹了口气,神情有些无奈,“我最近可能是因为经历的事情太过惊险,所以变得心浮气躁,有些沉不住气,所以想着去学学插花,一是可以沉淀心情,二是那里能接触到的人比较多,说不定我还可以从里面拉点儿生意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自己捂着嘴偷偷地笑了笑,眼眸中满是狡黠。

    真是想要为自己的机智鼓个掌啊!

    看着她一副像是小老鼠偷腥的模样,傅槿宴也不禁笑着摇了摇头,“你呀,想的还不少。算了,你想学就去学,我自然是不会拦着你,只是你可千万不要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过了个新鲜劲儿就不去了,既然学了,就要从一而终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我这个人可不是那么好吃懒做的,当初你让我去学厨艺,我不也是老老实实的去了嘛,那还是被你强迫的,现在可是我自己愿意的,当然更加没问题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