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六十三章 回国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你们一个个的够了哈!”宋轻笑笑骂道。

    在看完这一个多月的情况后,她笑得后槽牙都露出来了,立即应允了她们五天的假期。

    萱萱开心之余,不忘打趣道:“笑笑姐,矜持一点,虽然我们挣了大把银子,但身为女人,还是要注意形象呀,不然让人家看到你的喉结了那可怎么得了。”

    正在开心笑着的宋轻笑一顿,就这么滑稽的保持着这个尴尬的表情,然后若无其事的恢复正常,一抬手就送给萱萱一个爆栗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!”

    “哇!你下手好重啊,这么绝情,我好桑心呀,我的纯,我需要你的安慰。”萱萱急忙扑倒小纯怀里,却被小纯一下子推开了。

    她嫌弃的说道:“去去去,又想来占我便宜!门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报应来了不是!”宋轻笑一时间笑得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,笑笑姐?难道你在办公室装有隐形摄像头?”小纯装作一脸怕怕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我是不会做这种事情滴,我只是掐指一算,算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端着架子,秒变神算子。

    萱萱、小纯:“……”

    敢情她们老板还兼职算命。

    几人聊了一会后,便又投入工作去了,尤其是宋轻笑,出去旅游一趟,加上被绑架回来养身体,前前后后耽误了接近一个月,还好她的助理们给力,没有把公司做垮,反而还让业绩更上一层楼,要不然,她都不知道这笔账该找谁算去。

    毕竟,人贩子都死了,蔡雅雅和卡洛都落也魄得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开始全力投入工作,几天之后,她正在埋头画稿子,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。

    “猜猜我是谁?”

    宋轻笑听到这句话的第一时间,还以为是谁打错了呢。

    她拿起手机又看了一下,见确实是个陌生电话,正准备问对方是不是打错了,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似的,开心得大叫一声。

    “晓依?”

    之前都是面对面直接交流的,所以这会顾晓依的声音通过听筒传过来,有几分失真。

    顾晓依笑了笑,“当当当当……是我,轻笑,你刚刚都没说话,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,我忘了谁也不能忘了你不是。”宋轻笑喜上眉梢的说道,“晓依,你是不是回来了?我见这个号码归属地是本市的,你就在市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哎,我还想给你一个惊喜来着,没想到这些高科技早就把我出卖了。”顾晓依无奈的说道,“我刚回来没多久,一安顿下来就迫不及待的给你打电话了,怎么样,够意思吧?”

    “那是相当够意思啊。”宋轻笑点点头,看着外面晴朗的天空,她问道,“你现在有空吗,晓依,我们约个地方见一面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两个女孩子就约在了宋轻笑公司附近不远处的一家咖啡厅。

    见了面,两人都激动得不行。

    宋轻笑双目灼灼的看着她,“晓依,我还以为你还要好长一段时间才能回来呢,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,真是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我那边的学业一结束我就赶回来了,没办法,我爷爷催得紧,让我赶紧回来,不然就提头来见了。”说起她爷爷,顾晓依缩了缩脖子,好像又几分怕,却又一脸敬爱的样子,大约是又爱又恨吧。

    “你家就在市吗,晓依?”宋轻笑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顾晓依惆怅的叹了口气,“抱歉,轻笑,我之前没告诉你,我家就在市,我爷爷叫顾天。”

    看了看宋轻笑的脸色,顾晓依连忙解释,“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,实在是……实在是因为我跟家里的关系不怎么好,之前出国留学,我爷爷他们极力反对,后来我算是偷偷溜出去的,这一溜就是好几年。不知道怎么回事,这次绑架的事情被我爷爷知道了,他下了死命令让我回来,不然就一辈子也别回来了,我想着你也在这里,回来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听了她的解释,舒出一口气,眼神里仍旧有些不可置信,“你说的顾天,就是那个顾氏集团的掌权者?他是你爷爷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顾晓依吐吐舌头,有些无奈的说,“就是那个顾天,我之所以隐瞒我的身份,其实就是为了让大家把我当成一个普通人,那些身份绑在身上很累的说。一个人自由自在的,凭自己的本事吃饭,多好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啦,我又没生你的气,只是有点吃惊而已,毕竟顾家在市也算一个名门望族。况且女孩子一个人出门在外隐瞒身份也好,不然,要是让那些匪徒知道了你的身份,就不会放过你了,他们还不得拿你作为要挟,向顾老爷子要钱呀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理解的点点头,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关节。

    “真好,轻笑,我真怕你会误会我,毕竟,我真的是太喜欢你了。”顾晓依热情奔放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晓依……”闻言,宋轻笑眉毛一挑,严肃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嗯?怎么了?”顾晓依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结婚了,还有孩子了,而且很爱我老公,所以,我跟你是没有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一脸懵逼的顾晓依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心中有一句卧槽不知当讲不当讲?

    这么歪曲我的意思好吗?

    我也是个性取向正常的人好不,我也只爱帅锅的好不!

    “哦,对了,笑笑,还有一件事得跟你说说。”顾晓依脸上难得出现了忸怩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说吧,只要不是让我跟我老公离婚,然后跟你在一起,什么都好说。”宋轻笑笑眯眯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闻言,顾晓依嘴角剧烈的抽搐着,她在考虑要不要点一份蛋糕什么的,将宋轻笑那张气死人不偿命的嘴巴给堵上?

    免得自己因为血压剧烈上升而英年早逝。

    “咳咳,是这样的,之前你老公傅先生不是邀请我去他的公司上班嘛,我特别心动,很想去。但是现在我在国外那件事被我爷爷知道了,他勒令我回顾氏去上班,好在他的监控之下,所以那边我恐怕没办法去了,真的很抱歉啊,麻烦你给傅先生说一下好吗。”

    顾晓依忧伤失落的说着,“其实我一点也不想去家族企业上班,我一向比较好强,不然也不会一个偷溜也要去国外留学。去家族企业上班,不管能力多强,人家也会说是得了家族的荫蔽,出生在一个好家庭罢了,把你所有的努力通通否认掉。但这次回国后,看着我爷爷花白的头发,老了好多的面容,我突然就心软了,不忍心跟他对抗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