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六十章 虎落平阳被犬欺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电话响了许久才迟迟的被人接起,还没等电话那头的人说话,她便已经十分的不高兴的说道:“小亚,你怎么回事,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没有听到,有什么事吗?”小亚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感觉自己像是一拳头砸在了棉花上,很是无力,蔡雅雅咬了咬唇,横声横气的说:“没什么别的事情,我就是告诉你一声,我现在要去你那里住几天,你马上给我收拾一个房间出来,床单被罩都要换成新的,就像以前那样,然后记得消消毒,我受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打断一下。”

    还没等她絮絮叨叨的说完,小亚便打断了她的话,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不好意思啊雅雅,我男朋友最近过来了,所以你来住有些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男朋友?”

    皱了皱眉,蔡雅雅很是强硬的说道:“那你就让他先回家去,过一段时间再来,不要影响我。”

    闻言,小亚直接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笑声虽然很轻,但还是被蔡雅雅听到了,顿时她心中的怒火再一次升腾而起,对着电话吼道:“小亚,你笑什么呢!你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是在笑你啊,不然我还能笑什么。”面对她的质问,小亚丝毫不以为惧,讥讽的说道,“蔡雅雅,我发现你真的是典型的头脑简单,四肢发达,脑子里面除了水,可能就没有别的东西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是什么情况你自己心里没数吗?还真以为是当初的那个大明星吗?我告诉你,我真的快要被你恶心死了,恶心你的趾高气昂和目中无人,想要住到我家,却没有个求人的态度,真是搞笑!就你这样的,怪不得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,不怪任何人,都是你自己作的,活该!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,我怕我被你连累,电话拉黑了,再见。”

    对方说完,都没有给她反应的机会,干脆利落的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喂!小亚!”

    蔡雅雅不死心的对着电话喊了许久,不得不相信,电话真的是被挂断了。

    咬了咬牙,她又重新拨了回去,结果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冰冷的电子音:“对不起,您拨叫的用户……”

    “贱人,居然真的把我拉黑了!”蔡雅雅攥紧了手机,脸上满是愤怒,扭曲的难以入目,“很好,既然如此,以后不要让我碰到你,不然我会让你好看!”

    虎落平阳被犬欺!

    愤恼的蔡雅雅翻找着通讯录,继续给另外的人打电话,结果她没想到的是,每个人都拒绝了她,理由也都是差不多,要不是男朋友在,要不就是自己出差了,或者是家里还有朋友不方便……无论是什么理由,都只表明了一个意思:我不欢迎你来。

    “这群贱人!当初巴结我的时候,恨不得像条狗一样跪在我面前,现在看到我落魄了,居然一个个都开始落井下石,真是狗眼看人低!等到我东山再起的时候,我会让你们一个个的跪在我的面前,哭着祈求我的原谅!贱人!”

    不干不净的骂了几句之后,蔡雅雅终于还是没有办法,只好先回到了自己的住所。

    当然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高档的公寓,因为她破产,名下资产都被收回,现在她住的,不过是临时租的一个小单间,但是自打她租下来,总共没有住过两天,她嫌弃那里的环境和周围的住户,觉得他们都是低贱的人,自己去了,就是降低了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即使她不愿意,她还是要回去,因为她口袋里的钱已经不够她去住一晚上的酒店的了。

    看不清自己位置的人,会摔下来真的是一点儿都不奇怪!

    “这个是……”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递到面前的一个四方形的礼盒,有些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今天她还是“照例”在家里修养,楚恒再次不打招呼的就来了,一进门就给她送上了一个礼物,让她有些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“这是给你的慰问,祝你早日康复,然后……尽快去上课,不然再等下去,我觉得之前的那些学费,我可以直接教你儿子了。”

    面对他的调侃,宋轻笑不好意思的红了脸,心虚地摸了摸鼻子,接过礼物盒,还有些不好意思:“上课我是一定会去的,绝对不能半途而废呀。不过这个礼物我还真的是有些受宠若惊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小心意,没有关系。”楚恒抬了抬下巴,示意她打开,“打开看看喜不喜欢,我挑了很久才找到这么一个合适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点了点头,小心翼翼的解开盒子上面的蝴蝶结,慢慢的打开盒子,在看到里面的东西时,愣住了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一声惊讶中带着喜悦的“妈呀”在屋子里面响了起来,惊得外面栖息在树上的麻雀都扑楞着翅膀飞走了。

    “老师,你居然送我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,喜欢吗?”楚恒嘴角含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喜欢!”宋轻笑用力的点了点头,伸出双手,小心翼翼又忐忑的将盒子中的礼物——一只小奶猫抱了出来,举到眼前,瞪着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它,嘴角不自觉的露出痴傻般的笑容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样子,楚恒就知道自己的这个礼物选对了,不由得笑着跟她介绍,“这个是英短,刚刚两个月,性格温顺,模样又可爱,你在家里无聊,它还可以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,确实好可爱,好软啊,我都不敢抱它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宋轻笑轻手轻脚的将它放在自己的膝盖上,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抚摸着它,感受着柔软的毛发,嘴里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阵痴迷的笑声:“呵呵呵呵,真的摸着好舒服啊。”

    摸着摸着,她突然想起一个问题,抬头看着楚恒,“对了,老师,小喵喵取了名字了吗?”

    楚恒打趣的一笑,“既然是送给你的,自然是要由你这个新主人来取名字了,我怎么好意思僭越呢。你想给它取个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取名字这么慎重的事,我得好好想想。”宋轻笑的手下意识的抚摸着小奶猫的脊背,给它顺毛,轻皱着眉头说道。

    突然,似乎是灵感乍来,她的眼中一下子闪出了一道亮光,像划破夜空的流星,“哈,有了!”

    楚恒被她这一惊一乍的样子弄得也很是无奈,心也跟着一上一下的,但没办法,自己收的徒弟,哭着也要听下去呀。

    “洗耳恭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