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五十九章 落魄的蔡雅雅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轻笑可是一个红果果的颜控,现在被他这么看着,瞬间就春心荡漾了——没办法,人帅就是这样,即使已经看了这么多年,还丝毫没有腻歪的感觉。

    就像那句广告词说的一样——每次都有新体验!

    “笑笑,有件事情,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和你解释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宋轻笑愣愣的看着他,粉唇微张,明显一副花痴的模样,看得他心中甚是自豪!

    男人的魅力,就是这么的势不可挡!

    “也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情,就是……”傅槿宴嘴角的笑意勾得更深,眼眸中都是满满的笑意,“苍蝇不会蹦跶,它是飞的,蹦跶的那个是蚂蚱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你摆出这么一副表情,一副要和我述衷肠的表情,说的就是这件事?

    这种感觉真的是……

    是你飘了还是我拿不动刀了?我的青龙偃月刀呢!砍了你丫的!

    宋轻笑深吸了口气,再缓缓的吐出,压抑住任督二脉中涌动的真气,在心中默念着:“忍住,忍住,这是自己的老爷们儿,是自己的老公,砍了就不好再找一个这样的,凑合凑合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心理建设成功了,再抬起头时,她的表情已经是淡然又温婉,眨了眨璀璨的星眸,脸上满是一副惊讶又崇拜的模样,“天呐,原来是这样吗?我都不知道,老公你真的是好聪明哦,人家真的好崇拜你哦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还很是大方的附赠了几个媚眼,丢起来像是不要钱一样。

    这一次,换成傅槿宴沉默了。

    他拧着眉,一副陷入纠结之中的沉闷表情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才听到他性感的低音,透着无奈的揶揄,“笑笑,我错了,我不调侃你了,所以拜托你恢复理智吧,不然你这样,我的内心还是很忐忑的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其实没有说实话,那不仅仅是忐忑,简直就是惊悚了有木有啊!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轻哼一声,微扬着下巴,表情十分的傲娇,“既然你已经认识到自己的愚蠢,并且诚挚的道歉了,像我这么大度的人,自然是不会和你更多的计较的。唉,我们是夫妻嘛,总是要互相体谅的。”

    某人说完,还很是做作的拍了拍他的肩膀,顺便还感慨的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完了,怎么办,已经要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是明显的欠揍啊,不打感觉都对不起自己了。

    要不要打?

    给个建议,在线等,挺急的。

    看着他一脸郁闷的表情,宋轻笑终于忍不住,哈哈大笑起来,声音很是畅快淋漓,颇有一种一雪前耻的意味。

    让你刚才“嘲笑”我!现在被我扳回去了吧,小样儿,跟我斗,你还嫩了些。

    这一边,夫妻两人气氛活跃,心情舒爽,可是另一边,却还有人不好过,准确的说,是十分的不好过。

    “滚出去,我都已经跟你说了多少次了,没有钱就不要来,当我这里是收容所吗?没钱还想住,你是还没睡醒吗!”

    随着几句怒气冲冲的话语,一个衣衫凌乱的人影从一个公寓的楼道中跌跌撞撞的走了出来,看得出来,是被人推搡着的。

    脚步不稳,一个趔趄,差一点儿就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恶毒,太不要脸了!我不过是要拿回我的东西,你凭什么不让我拿走,你是强盗吗?”

    “你的东西?想太多了吧。”

    站在楼道口的男人抱着手臂,一脸的讥讽表情,语气刻薄的说道:“那些东西或许以前是你的,但是现在已经被我卖掉,抵了你的债,房子里面,没有你的任何东西,就连一口空气,都不是你的!蔡雅雅,你都已经落到这种地步了,连个乞丐都不如,居然还这么的趾高气昂,真是不知道是谁给你的勇气,哪来的这么大的脸!”

    被如此嘲讽的辱骂,蔡雅雅高傲的自尊心怎么承受得住,顿时瞪大了眼睛,咬牙切齿,双手紧握成拳,一副准备冲过去拼命的姿态。

    但是男人对此不屑一顾,轻嗤一声,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蔡雅雅,我奉劝你一句,这里是高档小区,你要是在这里闹事,我可就直接叫保安来了,到时候你被人直接丢出去,那模样可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,你要是不介意,大可以来试试,反正我是无所畏惧。”

    闻言,蔡雅雅原本蠢蠢欲动的心一下子停了下来,涨红的脸也变得十分苍白,眼眸中充满了愤怒和屈辱的泪水。

    她忍了忍,终于忍不住,倾流而下,开始嚎啕大哭,“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,一定要把我赶尽杀绝才满意吗?我又没有做错什么,到底碍到你们什么了!”

    原本看到她哭了,男人还有些不忍心,想着说话的语气还是不要太刻薄了。

    结果念头刚一升起来,就听到她接下来说的话,顿时就觉得自己刚才的想法一定是因为脑子被门框夹了!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,都到了这种地步了,蔡雅雅居然还没有意识到,自己到底是哪里错了,居然还在觉得是别人看她不顺眼故意整她。

    这样自以为是,眼高手低,永远都看不清自己位置的人,活该落到如此下场!

    男人满心的不耐烦,啐了一口,恶狠狠的说:“我最后警告你一次,不要再来了,不然我绝对会让保安把你丢出去,让你再出一次名!”

    说完也不理会她,转身走开了。

    蔡雅雅张大着嘴嚎了半天,哭得眼泪鼻涕口水都齐齐的下来了,模样看起来脏兮兮的,任谁也想不到,这是昔日那个在荧幕前光鲜亮丽,美丽活泼的大明星。

    哭的眼泪都要干了,也没有人搭理她,终于她还是哭累了,抻着袖子随意的抹了抹脸,愤恨的看了看男人消失的地方,低声的咒骂了几句,转身愤愤不平的走了。

    走出小区之后,蔡雅雅看了看周围,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