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五十八章 开了一枪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他运气好,这一枪自然是空的,但是他在这一枪后,心里防线已经全部崩塌,毕竟对未知的恐惧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,尤其是在这种死亡迫在眉睫的时刻,恐惧就会被无限放大。他又不是什么硬骨头,不然也不会用那些下作的方法了,利用女人,挑起女人的嫉妒心来报仇算什么东西,所以自然乖乖的招了,甚至都不需要用利诱的方法,省事又省心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得意的说着,好像一个拯救了主人,邀功的大狗狗。

    “再然后呢?”宋轻笑十分想知道卡洛的下场,虽然肯定不怎么好,但她就是想要满足一下自己的报复心理,不能亲自将学过的跆拳道尽数用到他身上,那么听一下他的下场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再然后啊,他把事情都交代了,我又开了一枪,确认了一遍,我看他都吓得快尿裤子了,但还是坚持说没有,这才相信是真的没有了。”傅槿宴说得轻松,仿佛那不是一条人命,而是一颗石头似的。

    听到这么说,宋轻笑瞪大了眼睛,“啊?你又开了一枪,你就不怕这一枪真的把他给k了?毕竟依着那个渣男的人品,中枪的概率很大啊。”

    杀人是要坐牢的啊老公!

    你这么任性真的好吗?你有考虑过观众盆友的心情吗!

    按照她的想法,吓唬吓唬他,再打一顿就可以了,不必动真格的,毕竟真出了人命心理上也会背负罪咎的吧?

    她没有忘记傅槿宴在人贩子窝里时也开枪杀过人,但那些人贩子手里沾了不知道多少鲜血,况且那种时候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,自然不能心慈手软。

    况且强者守心,君子藏剑以自卫,能杀而不滥杀,是最好的状态,那些紫薇哑妻式的善良,不过是软弱的另一种形式罢了,只能成为待宰的羔羊。

    “不怕啊,里面又不是真的有子弹,我怕什么,自然是想开几枪开几枪了。”傅槿宴忽地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。

    看着宋轻笑那石化的样子,他好心情的捏了捏她的鼻头,解释道:“那里面的子弹也不过是一个障眼法罢了,小孩子玩的东西,但为着他的心里承受力,也为了能逼出全部的事实,我最多也只开了两枪。我估摸着,要是再来一枪,他的精神就崩溃了,到时候还得麻烦的送他去精神病院,这种事情我可做不来。哪些人该杀哪些人不该杀,我的心里还是有一杆秤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终于回过神了,长呼出一口气,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,“你干嘛不早说,吓死我了,逗我很好玩吗?”

    在她的“淫威”之下,傅槿宴丝毫不为所动,反而振振有词的说道:“我这不是为了故事情节的跌宕起伏吗?要是你一开始就全部告诉你,里面的子弹是假的,不埋个伏笔啥的,你能听得这么津津有味吗!你个小没良心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简直被他的强词夺理气笑了,“还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咧,你以为这是在写小说或者演电视剧吗,咱们这可是红果果的生活呀!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后来我虽然拿到了录音,但还是有些不解气,想着这个卡洛的精力这么旺盛,老是活蹦乱跳的来折腾咱们,我既然不能杀了他,就让人揍了他一顿,把他的手脚各打断一只,然后拉到中国南方的边境线去了,至于以后怎么样,能不能活下来,就看他自己的了,要是想来报仇我也随时奉陪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嘲讽的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知道,若是卡洛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回来的话,那才真的是见鬼了,只能说他是属小强的,怎么打都打不死!

    宋轻笑听了卡洛的遭遇,目瞪口呆,一脸的惊讶。

    虽然她曾经也因为气愤而想过将他如何如何,让他受些惩罚,可是现在真正的听到这么骇人的事情时,她的内心还是有些波澜,甚至是有些……恐惧。

    傅槿宴察觉到了她的情绪的变化,眸光中闪过一抹暗光。

    伸出手将宋轻笑揽入怀中,他沉声低吟,“笑笑,你是不是觉得我有些残忍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对于他能觉察自己的想法,宋轻笑并不觉得惊讶或是诧异,夫妻多年,早就已经培养出了默契。

    只是默契归默契,但是被这么大刺刺的说出来,她还是觉得……很尴尬啊!

    “槿宴,你别误会,我不是觉得你残忍,我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宋轻笑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,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也是如此的笨嘴笨舌,焦急的涨红了脸,甚至额头上都有些许的汗渍冒出来。

    ——她的身体还没有修养过来,所以一遇到情绪激动的时候,身体就会发虚。

    傅槿宴见状,自然是心疼不已,连忙动作轻柔的拍了拍她的肩膀,轻声耳语:“别着急,别着急,我知道你的意思。只是笑笑,你要知道,我们处在这个位置上,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眼红我们,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地里谋划着对我们不利的事情,所以我们一定要随时抱有警惕心,一旦发现,就要斩草除根,绝对不能给他卷土重来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突然叹了一口气,表情写满了无奈和些许的懊恼。

    “这些话与其说是告诉你,其实更是说给我自己听的。当初卡洛刚开始蹦跶的时候,我还不以为然,甚至还劝你不用在意,都是因为我的自以为是,才让事情越来越繁琐,你也因此受到了如此多的非议。抱歉,笑笑。这句道歉我早就应该说的,你是我妻子,无论如何我都应该护你周全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一只白嫩柔软的小手轻轻地覆在了他的薄唇上。

    宋轻笑眉眼含笑的望着他,轻轻地摇了摇头,粉唇轻启,声音娇嗔柔媚,“傅槿宴,你是不是欠揍了?我用你给我道歉?既然你都说了我们是夫妻,夫妻本一体,我挨骂,你也跑不了,所以咱们的遭遇都是一样的,谁也没得到便宜,你就把你那些愧疚感卷吧卷吧扔到护城河去吧好吗?现在事情都已经解决了,这两只蹦跶的苍蝇也应该被你拍得差不多全瘫了,我们就不要再去在意这件事,就让他过去吧,以后的生活,自然是平静又顺遂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点了点头,捉着她的手,在手心轻轻地吻了一下,然后用一种深情又隽永的眼神望着她,嘴角轻勾,笑容灿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