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五十七章 报仇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傅槿宴搂住她,毫无征兆的说着甜言蜜语。

    宋轻笑自然也是毫无防备的就被他这深情款款的样子撩到了,脸上顿时升起了久违了红晕,美艳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,槿宴。”她满足的将脑袋靠在傅槿宴的胸口处蹭了蹭,叹息一声,“有夫如此,我复何求呀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被她文绉绉的话弄得哭笑不得,故意使坏的将她原本整齐的发型揉乱,“好了,快去试试吧,不好用咱们再换其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土豪,这话说得,简直是太欠揍了,不过……我喜欢哈哈。”宋轻笑也不跟他计较这乱发之仇,三下五除二的就换好卡,打开新机子。

    正在研究手机的时候,她不小心点开了浏览器的页面,首页新闻推送上,蔡雅雅那张浓妆艳抹却仍旧不掩憔悴的脸,毫无预兆的就映入眼帘,吓了宋轻笑一跳。

    “我去,特么的看上去真的跟鬼差不多了。因违约而破产?她这是怎么了?怎么混得一天比一天惨?”

    宋轻笑捂住小鹿乱撞的心,喃喃自语的说道。

    没留意到傅槿宴那蓦地变得深邃的眼神,她鬼使神差的点进去,毕竟,她们两人的怨恨纠葛还蛮深的,不了解敌情容易吃亏,就像以前一样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起,回国后差点都忘记那些事了,真是不该!

    花了几分钟将新闻浏览完毕,宋轻笑陷入了沉默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笑笑?”傅槿宴觉得她的神情有异,不由得关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突然觉得有点失落,这女人就这么毫无预兆的又倒下了,像是一个人正准备打出拳头,然后攻击的目标突然变成了一团棉花,让人无处着力,有点抓狂。蔡雅雅就这么被将她一手捧起来的公司弄得破产,只身远走异国,想必心里也是绝望愤恨操蛋得很,辛辛苦苦几十年,一朝回到解放前。不知道她知道这句话不,天道好轮回,当初那么趾高气扬的陷害我,装无辜装可怜时,有看到今天吗?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还想起了一个人,“对了,卡洛呢?怎么不见他出来装深情?难道见自己的女朋友倒台了,破产了,自己就龟缩起来了?还有之前的事,麻蛋劳资还没跟他算账呢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嘲讽一笑,“放心,笑笑,你的仇,你受到的冤,我都帮你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些都是你的手笔?”宋轻笑突然坐直了身体,直愣愣的看着他,好像有几分不信,“你不是和我在国外吗?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也难怪她会有所怀疑了,毕竟当时发生了绑架的事,傅槿宴每天都忙得焦头烂额的,哪有时间和心情收拾这两人。

    “你傻啦?咱们这不是回来好几天了吗?之前我一直叫陈盛随时监控着这两人的行动,定期向我汇报,所以虽然我们在国外,但他们的一举一动我可是知道得清清楚楚,回国后自然是第一时间找始作俑者算账了,好为你报仇,毕竟,他们这狼狈为奸沆瀣一气蛇鼠一窝的样子,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。以前给他们的警告他们都没放在眼里,还越来越猖獗,以为我不敢拿他们怎么样吗!所以这次要么就不做,要么就要来个大的,让他们从此再无翻身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虽然在笑,但眼神里的狠厉之色却非常明显。

    宋轻笑却并不觉得害怕,反而觉得他这样子像个护犊的老母鸡,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“但是我看新闻上,说蔡雅雅是被她自己就职的娱乐公司索要天价赔偿金,说她违约了,这个你是怎么操作的?”宋轻笑像个好奇宝宝似的,兴致勃勃的不肯放过每一个细节。

    傅槿宴笑了一下,“这还不简单,你说我要是提出和娱乐公司合作,但要求是追究蔡雅雅的违规行为,毕竟之前我和那个公司还签了一份合约的不是吗,你还记得那个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记得啦,要不是你这个助理这么霸气的去找他们,那个梁郑东恐怕不会这么轻易就妥协。”宋轻笑调侃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拿着这个合约去找他们,同时,把卡洛反咬蔡雅雅的话录成语音拷贝了一份交给对方,让他们处理好这件事,处理得让我满意的话,我和他们就合作新项目。要是不处理,我就自己走法律程序了,当然项目的事也就吹了。他们自然知道取舍,一个早已过气的人,甚至不如十八线小明星,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,甚至还得罪了我,不舍弃她舍弃谁。这样的艺人,他们只要想捧,再找一个条件不错的,照样能捧红,何必为了一个不知好歹的蔡雅雅丢掉上亿的项目呢,傻子都知道怎么选择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说得相当不以为然,没有永远的朋友,只有永远的利益,商业中的交往,永远是建立在利益上的,很显然,蔡雅雅那个明显不能为他们带来利益的人,自己还不停的作,成为弃子是必然的结局,也怪不得他心狠手辣,赶尽杀绝了。

    谁叫她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害笑笑呢,他曾经念在她是女人的份上,只是警告了一番,谁知道她还是不死心,非要跟卡洛混在一起对付他老婆,他就只好让她感受一下破产,和从始至终被人渣欺骗的滋味,毕竟,能被人渣欺骗的人,自己本身就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说蠢都是抬举她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很有道理,对付非常人就要用非常手段,仁义道德那一套他们压根就不吃,也就不必再浪费那个美国时间了。对了,那卡洛你是怎么处理的?”宋轻笑眨着水润的大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就更简单了,我只是找人将他秘密绑了,然后用一把只装了一颗子弹的枪威逼他,一开始他还死死的闭着嘴巴,不肯说出真相,我就随意开了一枪。”傅槿宴笑得温和,像一个人畜无害的翩翩佳公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