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五十六章 相谈甚欢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我听说你最近正待在家里修养,不知道你的身体是不是不舒服,秉着为人师的道德,我来看看你,慰问一下伤员。”

    说着,楚恒将手中提着的礼物递了过去,“这些都是补身体的,你到时候可以吃一些试试看。你还年轻,所以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,可不要太不当回事,等到你老了的时候,那才是哭都没地方哭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,我一直都有好好地保养,这一次不过是因为……一次意外,所以我才要调养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闻言,楚恒点了点头,对于她的答案还算是比较满意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这趟出去玩,有没有看到什么特别的风土人情?”

    “有的有的,我们去的是一个比较偏远的小镇,虽然小,但是那里的风景很独特……”

    一说起这个,宋轻笑顿时就来了兴趣,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,不过她将自己遇险的部分省略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已经是过去了,况且罪魁祸首也已经伏诛,再说出来也没有什么意思了,还不如当成记忆中的一次惊险之旅,保存好,不被任何人知晓。

    宋轻笑说得那叫一个口若悬河,眉飞色舞,楚恒听得也是兴致勃勃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两个人相谈甚欢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镇果然很有特色,听你这么说,我都有了想要去看看的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想去吗?那真的是太好了,”宋轻笑一脸的兴奋地说道,“去吧,那里的风景真的不错,在那样的地方,整个人的心情都变得舒畅了许多,真的是一个十分不错的度假胜地呢。”

    楚恒笑着点了点头,“既然是你强烈推荐的,那我说什么也要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又开始滔滔不绝的交代去那边需要注意的事情,好让人提前有个准备,不至于两眼一抹黑。

    虽然遭遇了那样的事,但人贩子的老窝也已经被捣毁了,那边现在应该还是十分安全的,况且楚恒是一个男人,怎么着也比女人有自保之力——除非再出现一个专门贩卖年轻男人的组织。

    “你去那边的话时间可以停留长一点,我们这次去因为中途有事情耽搁了,所以好多美丽的地方都没去,听人们说,周围附近基本上全是纯天然的景点。”

    说着,宋轻笑就有几分痛心疾首,这次去旅游简直是亏大发了,不仅没逛多少地方,没吃多少美食,还白白遭了一场罪,身体和心灵都受到了双重折磨。

    唯一的好处就是交到顾晓依那样一个难得的朋友,这也算是祸福相依吧。

    “好啊,越听你这么说,我越心动,工作室这边我提前安排一下,免得学员来上课,却发现他们的老师找不到了,慌乱之下报了警怎么办。”楚恒一本正经的开着玩笑。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顿时不顾形象的哈哈大笑起来,顺着他的话开玩笑道:“光报警还不算,说不得,到时候还要满市的贴小广告找人了——著名钢琴师因为不可描述的原因走失,如有找到,悬赏大笔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感觉这不是在找人,而是在通缉江洋大盗?”楚恒挑挑眉,表示了自己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连这个都看出来了,老师你真厉害!”宋轻笑竖起大拇指,点了一个赞。

    楚恒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算是夸奖还是贬损?

    为什么他总觉得不是什么好话?

    求翻译!在线等,急!

    “对了,你准备什么时候来上课?”楚恒决定绕过这个让人尴尬的话题,说起了让宋轻笑尴尬的话题来。

    果然,宋轻笑一听到这句话,顿时有几分被逮到的心虚,学生对老师的畏惧果然是天性,就像耗子见了猫,小鸡仔见了老鹰一样。

    她曾经看过这么一个段子,论专业老师和学生友谊的小船怎么在一瞬间翻船。

    老师问:“周末回家有练琴吗?”

    学生:“有!”

    老师:“好的,那你把这个曲子来一遍。”

    卒!

    拉回漫无目的的思绪,宋轻笑竖起右手三根指头,做出一个发誓状,“老师,我养好身体就去上课,我保证再也不逃课了,我发四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不用这么紧张,我就是随口一问。”他才不会承认,他是为了逃避自己的尴尬,才随意扯出这么一个话题的呢。

    “等你养好身体,把公司的事理顺了再来也不迟,不然杂事绕身,心难以安定,练琴也是一个修心的过程,心不定就不会有成效的。练琴不急于一时,只要学习的时候动作到位了,以前教的要点没有忘记,每天抽空在家练上一个小时,把基础打牢了,其他的都好说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拍拍胸口,那就好那就好,不然她得愧疚死,对不住自己,也对不住楚恒的一番栽培。

    “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楚恒打趣一笑,“但这可不是你偷懒的理由哦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的,我一定好好练习,不给老师的名声抹黑。”宋轻笑无比郑重的说道,脸色是难得严肃。

    两人又聊了一会后,楚恒拒绝了宋轻笑留饭的邀请,告辞离开了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傅槿宴拿出一个盒子,推到宋轻笑面前。

    “笑笑,你拆开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难道是送给我的礼物?但我最近既不生日,咱们也没有什么纪念日呀,今天貌似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。”宋轻笑好奇的拿起来,看着傅槿宴宠溺的眼神,满心欢喜的拆开,发现竟然是一支最新款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咦?你给我手机干嘛呀,槿宴。”宋轻笑满脸笑容,爱不释手的摸着这个她心水了很久了手机,一直没有买也是因为它的价格也美丽得很,跟它的外表成正比。

    “你的手机不是在国外的时候丢了吗?这几天用的也是旧手机,我看这款很漂亮,很符合你的气质,就特意去买了这个。”傅槿宴为自己一言不合就送老婆礼物的行为解释着,嘴角噙着宠溺的笑容,“况且,送礼物还需要挑什么特别的日子吗?在我心里,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特别的日子,独一无二,不可替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