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五十四章 回家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韩风被他的这句“年纪轻轻”弄得哭笑不得,连忙摆了摆手,解释道:“汉斯先生,我已经三十几岁了,不小了。在我的国家,像我这个年龄,一般孩子都已经上了小学了,不像我,没有出息,一直没有人看上我,拖到了现在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摊开手,耸了耸肩,一脸的无奈加惆怅。

    这下汉斯才是真正的感到哭笑不得,笑骂道:“你说你没有出息,你觉得我会信吗?不过,像你这个年龄做父亲其实挺合适的。你已经褪去了青少年时的懵懂和青涩冲动,性格趋向于稳重,懂得事情的最佳处理方式,所以面对生活中的变故,你的接受能力会变得更强,而不会因为一点点小事儿就疯狂暴躁,那样对家庭的和谐有害。”

    “您的意思我都明白。”

    点了点头,韩风牵起宋清蓝的手放在唇边,轻轻地吻了吻,又送给她一个充满爱意的微笑,柔声说道:“其实我一直都在庆幸,当初我坚持不那么早的结婚,不是别的什么原因,而只是因为,我在等她,我的心中一直有个声音在不停的呐喊,告诉我不要结婚,千万不要,所以我就屈从于我的内心,一直将这件事情搁浅,直到我遇到了蓝蓝,看见她的那一刻,我的心跳就不同寻常,激动和兴奋都在其中剧烈的冲撞着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的形容,宋清蓝已经羞涩的红了脸,握起粉拳捶了他几下,不痛不痒的,随后埋首在他怀里,不好意思见人了。

    而汉斯在一旁听着,也是笑声不断——是祝福的笑声,充满了幸福的笑声,绝对没有丝毫嘲笑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样就很好啊,人这一辈子会遇到很多喜欢的人,但是真正的爱的人,只有一个而已,那个心动的感觉,是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的,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有感受。所以你是幸运的,更准确的说,在场的各位都是幸福的。”

    他能够看得出来,傅槿宴和宋轻笑也是相亲相爱的一对,当初他找到自己面前时那个急切的样子,一直在他的脑海中盘桓,始终都没有遗忘。

    年轻多好啊,能够为了心爱的人奋不顾身,不去在乎别的,不会被任何牵绊住。

    这就是最纯粹的幸福吧?

    几个人一边喝茶一边聊天,时间过得飞快,窗外已经由明亮开始趋向于夜色弥漫,华灯初上。

    “汉斯先生,我们叨扰的时间太久了,还是不打扰您休息了,我们先走了,以后有机会,我们再一起聊天喝茶。”

    听说他们要离开了,汉斯的心中产生了不舍的情愫,深邃的眼眸中有难过一闪而过,稍纵即逝。

    “好,时间不早了,我也就不留你们了。”即使不舍,他也只能强忍着,不让自己的情绪外泄,“路上注意安全,有机会一定要回来看看我这个老头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会的,您就放心好了。”韩风用力的点了点头,一脸肯定的表情。

    见状,汉斯满意的笑了笑,将他们送到门口,目送着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几天之后,韩风的伤口基本上已经痊愈,几个人开始收拾行李,准备回国。

    当宋轻笑看着伫立在自己眼前的飞机的时候,张大了嘴,脸上写满了震惊。

    “这上面真的只有咱们五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刚要松一口气,就听到傅槿宴带着明显调侃的语气继续说道:“……上面怎么着也要有机长和工作人员啊是不是?虽然你老公是个天才,基本上什么都会,但是这个开飞机呢……还真是不会,没有尝试过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你惋惜就惋惜,遗憾就遗憾,你丫的怎么说着说着又开始自我夸赞起来?

    凑不要脸ps!

    白了他一眼,宋轻笑傲娇的一偏头,故作高冷的上了飞机。

    傅槿宴紧跟在她的后面,看着她傲娇的背影,裂开嘴无声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自家老婆还真是……可爱得很啊!

    飞机上,宋清蓝和韩风已经陪着傅孟辰玩了许久了,听到脚步声,宋清蓝扭过头去,就看到宋轻笑一脸愤然的走了进来,不由得好奇的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“笑笑,你这是怎么了,怎么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啊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面对她的询问,宋轻笑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,便一屁股坐到位置上开始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她刚躺下,傅槿宴走了过来,先是对着宋清蓝和韩风颔首示意,随即走到宋轻笑的身旁,坐下,偏着头盯着她。

    宋轻笑闭着眼睛,一脸的淡然,仿佛感受不到他的存在一样。

    真的感受不到吗?

    纯属扯淡!

    早在傅槿宴走过来的时候,她就已经感受到了他身上熟悉的气味,在鼻尖萦绕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但即便知道他在身旁,宋轻笑依旧时候无动于衷,闭着眼睛,呼吸平缓,就像是已经陷入沉睡一样。

    ——没错,还没过两分钟,她就真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听到她的呼吸声变得越发的绵长,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,表情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这么心大的媳妇儿还真是可遇不可求啊!

    摇了摇头,傅槿宴扭过头去,对着傅孟辰叮嘱了几句之后,便也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这几天都没有怎么好好地睡睡觉,不如趁着这会儿好好地休息休息。

    有什么事情,等到醒了再说吧。

    十几个小时之后,飞机穿过云层,稳稳地降落在了市的机场。

    “呼!好困哦!”宋轻笑一边走,一边打哈欠,脸上还是一副困意满满的样子。

    一旁的傅槿宴一直搂着她,以免她迷迷糊糊的再摔倒在地,那就真的是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“笑笑,槿宴,我们先回家去,你们也先回家吧,有什么事情,我们到时候再联系。”宋清蓝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宋轻笑听了,点了点头,“可以,正好我也可累了,还想着先回家,睡个天昏地暗的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不要睡得太久了,对脑子不好,容易睡傻了。”宋清蓝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这个样子真的好吗?

    我们一定要互相伤害吗,好好生活在一起不好吗?

    世界和平很重要啊!

    在心中呐喊了许久之后,宋轻笑激动的内心才算是平定下来,瞥了她一眼,没好气的说道:“赶紧回家吧,孕妇也要注意休息,不然的话就不仅仅是脑子坏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也没等宋清蓝反驳,拉着傅槿宴和傅孟辰的手便一路狂奔,心中暗暗地忐忑。

    惹到了那只母老虎,现在不走,一会儿说不定就要被她鞭尸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