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五十二章 救命之恩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顾晓依一听,眼眸中冒出了欣喜的光芒。

    还有礼物?突然好期待啊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礼物啊?”

    问完之后,顾晓依又觉得有些不妥当,摆了摆手,很是严肃的说:“不过事先说好,要是太贵重的礼物,那我是不会收的。我们江湖中人,讲究的就是一个‘义’字,我当初帮了你,不是为了得到你的报答的,不要让世俗的金钱玷污了我高尚的灵魂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仰起头,叹了口气,脸上布满了惆怅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表情,宋轻笑突然有了一种,想要将她一巴掌拍到墙上,抠都抠不下来的那一种。

    真的是……好过分哦!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,价钱不是关键,主要是管用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对着她翩然一笑,然后突然收敛笑意,一脸严肃的看着她,粉唇轻启,慢悠悠的说道:“我们打算送你一全套精神医院的检查。因为我发现,你可能是在里面待得太久了,所以精神已经出现了状况,不仅仅是神志不清,甚至还有些精神错乱了。这么严重的病情,身为朋友,我怎么能够袖手旁观呢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顾晓依: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谓“风水轮流转”,这一次换成她嘴角抽搐了。

    紧抿着唇认真的思考了一番之后,她抬起头,很是正经的说道:“还是算了吧,我怎么好意思让你们破费呢,我直接自废武功,这样就省事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瞪大了眼睛,一脸诧异的看着她,片刻之后反应过来,顿时哭笑不得,举手投降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算你厉害,我说不过你,投降了,我认输了。”

    再不投降,万一她一会儿一激动,直接自断经脉怎么办?

    这后果可是很严重的——还要给她找看护照顾她,多浪费钱。

    傅槿宴一直在一旁,看着她们两个你来我往,说一些神经质的话,谁都不服软,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,心中也是无奈。

    看情况,这个顾晓依也是一个逗比,这要是以后去了公司,两个人扎在一起,还不得把房顶给闹腾得掀起来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傅槿宴心中暗下决定,等到回国之后,一定要叮嘱陈盛,让他找一家建筑公司,把公司的房顶再加固下,争取做到那种钢铁侠来了都掀不开状态。

    宋轻笑并不知道,傅槿宴的心里正在盘算什么,而是专注的和顾晓依聊着天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小会儿,她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,提出了告辞,“时间不早了,我们也就先回去了,你好好的修养,到时候我们在市见,我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。”顾晓依点着头回答道。

    一旁的傅槿宴将她们的对话内容听在耳朵里,皱起了眉。

    这话听着,怎么感觉那么的别扭?

    ——像是马上就要异地恋的情侣一样!

    靠!什么鬼,这是我媳妇儿!

    为了防止自己的媳妇儿被拐走,傅槿宴上前一步,搂住了宋轻笑的腰,向自己的怀里带了带,无声的宣布着主权。

    可惜没人感觉到。

    恋恋不舍的道别之后,宋轻笑几乎是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,那不舍得样子,看得傅槿宴嘴角也是抽抽个不停。

    今天,我们都是“帕金森患者”!

    回到医院之后,傅槿宴将准备离开的消息透露给了宋清蓝夫妇。

    对于要离开这件事,宋清蓝表现的很是平淡,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赞同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而韩风则是皱起了眉头,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。

    见状,傅槿宴挑了挑眉,不明白他的意思,“姐夫,怎么了,有什么问题吗?有问题尽管提,哪里不合适我们再改就好了,不用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不满意的地方,你都已经想的很是周全了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顿,韩风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纠结的表情,想了想,说道:“其实我就是想,在我们临走之前,再去看看……汉斯先生。毕竟这一次的成功,全赖于他的莫大帮助,所以我想要去感谢他一番。”

    闻言,傅槿宴瞬间便了然。

    这次的救援行动,都依仗于汉斯老先生的那份资料,才让他们这么顺利的找到人贩子的大本营,将人给救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份恩情本来就很厚重,他们不能事情结束就一走了之,感谢还是要有的。

    虽然他付过费,但傅槿宴心里也明白,给钱只是走个交易的过场而已,汉斯压根一点都不缺钱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傅槿宴抬起头,点了点头,“可以,但是前提是,几天之后我们再去拜访道别,你要先把你的伤养好了,不然到时候再出现什么意外,汉斯先生可能会以为你不是去感谢的,而是去追杀他的。”

    韩风听了,哭笑不得的点了点头,“你放心好了,我知道,还是自己的身体最重要,我不会这么傻的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“嗯”了一声,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三天之后,韩风的伤势就已经痊愈得差不多了,只要不做剧烈的运动,伤口就没有什么大碍。

    四个人一起去了汉斯的家中。

    因为之前的原因,这一次管家看到他们,一眼就认了出来,也没有为难他们,通报过后,直接便迎了进去。

    进去之后,他们走到客厅,一眼就看到汉斯先生正坐在沙发上品茶,屋子里面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茶的清香。

    只是若是仔细闻一闻,又会发现,这个茶香显得有些淡薄,似乎没有将茶叶中真正的香气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“汉斯先生,您沏的这个茶,火候还是差了些。”韩风直接直言不讳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闻言,汉斯先生瞥了他一眼,轻哼一声,扬着下巴,指点着桌子上的茶具和茶叶,“觉得我沏的不好,那你来啊,我记得上一次你的茶还不错,这一次看看你是不是还能弄出那么香的茶。”

    韩风也不扭捏,干脆的答应了一声,闲庭漫步的走了过去,慢条斯理的开始动起手来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男人在认真的时候是最帅的,那个专注的眼神,嘴角噙着的浅浅的舒心的笑容,举手投足之间的那种温文尔雅的气质,这些糅合在一起,构成了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。

    汉斯看着这幅“画”,心中默默地赞叹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