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四十八章 宋清蓝怀孕了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几个人正向外走着,突然,前方不远处传来一阵凌乱又急促的脚步声,还有轮子滑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,几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去,声音由远及近——几个医生和护士推着一张病床正飞奔而来,上面躺着一个人,血肉模糊,看起来伤势十分严重,这一路鲜血还在不停的掉落在地上,“滴答滴答”的,形成一条并不算笔直的红色的线。

    早在听到声音的时候,傅槿宴便很有先见之明的将傅孟辰的眼睛盖上了。

    他的年龄还小,不适合接触到这些画面,还是等到以后再说吧,有些事情,不用讲,也是能够明白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,怎么伤的这么重?”宋轻笑微皱着眉头,一脸的不解。

    宋清蓝摇了摇头,脸上也写着迷茫,“我也不清楚,不过看样子可能是在路上出了车祸吧。算了,不管他了,左右也不是什么认识的人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听了,点了点头,很是赞同。

    四个人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然而,当看到那根“红线”的时候,宋清蓝突然猛地顿住了身体,瞪着眼睛,一瞬不动的看着那里,脸上的表情变得很是微妙。

    察觉到她的停顿,宋轻笑也停下脚步,扭过头去,一脸的不解,“姐,你怎么了,怎么不走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抖了抖颤抖的身体,宋清蓝咬住唇,好不容易挤出来一个字。

    下一秒,宋轻笑就看到她突然翻了一个白眼儿,然后身体一软,软趴趴的朝着地面的方向摔去。

    “姐?!”

    宋轻笑惊恐的吼了一声,一旁的傅槿宴更是动作迅速,一个箭步冲了过去,在宋清蓝和地面亲密接触之前,一把将她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没错,就像是拎着小鸡仔一样,提着后脖颈的地方,拎着就能走了。

    “槿宴,姐这是怎么了?”看着宋清蓝紧闭双眼,脸色苍白的模样,宋轻笑的心中写满了担忧,眼眸中迅速盈满泪水。

    千万不要有事啊,她实在是经不住吓了。

    见到爱妻担心的模样,傅槿宴的心里也不好受,安慰她说:“笑笑,你先别着急,你姐这样子,可能是太累了,毕竟姐夫从昨天到刚才才醒过来,她一定很担心,都没有休息,现在一下子扛不住了,所以晕倒了。现在我们送她去看医生,听听医生怎么说,你先不要担心,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的话温柔缠绵,仿佛带着安抚人心的魔力,使得宋轻笑原本躁动不安的心渐渐的平稳下来。

    抽了抽鼻子,她点了点头,声音低弱,带着浓郁的依赖,“好。”

    一家三口,外带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宋清蓝,一起去到了医生那里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详细的检查之后,医生说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这位患者没有事,只是因为太累了,精神一直紧绷着,现在一松懈,就有些受不了晕倒了,怀孕的人都是这样,受不得刺激,所以一定要好好的修养,切记情绪不可太过于激动,这样对胎儿的生长不好,对母体也有些巨大的不可磨灭的伤害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和傅槿宴是彻底的惊呆了,对视一眼,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类似的惊讶。

    卧槽!她竟然怀孕了!

    居然怀孕了!还真的是……没想到啊。

    宋轻笑突然想起,在她晕倒之前,视线一直是盯着地上那些鲜血的,恐怕是那些鲜血刺激到了她,所以她才没有忍住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让病人在这里休息一会儿,等她醒了,回去好好养着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医生转身便走了出去,剩下他们一家三口大眼瞪小眼,谁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还是宋轻笑憋不住了,捂着嘴,一脸惊讶的说道:“槿宴,姐姐居然怀孕了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叹了口气,傅槿宴磨了磨牙,“别的女人怀孕的事情,我为什么要知道?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听,发现自己问的问题确实是有问题,尴尬的摸了摸鼻子,又换了一个问题:“姐姐都怀孕了,昨天那么危险的时候她还要跟着一起去,是不是疯了?幸好没有出什么问题,不然的话……有她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怀孕的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微眯着眼睛,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若是知道自己怀孕了,那她一定不会以身犯险的,就算是担心你,她也会顾及着肚子里的孩子,而放弃这个想法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,转了转眼眸,表情变得生动又活泼,“但是我真的是没有想到,姐姐居然这么快就怀孕了,想当初我们还是结婚了好久才有的辰辰呢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他们是自愿结婚,不像你,是被我骗来的,开头不一样,过程自然也会有所出入。”

    骗来的……

    宋轻笑被这三个字逗得笑了起来,“你还知道是你把我骗来的啊,怎么我感觉你这么的自豪呢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了,这也算是我的一种本事好不好?”傅槿宴微扬着脖子,一脸“我骄傲我自豪”的模样,看着让人忍不住升起一种想要上前抽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凑不要脸!”

    轻哼一声,宋轻笑将傅孟辰拉到面前,看着他的眼睛,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辰辰啊,听妈妈的话,长大以后一定要做一个诚心的人,千万不要学你爸,你爸就没干过好事,这样的人早晚会被自己的媳妇儿收拾的。所以为了避免这些事情,你千万千万不要学你爸,学不到好的。”

    傅孟辰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脸懵逼,不知所云。

    见状,傅槿宴毫不客气的笑了起来,一边笑,一边摇头,语气也是毫不留情的嘲讽,“你只说我的坏话,怎么不说是你太傻了,所以才会被我这么轻易地骗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那时候是……被你营造的温文尔雅的假象骗到了,所以才会有后面的事情。”宋轻笑梗着脖子,丝毫不退缩。

    开玩笑,让劳资承认自己是傻的?

    想得美!美的你鼻涕泡都要冒出来了!

    两个人正在笑嘻嘻拌嘴的时候,突然听到不远处的病床上传来一声微弱的嘤咛声,打断了他们。

    宋轻笑“噌”的一下子站了起来,快步走过去查看,发现宋清蓝已经转醒,正一脸迷茫的望着天花板。

    见状,宋轻笑突然想给她加一个表情包——我是谁,我在哪,我要干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