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四十六章 探望韩风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傅槿宴无奈,只好和她一起进了浴室,帮忙去了。

    在看到宋轻笑身上瘦得只剩排骨时,傅槿宴眼里的火都要破体而出了,牙齿咬得咯吱作响,“那群混蛋都没你们饭吃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摸着自己细了好多的腰,似乎又想起了那黑暗的日子,苦涩一笑,“他们一顿只给一个人提供一两个馒头和一点点水,去晚了,或者力气小了就抢不到。我当时发着高烧,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,还好有一个叫顾晓依的女孩子一直在帮助我,要不是她,我只怕早就撑不到你来救我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宋轻笑落下一连串感动的眼泪,泪水掉在浴缸里,泛起一圈圈涟漪,像她久久不能平静的心湖。

    “那段时间,我的馒头是她帮我抢的,我的水是她帮我留的,她日以继夜的照顾着我,甚至还为了我的病,去求那些人贩子,最后却被他们毒打一顿。没有她,就没有如今的我……也许是老天不忍心看着我就这样死掉吧,所以派了一个天使来到我身边,让我觉得还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静静的听着她诉说,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庆幸。

    幸好,幸好有那个叫顾晓依的女孩子,要是没有她,那他的笑笑……他完全不敢想象结果。

    “放心,笑笑,那些毒打顾晓依的人只怕这会已经死得差不多了,那些没死的,这辈子也再也不可能从牢房里出来了,他们再也不能祸害别人了。至于那个人贩子头领,已经被我一枪击毙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说得轻松,宋轻笑却听得心惊胆战的。

    她在小仓库里都能感受到那股惨烈,血腥味弥漫在仓库里,挥都挥不掉,槿宴他想必也很辛苦,也很累了吧。

    “槿宴,你没受伤就好,不然我会很自己一辈子的。”宋轻笑喃喃自语的说着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她疲惫至极的样子,认真的帮她洗着身体,然后又匆匆忙忙的帮自己洗了,这才抱着宋轻笑回到房间。

    两人紧紧抱着睡了一夜。

    第二天,宋轻笑一觉睡到十一点才起床,她只觉得这一觉睡得前所未有的安心和舒适,担心受怕了这么久,终于可以放心了,日子又回到她熟悉的轨道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傅槿宴坐在她旁边,朝她温柔的笑着。

    经过这一夜的好眠,加上人都已经救回来了,傅槿宴脸上的憔悴之色神奇般的消失了,看起来精神奕奕。

    “醒了就快起来吃饭吧,我特地叫酒店厨房给你炖的补身体的汤,你现在瘦得我一只手都能掐住你的腰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一笑,“这是可是我以前想也不敢想的好身材呀,你们吃了么?”

    “嗯,辰辰吃了,这会正在看电视呢。我和你一起吃,吃完后,你觉得还可以的话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傅槿宴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呀?”宋轻笑边穿衣服,边好奇的问道,“对了,不是我姐姐和姐夫来了么,他们在哪里呀?”

    “嗯,就是他们,一会我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吃过饭后,宋轻笑觉得精神恢复了好多,虽然身体仍旧有些疲软无力——这次是真的伤到了,但并不影响走路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打车来到当地最好的医院,宋轻笑一下车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她看着傅槿宴,犹疑又担心的问道:“是谁受伤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是姐夫受伤了,我们先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来到病房,宋轻笑一眼就看到了宋清蓝和躺在床上的韩风,两人正在说着什么,尤其是韩风,脸色虽然苍白,但眉眼里都是温柔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姐姐,姐夫。”宋轻笑有点不忍打扰这美好的氛围,轻轻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宋清蓝抬起头,一下子就看到了这一家三口,连忙迎了进来,然后拉住宋轻笑的手就不放了,“笑笑,你不知道,这几天我们都担心死了,还好你平安的回来了,不然我有什么脸面去见阿姨和爸爸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微微一笑,脸上尽是安抚之意,“姐姐,放心,我没事,那些人也没对我们怎么样。姐夫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风昨天做了手术,将子弹取出来了,医生说没伤到重要部位,就是有点失血过多,剩下的就是好好养伤了,他也刚清醒没多久。”

    宋清蓝一脸后怕的说着,似乎又想起了昨天他浑身是血的模样,脸白了一白。

    “来,先坐下再说吧,看你现在虚弱得,一阵风就能把你吹跑了。”宋清蓝心疼的拉着她坐在椅子上,又给三人倒了水,给傅孟辰拿了一些小孩子爱吃的零食出来。

    “姐夫,谢谢你救了我。”宋轻笑真诚的道谢,事情的缘由,她在车上的时候已经大概听傅槿宴说了,要是没有韩风说服汉斯做这笔买卖,说不定她现在还深陷敌窝,整日挨饿受怕的。

    “笑笑,我们是一家人,这么客气干嘛,你是蓝蓝的妹妹,也就是我的妹妹,我救自己的妹妹,还需要什么理由吗。”韩风虽在病中,仍旧不失气度,直说到人心坎里去了。

    似是看出了宋轻笑眼里的愧疚,韩风又补充了一句,“而且,我这伤说起来也是为了救自己老婆受的,跟你的关系可不大,你别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揽啊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点点头,顿时不再提这件事了,她明白韩风说这番话的用意。

    闻言,宋清蓝眼里的柔情溢满了眼眶,心里也有一些自责,要不是她执意要跟去,风也不会受伤。

    但是让她不去,她心里的那一关又怎么过得去啊。

    哎……

    “对了,姐姐,你这次来没给宋叔叔他们说吧?”宋轻笑突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没呢,放心,我没那么傻。”宋清蓝好笑的看着她,“我们来这边,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,他们年龄大了,受不起惊吓,这件事我也不会提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宋轻笑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此次的事情实在是太过于危险,若是被家中的长辈知道了,恐怕不是被训斥那么简单的事情了,只怕分分钟就能把他们吓得晕过去。

    失踪,贩卖,枪战……这些几乎只是在电视上和新闻中才看到过的事情,居然发生在自己的亲人的身上,震惊程度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家里几位长辈的年龄都在那里摆着呢,实在是经受不起这样的惊吓。

    况且他们这一次也算是有惊无险,虽然也是受了伤,但终究是保全了性命,所幸这件事就永远的埋在心里,不要向家中人透露丝毫,省得他们担惊受怕。

    这样做没有必要,说不定到时候还要被训一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