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四十四章 你们的头领已经死了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轻笑坚定的摇摇头,危难时刻,她的思维异常敏捷,“不,不会的,且不说他们现在根本没空来杀我们,他们一打开门,不是就暴露我们的位置了吗,即便要杀,也是要等到这个结束后再来杀人泄愤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我百分之百的相信是槿宴带人来了,我感觉到他的气息了,槿宴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,这次也是一样,一定会将我们安全救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听着外面一声接一声的枪响,宋轻笑只觉得前所未有的期待。

    她期待傅槿宴打开门,将她们救出去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为此,她已经熬了好久好久了……

    看着她这么笃定的样子,顾晓依绝望的心也泛起了光明的涟漪。

    如果是轻笑的丈夫来救她们了,那自然是最好的结局,如果不是,或者他们营救失败了,那她恐怕会直接崩溃吧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就这样祈祷着。

    傅槿宴来到二楼,一手扒住铁栏杆,悄悄的伸出一个头,朝窗户缝里望过去,只见那个头领正背他,站在临栏处,嘴里还在嚷嚷着,“刚才那个枪法很准的小子,一定要给我找出来,我要亲手解决了他!”

    旁边还站着三个手下,正拿枪瞄准楼下。

    傅槿宴嘴角浮起一抹冷笑,哼,还想亲手解决我,看来在你解决我之前,我先亲手把你解决了!

    他摸出抢从窗户缝里伸过去,微眯着眼睛瞄准,务必要一击即中。

    狠厉男人似乎感觉到了一股凉意从背后袭来,他下意识的迅速转身,在看清傅槿宴的面孔时,想躲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的子弹已经射中了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变故来得太突然,另外三人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傅槿宴如法炮制的送了三枚子弹。

    狠厉男人捂着自己的大量喷涌鲜血的伤口,眼睛瞪得滚圆,似乎有点不可置信,右手抬了抬,却终究没有抬起来。

    他张着嘴,正想说什么,嘴里涌出来的血只能让他喉咙不停的咕噜,一句话都说不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冷酷一笑,翻身进来,像个恶魔般站在他面前,用枪举着他的头,淡淡的说道:“千不该万不该,你不该绑架了我的女人和我的孩子,你犯下的罪恶,去下面赎吧。你放心,你的兄弟们很快便会追随你而去,你不会孤单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走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扣动扳机,又朝狠厉男人补了一枪。

    第一枪,是为宋轻笑开的,这一枪,是为傅孟辰开的。

    那些无辜的女人孩子们遭的罪,通通要他的鲜血才能洗净。

    狠厉男人正靠着栏杆,此时在傅槿宴第二枪的冲击力之下,身体再也承受不住,从上面掉了下去,发出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傅槿宴站在楼上,朗声说道:“你们的头领已经死了,余下的人,不要再做无所谓的牺牲了,只要你们把抢缴出来,乖乖投降,我们保证不杀你们。”

    如此说了三遍,那些人贩子先是一惊,觉得有可能是骗人的,然而看见大厅里那个浑身是血的尸体时,却又不得不相信,那个毫无生气的尸体,就是平时对他们发号施令的高高在上的男人,忍不住心下一凉,害怕下一刻就是自己轮到这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他们见大势已去,主心骨都没了,心里一下子空空落落的,没了反抗的念头,将抢放下,踢到一边,抱着头就蹲下了。

    警察开始清点投降的人员,让他们集中到大厅里来,用手铐将他们铐上,让他们再无一丝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宋清蓝在外面听着枪声顿熄,还听到了傅槿宴那句话,顿时心里一喜,忍不住就跑了进去。

    终于结束了吗?

    她在外面一直很担心,担心韩风的安慰,所以此时确定了胜负,心里那块大石头就放下了。

    韩风也在帮忙清点伤亡人数,见宋清蓝跑了进来,朝她露出一抹安心的笑。

    “我们赢了,蓝蓝,没事了,马上就可以救笑笑了。”

    宋清蓝见他好端端的自己对面,看起来完好无损,没有受伤,也露出一个笑。

    突然,韩风眼尖的看到宋清蓝背后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,颤颤巍巍的举起枪,而枪口瞄准的正是……她!

    “蓝蓝,趴下。”

    韩风大喊一声,一把抱住宋清蓝护在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两声枪响在安静的大厅同时响起。

    一声是那个人贩子垂死挣扎,拼尽全身力气扣动的扳机,一声则是旁边一个警察见大事不妙,迅速朝那人补开的一枪。

    “风,你怎么了?”宋清蓝看着韩风软倒在地的身体,顿时惊恐欲绝,“风,你不要吓我啊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韩风胸口的那一个小洞,颤颤巍巍的用手去捂,却怎么也阻止不了那些争先恐后流出来的血,泪水啪嗒啪嗒的往下流。

    心里满是惊恐与绝望。

    “别、别担心,蓝蓝,我不会、不会有事的。”韩风吃力的说着,失血过多让他的脸色苍白,身上有点发冷,却还是忍不住安慰着宋清蓝。

    看到她这样子,他的心很疼。

    “快,快叫外面的医生进来。”还是一旁的警察反应迅速,连忙吩咐下去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这场枪战伤亡在所难免,所以随身带着医生护士,以备不时之需,此时刚好派上用场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此时也从楼上下来了,看着这变故,当即也是脸色一变,急忙来到韩风身边蹲下,查看他的伤势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,他紧皱的眉头这才放松了一些,连忙说道:“不是伤在要紧部位,不会致命。”

    宋清蓝泪眼朦胧的看了他一眼,这才咬着唇点点头。

    医生和护士很快就进来了,将东西放下,就地就为韩风处理了起来,首要任务就是先止血,现在条件不允许,血止住了,能保证撑到医院,才可以边输血,边取子弹。

    宋清蓝站到一边,看着医生的动作,再看着韩风时不时皱起的眉头,心里的愧疚恐慌一股脑的袭来,让她头一阵发晕,身体不受控制的晃了晃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一边的警察关系的问道,“我看你的脸色很不好,要不要休息一下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谢谢,不用休息。”宋清蓝礼貌的道着谢,婉拒了他的提议。

    一番抢救之后,血慢慢的止住了,医生抬起头说道:“准备担架,联系医院那边,现在要立马送过去取子弹,不然久了容易引起发炎,伤者会有生命危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