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四十三章 激战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他又仔细的看了一眼对方,在那一大群人中认出不少熟面孔——很好,又是这群警察,他们跟他作对这么多年了,搞得他这几年一直都偷偷摸摸的,憋屈得不得了,现在自己送上门来,就不要怪他心狠手辣的。

    再仔细一看,发现其中最厉害的却是一个长相俊美眼神凶煞的年轻男子,看起来像是中国人,枪法一等一的好,只要出手就必有伤亡,一看就知道是个练家子,自家很多兄弟都是命丧他手的。

    狠厉男子眼神一眯,喃喃自语的说道:“很好,这个小子是个劲敌,必须要去会会他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再深深的看了监控视频一眼,摸了摸腰间别着的枪,转身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一群人正且战且进,对方的伤亡比自己这边的伤亡大多了,但随着他们往前推进,压力和阻抗也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但他们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,今天人是必须要救出来的,要是救不出来,以后就再也没机会了,而且……人贩子还有可能一怒之下杀掉几个。

    傅槿宴刚一分神,就感觉到一股危险袭来,他靠着多年的经验和直觉迅速就地一滚,险险的避开了这发子弹。

    他抬头一看,只见楼上正站着一个面容狠厉的男人,正拿着一把枪,朝他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,似乎在说:你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他的衣着和行事便猜到了,这大概就是这个集团组织的头领了。

    很好,等了这么久,头终于出来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毫不犹豫的就朝他开枪,却见对方也做出这个动作,他灵活的闪身一避,躲到一面墙后面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槿宴?”韩风气喘吁吁的靠在他旁边。

    “他们的头出来了,就在楼上,是一个左边侧脸有刀疤的那个。”傅槿宴熟练的换着子弹,“他是个难缠的人物,我们这边救人的难度更大了。看来只有先把他解决了,后面才能顺利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韩风生平第一次参与真枪实弹的枪战,饶是他见多识广,承受能力不弱,这种时候也免不了有点没主意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想了想,说道:“一会得有人掩护我,吸引开他的注意力,他现在在高处,占尽地理优势,我得隐藏行踪,冲到楼上去,才能有几分胜算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说得冷静,却让听的人觉得有几分悚然,一个人冲到楼上去,解决那个看起来就很不好对付的人,实在是让人不得不担忧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可以吗?要不我也跟你一起上去?”

    韩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人多了目标就大了,很容易被发现,况且我以前在部队里待过,手底下还带出了好大一帮子厉害的兄弟们,所以我一个人去胜算反而更大,人多了是累赘。而且,这种事情,我们以前做过不少。”

    这些警察虽然平时也有训练,但在和平年代,开枪的机会本来就不多,所以此时都显得有些后劲不足。

    而且他们的训练跟部队上的训练比起来,简直就是小儿科,真枪实弹的战斗他们不知道经历了多少,军人的刚毅铁血之风是从纷飞的战火里淬炼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那好,一会我和几个警察冲出去,吸引开他们的注意力,你一个人要小心啊。”韩风终于被他说服了,担忧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虽然傅槿宴说得十分有底气的样子,但他知道其间的艰难必定不少,哪有这么轻松。

    “嗯,你们也要注意,现在混战成一团了,稍微不注意就会受伤。我不想因为笑笑的事让你受伤。”傅槿宴说道。

    韩风也知道他的忧虑,拍了拍他的肩膀,安慰着他,“你放心,槿宴,我知道我的水平,不会明知不可为而偏要为的。你一个人千万小心,不要急于求成,即便这次不成……算了,不说那么多,我们这就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韩风和旁边的警察嘀咕了几句,就拿着枪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时间,枪声响得更频繁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趁着这个机会,猫腰疾步前行,时不时闪身躲开流弹,他看着对方的人员布置,心知走楼梯是不现实的,多半还没踏上楼梯就被人一枪给ver了,他看了看别墅的结构,觉得从内部上楼的可行度很小。

    看着楼上那个男人旁边恰好有一扇窗户,傅槿宴眼睛一亮,里面不行就从外面,徒手翻到二楼难度并不大。

    他立刻从窗户翻身而出,却不幸的遇到几个人贩子。

    傅槿宴的反应要比他们快一些,抬起胳膊顺手就开枪解决了,然后来到那个头领的方位,顺着墙根就爬上去了。

    此时,关押人的小仓库里已经乱成一团了,那些女孩子们纵然精神恍惚,然而这接二连三的枪声还是让她们惊恐欲绝,害怕自己沦为了那枪下游魂。

    这是对死亡的恐惧,谁都不例外。

    却有一个人不一样,她心里甚至泛起了隐隐约约的期待。

    第一声枪响的时候,宋轻笑被吓得浑身一抖,她这辈子还从来没有近距离接触过这些,所以,同那些女孩子一样,心里有几分害怕。

    然而,后面就听到了人贩子的吼声,她心里泛起了浓浓的喜悦,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,是槿宴来了,一定是槿宴来救她来了。

    顾晓依看着宋轻笑一下子突变的精气神,害怕之余,却也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笑笑,你是不是害怕得都傻了?”

    现在这种情况还能咧着嘴笑的人,宋轻笑恐怕是独一份。

    “不,不是的,晓依,我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,是槿宴来了,我的丈夫来了,他来救我们了。”宋轻笑激动得眼眶泛起了泪花,“等了这么久,他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顾晓依闻言,一愣。

    之前也有听宋轻笑说起过他丈夫,但对他的实力始终没有一个概念,只是知道他会找她,没想到他竟然能找到这里来,还真枪实弹的跟匪徒们干了起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顾晓依又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可是,万一不是呢,轻笑,而且,你不怕人贩子一怒之下把我们杀死吗?”

    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