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四十二章 枪声响起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我就是看着这里,不知道为什么,感觉有一种很神奇的吸引力,所以就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好奇心,抱歉,有些冒昧了。”

    这种似真似假的回答更加令人捉摸不透,至少眼前这个男人就无法分辨,深深地看了傅槿宴一眼,硬硬的说道:“先生,这里是禁区,生人是不可以进去的,所以你二位还是不要靠近的好。有什么事情,等他回来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了,是我们的失误。”傅槿宴道了声歉,和韩风交换了一个眼神,两个人又重新回到了沙发上坐好,静静地等待着。

    过了大概十几分钟,还没有人回来,他们看了看时间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们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,不能耽误太久,不如我们下次再来好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见他们要走,一脸的诧异,听到他们的解释,了然的点了点头,“也好,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来,你们在这里等着也是白白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着他颔首示意,转身走远。

    男人在背后一直盯着他们,看着他们坐进一辆车驶离,这才转身回了别墅内。

    车子经过一个拐角,又返回到别墅的外面,停在了原本的地方。

    下车之后,傅槿宴找到队长,讲述了刚才发生的一切,“……我敢肯定,那处门后面一定有古怪,说不定就是他们窝藏人的秘密基地,而且我还有注意到,别墅里面的人,基本上都有枪,可能是因为太嚣张了,所以丝毫都没有掩饰,大大方方的袒露在外面……”

    队长听了,皱着眉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对方有枪,这是他们一早就已经想到的,但是具体的数量还不确定,现在听他这么一说,在场的人都有些慌。

    毕竟,这个别墅里面究竟有多少他们的人也不清楚,而且就目前所知的人数来看,也已经具有一定的威慑力了,若是还有隐藏在暗处的人手的话……一场恶战,就真的是在所难免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队长招来几个重要的队员,和他们一起商讨了一下救援的方案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细致的谈论之后,众人决定,从别墅的后方悄悄潜入,然后趁其不备,制服他们,进行救援。

    商定之后,傅槿宴便迫不及待的跟着他们一起。

    在他的腰间,别着一把枪——那不是警察给他的,而是他自己的。

    这一次很是艰难,所以一定要做好万全之策,确保在危险的关头,自己还有一个护身的东西。

    同样的,在韩风的腰间,也有一把类似的枪。

    若是在国内,他们的枪一旦被警察发现了,那下场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但现在是在国外,对于个人持枪的事情,还是看得比较轻的,只要不危害社会,合理运用,就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一行人悄悄地潜伏过去,经过前方专业人员进行探路,顺利的进到了里面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多亏了傅槿宴曾经那段军人的经历,使得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十分的到位,不会有什么偏差,引起混乱。

    而韩风虽然没有这样的经历,但是因为他学习能力强,跟在傅槿宴的身后,模仿着他的动作,也没有出现错误。

    一行人安全的进入到别墅里面。

    然后按照刚刚说的那样分头行动,傅槿宴、韩风和三个警察去刚才那个不允许靠近的小屋,其余人分散在四周,一是保护他们几人,为他们的行动掩护,二是见到人贩子就立刻逮捕。

    别墅毕竟是人贩子的大本营,所以防守严密,还有监控,所以他们刚进来没多久,就被人发现了。

    “有人闯进来了,兄弟们,抄家伙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大吼,震动了整个别墅。

    傅槿宴和韩风对视一眼,从彼此的眼中都看出了事态的严重,纷纷暗叹他们的运气之差,这么快就被发现了,现在只能实施b计划了——跟他们硬碰硬。

    人贩子知道他们的目标是那群女人,毕竟带枪潜伏进来不会是来参观别墅的,所以很快便自发的往那个小仓库聚集过去。

    没一会,便有枪声响起。

    傅槿宴当兵那几年,没少用抢,各种枪到了他手里都很听话,指哪里打哪里,虽然从商这么多年没再碰枪,但现在甫一开枪,曾经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又回来了,只是这次还夹杂着无边的愤怒——正好让你们这群人渣试一试,我的枪法有没有退步。

    所以傅槿宴几乎是冲在最前面的,背后跟着很多穿着便衣的警察。

    此时,一个面容狠厉的男子疾步来到监控室,看着里面的情况,暴躁的一拳捶在桌子上,大吼道:“谁能告诉我,他们是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  他旁边,一个类似助理人物的男人满脸惶恐不安的说:“头儿,他们应该是从、从别墅后面的墙翻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那个狠厉男子一下子转过身,面色不善的盯着他,“从后墙翻过来的?很好很好,敌人摸到自己的老巢了都不知道,你们是吃屎长大的吗!劳资要你们这群废物干嘛?”

    助理听着外面的枪声,额头滴下大滴大滴的汗水,战战兢兢,不敢看他的眼神,“回、回头儿,是因为昨天那处的监控刚好坏了,还没来得及修,所、所以让他们有了可乘之机。”

    他抬起头,看着狠厉男人那要吃人的目光,打了一个哆嗦,差点就吓得尿裤子了,急忙补充,“你放心,头,我立马加派人手去守着仓库,绝对不会让他们把人救出去的,要让他们来得去不得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最后,才能隐约可见几分架势,而不是那个唯唯诺诺的跟班。

    “立刻、马上,把所有兄弟们全都召回来,今天这场死战恐怕是免不了了。”狠厉男人双手死死的握成拳,心里却泛起了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他们这里这么隐秘,谁也想象不到,一个华丽的别墅里竟然藏着许多抓来的人,这么多年,这个地方连警察都找不到,那些人又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是谁?是谁泄露了这个秘密?

    难道他们之中有内奸?

    好,很好,等他把这些人全都处理了,再来调查这件事。

    这个狠厉的男人站在监控前,看着那激烈的枪战,自己这方时不时就有一个兄弟倒下去,看得他心里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他把组织做到这么大容易嘛,这群人平时都是跟着他吃香的喝辣的,现在变成了一具具尸体躺在那里,整个组织也突然就危在旦夕了,简直让他无法接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