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四十一章 别墅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商讨好过程之后,傅槿宴去了傅孟辰的房间。

    经过修养,他又变成了原本的那个活蹦乱跳的小机灵鬼,脸上再也看不见当时的惶恐与不安的表情了。

    经历过一些事情之后,总是会有所成长。

    “辰辰,爸爸明天要出去办一些事情,你乖乖的呆在这里,不要随意跑出去,等到事情结束,我们就可以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傅孟辰小小的眉毛皱在一起,想了想,一本正经的问道:“粑粑,你是准备去找麻麻吗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是去找你妈妈。”对于这件事情,傅槿宴并不想瞒着他。

    因为这几天他发现,虽然傅孟辰的年纪还小,但他也是懂得关心自己的妈妈的,总是时不时地跑到门口去张望,小脸上写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麻麻,你为什么还不回来?辰辰好想你,辰辰很担心你。

    麻麻……

    听说要去救宋轻笑,傅孟辰连忙举起了手,跃跃欲试,“粑粑,我和你们一起去吧,我也可以帮忙,我想要早一点儿见到麻麻,我要告诉她,我很想她。”

    对于他的请求,傅槿宴却是坚定不移的摇了摇头,拒绝了,“不行,你不能去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那里太危险了,我们即将面对的是很危险、很凶残的敌人,你去了以后,我们还要分心照顾你,实在是精力有限。所以你就安静的呆在这里,哪里都不要去,这样爸爸才能安心。”

    闻言,傅孟辰的小脸皱在了一起,一副不情愿的样子说道:“不会的,粑粑,我会很乖,什么都不做,就是想要提前见到麻麻,我真的好想她,好想好想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的语气,看着他脸上带着的郑重的表情,傅槿宴叹了口气,伸手将他抱在怀里,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即便你这么说了,我也不会带你去的,因为这次的事情太危险,你一个小孩子,手无缚鸡之力,去了就等于给我们增添许多麻烦。辰辰,你乖乖的呆在这里,爸爸保证,一定会带着妈妈回来的,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傅孟辰知道,自己的要求不会被允许了,所以只好忍着悲痛点了点头,眼眶泛红,哽咽着说道:“那好吧,辰辰听话,辰辰不会乱跑,也不捣乱,就呆在这里,等着你们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爸爸的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赞许的点了点头,心中涌上了些许欣慰。

    这么懂事又乖巧的孩子是自己的儿子,想想就觉得十分的自豪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一大清早,趁着傅孟辰还没有起床,傅槿宴几人收拾妥当,急忙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当看到韩风身旁跟着的那个熟悉身影的时候,他的脸色一变,没什么好气的问道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你问的是我?”宋清蓝伸出手指,指着自己的鼻子,一脸一所当然的样子,“我当然是要去救笑笑了。毕竟她现在深陷困境,我想要亲眼看着她平安无事,否则的话,我会一直不安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槿宴,蓝蓝这也是为了笑笑。毕竟是姐妹,总归是要好好的照看才行。一家人要在一起,才开心。”韩风也在一旁搭腔。

    傅槿宴冷眼看着他们两个耍宝,然后嗤笑一声,语气更加的不耐烦,“她想去就去吧,但是事先说好,我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照看她,所以她的安危,你要全权负责,若是出了什么事,我是绝对不会管的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点了点头,韩风挽着宋清蓝的手,三个人一起上了车,随着警车一路奔驰。

    按照汉斯给出的地址,一行人很快便找到了那个所在地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气派的别墅,傅槿宴只觉得心中有一团愤怒的火焰,正在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宋轻笑就在这里面了,只要再向前一步,就可以触碰到她了——能够感受到她的气息。

    韩风察觉到了他焦躁不安的内心,伸手按住他的手臂,对着他摇了摇头——可别太着急了,反正现在时机还没到,就耐心的等一等,总会到时间的。

    在他的劝慰下,傅槿宴渐渐地冷静下来,点了点头,找到一个地方,静静地一个人开始了沉思。

    宋清蓝瞥了他一眼,凑到韩风的耳边,轻声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警察队长走了过来,对着傅槿宴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商讨,最终敲定了救援方案。

    “韩风,我们先去试探一下,看看情况再说。”

    韩风听了,点了点头,低声嘱咐了宋清蓝几句,起身和傅槿宴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两人走到别墅的门前,伸手按响了门铃,随即静静地等待着,表情淡然,丝毫让人看不出来,他的内心已经处于狂躁的边缘。

    “吱嘎”一声,大门被缓缓打开,一个人出现在门口,打量了他们一番,没好气的问道:“你们是谁,跑到这里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们是受汉斯先生的委托,来交代一些事情,”韩风搬出了之前已经商量好的借口,“很抱歉,因为事情紧急,所以没来得及提前预约,还望见谅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们想出来的借口,用汉斯作为突破口。

    一般人是不会知道他们和汉斯的关系的,若是能说出来,就说明是很亲密的人,自然就能放松警备。

    到时候,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!

    一听到他们搬出了汉斯的名字,站在门口的男人脸色缓和了许多,对他们的警戒心也少了许多了,点了点头,让开一条道路,“那你们先进来等吧,他出去了,有些事情要处理,还得过一段时间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对此没有异议,坐在沙发上,缓缓的喝了一口水,借着端着杯子的功夫,眼睛不住地打量着屋子里的一切。

    别墅装潢的精致又高贵,一眼看上去,富丽堂皇,很是不一般。

    傅槿宴站起来,慢慢的走了两步,仔细的观察着每一个角落,期待着能够发现什么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经过一个房间的时候,不知道为什么,总觉得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他,使得他不由自主的上前了一步,伸出了手……

    就在他的手即将按到门上的时候,从一旁伸出来一只手,一下子阻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傅槿宴扭过头去,就看到刚才开门的那个男人,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的身旁,正一脸不悦的看着他,冷声的说:“这位先生,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眼神中充满了狐疑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傅槿宴反其道而行,大方承认自己的“意图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