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四十章 抱有希望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顾晓依看着这个这么憔悴,却仍旧漂亮得不行的女人,心里的情绪也相当复杂,“轻笑,要不是这段时间分心照顾你,我恐怕……多半跟那些女孩子一样了吧,从心理上崩溃了。所以你不用感谢我,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不是吗?朋友之间就要相互照顾,看似是我在照顾你,其实,是你照顾我的成分更多一些,当然,这份照顾是看不见的,但我却可以清清楚楚的触摸到,感知到,它给了我一份莫名的动力,让我熬过这段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光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顾晓依自嘲一笑,“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,那些失恋的,或者生命中发生重大变故的人都爱去贫困山区帮助那些人,都爱奔赴灾难现场,完全忘我的救死扶伤,因为给与别人爱其实就是给自己的救赎,看似是强大的人拯救了弱小的人,很多时候,其实往往是那些弱小之人,救了强大的人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是你救了我,轻笑,我感激你。”

    顾晓依的声音轻轻回荡在这个狭小的空间,这句话只有宋轻笑一个听得懂,所以也只有她一个人落泪。

    抽了抽鼻子,宋轻笑对着她粲然一笑,轻声说道:“我们之间是相互的,若是没有你,恐怕我也已经承受不住了。所以我们都要坚持住,要好好的,一直到我们被救出去,重新获得自由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顾晓依低低的呢喃了一声,表情有些茫然,“其实我都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出去,毕竟我已经被关在这里很久了,再加上我的亲人不在这里,所以他们要是发现我失踪了,都要过了好久之后才能知道,那个时候,说不定我已经被卖到某个山沟里面,去给傻子当媳妇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对于她的担忧,宋轻笑很是坚决的摇了摇头,一脸的肯定,“相信我,我们一定会出去的,我丈夫现在一定在拼命地找我,说不定他已经快要找到这里了。你不知道,他很厉害的,就算是遇到了危险的事情,他也绝对有能力护着我们周全,所以你一定不要气馁,要保持乐观向上的心情,要对未来抱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闻言,顾晓依重重的点了点头,哽咽着说道:“我知道,我会坚持住,无论结局会是如何,我都不会放弃的。我一定要好好地活着,健健康康的活着,绝对不能像她们那样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的手伸了出去,指着角落里的那几个精神已经恍惚崩溃的女人,她们正笑得一脸天真无邪的模样,手指抠着地板,不知道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她们的精神已经崩溃了,所以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个样子,那我的一生,我刚刚要开始的人生,可能就真的要提前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也侧过头去看着那几个女人,眼眸中划过一抹痛惜和无奈。

    自己都已经不抱有希望了,也就没有了生存的意义。

    轻咳一声,宋轻笑望着她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不会的,我们会好好的走出这个‘监牢’的,所以你要为自己加油打劲,绝对不可以崩溃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顾晓依的眼中落下一滴泪水。

    两个人悄悄地聊着天,过了一会儿,药劲儿再一次发作,宋轻笑抵抗不住,又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见她陷入沉睡,顾晓依轻手轻脚的为她盖好被子,然后默默地守在她的身旁,静静地等待着她再次醒来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的时候,宋轻笑终于转醒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,她就看到了坐在自己身旁的顾晓依——她正埋首于膝盖处,呼吸声绵长悠扬,显然已经睡的很香了。

    看着她睡得如此香甜,宋轻笑不忍心打扰她,便轻轻地动了动身体,便又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的是,她的眼睛刚刚闭上,又“唰”的一下子睁开了眼睛,抬起手摸了摸额头,感受了一下温度。

    嗯,已经退烧了,没有之前那么热了。

    病情已经得到了控制,宋轻笑原本高悬着的心,也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面,轻轻地拍着胸口顺了顺气,心中的希望越发的浓烈。

    槿宴,你在哪里?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好想你,也很害怕,想要你抱着我,给我温暖,给我依靠。

    还有我们的宝贝辰辰,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,有没有受委屈,或者是被欺负……一定有的吧,这里的人看上去都是凶神恶煞,不近人情的,所以他们一定不会善待我们的孩子的。

    想到傅孟辰可能会遭遇到的事情,宋轻笑再一次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即使顾晓依已经安慰过她许多次,也已经和她说过,小孩子不会受到虐待。

    但是很多事情,若是不身处在当时的场景中的话,是根本体会不到其中的艰辛的。

    温热的眼泪顺着眼角缓缓滑落,里面掺杂着浓郁得化不开的担忧。

    这是身为一个母亲特有的特性,无法磨灭,普通人也学不来。

    伸手摸了摸眼角,宋轻笑闭上眼睛,双手合十,在心中默默地开始祈祷。

    拜托了,拜托了,一定要保佑我的孩子平安无事,千万不要让他出什么事。若是真的有惩罚之类,只管报应到我的身上就好了。

    槿宴,你也一定要加油啊,我们都还在等着你,等着你救我们出去。

    独自祷告了一阵之后,宋轻笑再次抵挡不住困意,又缓缓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梦中,她想象着自己已经走出去了,正左手牵着傅槿宴,右手牵着傅孟辰,在景色优美的小路上,欣赏着独特的美景。

    多幸福……

    此时此刻,那个能够给她“幸福”的男人,正在一脸凝重的筹备着营救计划。

    因为汉斯给的资料实在是太详细了,当警方得知的时候,也是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毕竟那群人已经在这里耀武扬威了许久,做下了那么多令人愤怒的恶事,但是因为种种原因,始终没有受到惩罚。

    身为警察,若是不能够为一方土地带来安静祥和,那么就已经不仅仅是失职那么简单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次,当他们知道自己有机会端了他们老巢的时候,真的是……兴奋得无法用言语来表达,早早的就安排人和傅槿宴进行商讨,为即将到来的决战做出万全的准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