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三十九章 营救前夕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清蓝咬咬唇,坚定的摇摇头,“不,风,这次我一定要跟着你去,我不放心你,何况,我是真的想知道笑笑怎么样了,她有没有受伤,你让我在家里,我完全坐不住,很烦躁。你就让我去嘛好不好?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知道韩风的忧虑,转而说道:“我知道你怕我出事,我也知道明天是什么情况,你放心,风,我一定不会给你们添乱的,我保证,我只在外面等着你们好吗?等你们行动成功后,我再进去这样可以吗?”

    韩风看着宋清蓝一双盈盈欲滴的眼眸,顿时心一软,又将她抱进怀里,闷闷的说道:“蓝蓝,明天一场枪战在所难免,人贩子穷凶极恶,在那种极端的情况下,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来,我是真的担心你的安危。我娶了你,不是让你提心吊胆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不在我的视野里,我也会提心吊胆,而且,我真的想第一时间知道笑笑的情况,她失踪这么多天了,又被人贩子带去了医院,听说是发高烧,你让我怎么放心得下。”

    说着,宋清蓝的语气有些哽咽,“所以我宁愿冒点风险,也不想在家里这么被动的等着你们的消息,你明白我的心情吗?我发誓,我绝对不乱闯。”

    韩风经不住她的软磨硬泡,想了想,再把今天他们的营救计划从脑子里过滤了一遍,这才放软了口气,同意了,“好吧,但是你要答应我,要在警车上待着,门关好,千万不要下来。明天当地警方会派很多人手过去,但他们多半也顾不过来照顾你,你自己一个人小心些,不要让我担心。”

    宋清蓝闻言,松了一口气,微微一笑,语气娇憨的说道:“嗯嗯,我知道轻重缓急的,放心吧,我会照顾好自己,不让你们操心的。谢谢你,风。”

    连这种无理取闹的要求都会答应,可见韩风是有多爱自己,此刻,宋清蓝窝在他的怀里,感到无比的心安与幸福。

    “对了,今天辰辰怎么样了?”韩风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辰辰今天可乖了,和我在屋里待了一整天,我一直陪着他,安慰他。”宋清蓝露出一抹温柔的神情,想到那个懂事的小包子,心里就忍不住一阵叹息,“他知道他爸爸在忙着找妈妈,没时间来看他,所以不哭也不闹,只是乖乖的等着。哎,乖得我的心都疼了。这次辰辰经历了这件事,我真怕会给他留下心理阴影,让他从此没有安全感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回国后再说,明天去营救的事先不要告诉辰辰,因为我们也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。结果好都还不说了,万一……那辰辰只怕会更加伤心难过。”韩风略有些沉重的说着。

    凡事都有万一,没人能做出百分之百的保证来,他们所能做的,就是尽自己的全力去营救罢了。

    宋清蓝听到他的话,心里无端有几分沉重,似乎有一层阴云笼罩在心头,挥之不去,她抱紧了韩风瘦削却有肌肉的腰,郑重的交代着,“明天你一定要先确保自己的平安知道吗?你不是一个人了,风,你要是出了事,我死也不会原谅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那个字,我们都会好好的,傻丫头,你放心,我的命金贵着,我还要留着这条命供你驱使呢。”韩风见勾起了她不好的情绪,便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哼,你知道就好。”宋清蓝轻轻捶打着他的胸口,撒娇似的一笑。

    沉重严肃的气氛一时冲淡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边,被人贩子带到医院打了一针退烧针之后,宋轻笑此时正迷迷糊糊的躺在地上,紧闭着双眼,还没有清醒。

    顾晓依担忧的摸了摸她的额头,发现没有之前那么烫了,这才稍微放下了心——看来这群人渣好歹让医生给笑笑做了些治疗,不然他们就真的要鸡飞蛋打了。

    睡了不知道多久,宋轻笑费力的睁开眼睛,看见外面天色大亮,却不知道今夕是何夕。

    在里面关久了,对于时间的流逝已经没有概念了。

    呵,真是讽刺。

    她觉得体力恢复了很多,身上也不再像之前那样,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,现在好歹能动一动。

    她刚动,顾晓依就察觉到了,连忙低声询问着,“笑笑,你醒了?是不是想喝水?”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她疲惫的脸,和眼睑下那浓重的黑眼圈,心里感动得像浸泡在温泉水里,点点头。

    顾晓依掏出珍藏的水,扶着宋轻笑的脑袋,喂了她好几口,直到她摇头,这才把剩下的又藏好。

    宋轻笑喝了一会水,干哑得快冒烟的嗓子这才好了很多,她嘶哑着嗓音说道:“晓依,我感觉自己好多了,你别太担心,相信要不了多久,我就会彻底康复的。”

    顾晓依当然希望这是最好的结果,于是也笑了笑,赞同道:“是呀,我等着你快快恢复,然后我们一起聊天呢。在这里还不知道要被关多久,我不想还没出去,整个人的精神就崩溃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望了望那些目光呆滞面无表情浑身邋遢的女孩子,难过的偏过了头。

    有些心理承受能力差的,在被关的这段时间,已经彻底沦为只知道吃喝拉撒睡的“动物”了,完全没有一点自主意识,日常生活全凭本能驱使,有些已经不会说话不会哭泣了,真是莫大的悲哀。

    这种心理上的摧残,远超过生理上的摧残。

    会让她们一辈子都陷在这个阴影中,再也做回不了正常人了。

    即便是她,也在苦苦支撑,现在她无比感谢曾经选修过的那些心理学,就是靠着这些平常人看起来无用的知识,还有对宋轻笑的照顾,她才能暂时忘记身处的环境,熬过了这段时间。

    但是以后……谁知道有什么以后呢……

    “晓依,真的很感谢你,要不是你,我多半早死了吧。”宋轻笑轻轻的笑道,笑容中有一抹酸涩和绝望。

    有时候,她真的宁可自己死掉,也好过任人宰杀,被卖到不知名的地方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