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三十七章 韩风游说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他对此道也算是很有研究了,不同于那些流于表面形式的茶道规矩礼仪,他的一举一动之中都蕴含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美感,他嘴角噙着一抹温和的笑意,翩翩风度展露无疑。

    他熟练又不拘一格的洁具置茶温杯,分完茶后,他用双手端起杯托,放到汉斯面前,“我泡的茶没有汉斯先生您的好,但还是要厚着脸皮请汉斯先生尝尝,才不枉我们来的这一趟。”

    汉斯笑着点点头,端起杯子轻轻嗅着,然后才慢慢品尝着,他似乎在回味这个茶的味道,良久才赞许的点点头,毫不掩饰自己的夸赞,“这真的是我喝过的最好喝的茶了,比我那粗糙的手法不知道高明了多少倍,果真是只有中国人才能泡得出来这种味道。”

    “汉斯先生,您过奖了,好的手法也需要配上好的茶叶、水、茶具,更需要的是一位能品尝得出这个味道的人,如果没有这些因素,我这杯茶充其量也只是一个解渴的玩意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说得好,可不是嘛,茶就是拿来解渴的。你这说得真意思,一句话就说明白了它的真谛。”汉斯将杯子放下,哈哈大笑起来,神情似乎很是愉悦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话锋一转,突兀的问道:“那你能不能说说,我答应了做这笔买卖,我有什么好处,当然钱那些不算。”

    韩风一听,知道关键点来了,他放下手里的茶杯,正色道:“汉斯先生,您做了这比买卖,最大的好处是您自己得,那就是——您可以得到内在的平安。也就是耶稣说的,圣主的平安。”

    汉斯眉头重重一跳,深吸了一口气,深沉的说道:“你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也好奇兼期待的看着韩风,见他准备怎样说服这个有些固执的老头子。

    毕竟,宋轻笑现在没找到,他现在心浮气躁的,只想用暴力解决问题,智商和理智差不多都被狗吃完了,实在没耐心和这些人周旋。

    只有靠韩风了。

    韩风不卑不亢的说着,“我们每个人所求的其实都是同一个东西,那就是内在的平安,无论外在的表现形式有哪些,无非就是不受打扰的和平喜悦和爱,我们努力挣钱提高声望地位,最终的目的,也是这几样。就像耶稣说的,你打了我的右脸,我把左脸也伸出来给你打,这就是耶稣已经达到了一个让人望尘莫及的高度,他内在的平安让他对外面发生的一切都不在意了,甚至将这所有的事都看成是来爱他的成就他的,他唯一刻意做的事,就是在十字架上受难,以期通过自身的行为,将自己的洞见展现出来,唤醒人们沉睡的心灵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人拿了你的外衣,就连衬衣也让他夺去,那是因为耶稣的心里没有任何负累与偏见,没有那个‘我’的存在,干净得像初生婴儿一样,一尘不染。这就是我们追求的最高境界了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韩风突然痛心疾首的说道:“然而,汉斯先生,你这么多年表面上看去很不错,其实心里一直过得不太好。那是因为你心里有负累呀,救你命的那个人,你早就已经还清了他的救命之恩,他却无所畏惧的做这这个世界上最可恶的事,残害生命,破坏别人的家庭,已经毫无良知可言,他所做的每一笔买卖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都有你的纵容啊。人人生而平等自由,这不是一句口号,我相信这也是你的理念,因为你信奉的那个神很伟大很无私。所以你心里的那块石头越来越重,这些,其实都是自己给自己套上的枷锁,一个名为‘报救命之恩’的枷锁,真的要为他好的话,就不能再纵容下去,让他来赎清自己的罪孽,现在早已不是你欠他了,而是他欠你的了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这番慷慨激昂的话说下来,韩风停顿了片刻,看着汉斯纠结犹豫的脸,决定再接再厉,为了蓝蓝的妹妹,他一定要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“汉斯先生,你是更喜欢看到那一张张天真可爱的脸,还是喜欢看到那些痛不欲生的脸?相信做出这个选择并不困难,所以我们要遵从的准则,从来都是心里的良知,如果这样纵容那个人,你的心里会觉得舒服不愧疚的话,那也是可以的。但是如果你一边纵容,一边愧疚有压力的话,那就要好好斟酌一下了,因为这样长期下去,对你自身并不好,甚至,那个人的恶也会越来越大,他的恶越大,你心里的负累也就越大,现在及时止损,还来得及,回归上主的平安只有一条路可以走,就是每时每刻都遵从自己心里的感觉,外在的准则和信念,到某种程度,都有可能是种枷锁,有些人在一个枷锁里就有可能兜兜转转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“相信你到了这个年纪,有了如此的阅历,一定将很多事情都看淡了,然而还是有一些没有看淡的,那些你还在执着的,就是需要去打破的,这样,以后的生活才能每天充满阳光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说下来,韩风的额头已经隐隐冒出了细汗,天知道,他是怎么说出这些话的。

    他不信耶稣,也不信佛,对于耶稣的语录只是有些耳闻罢了,再加之他聪明,脑子转得很快,理解能力强,很会融会贯通,所以这么一通话说下来,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他回想了一下,自己说得好像也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汉斯的表情已经从纠结转为平静了,他端起冷掉的茶,喝了一口,似乎这种时候,连冷茶都如此可口,他满意的砸了砸嘴,招来管家,对着他耳语了一通。

    管家很快便诧异的点点头,下去了,临走前,还特意看了韩风和傅槿宴一眼。

    似乎不明白为什么,他主人这十年的底线,就这么被这两个年轻人打破了。

    汉斯脸上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愉悦,他动手泡起了茶,然后笑眯眯的看着韩风和傅槿宴,“不得不说,韩风你这番话说服了我,简直就是直往我心窝里戳啊哈哈,不过我老头子很久都没有这么爽快了,听得真是酣畅淋漓,爽快。好,就凭你这杯茶,和这番话,这个单子我接下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