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三十六章 救命之恩要不要报?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那一年我风头正盛,行事又比较傲气,钱也挣得够多了,财富名利地位都有了,所以是看自己的喜好来接单子,却不小心得罪了一个大佬,他派人暗中追杀我。架不住对方人多,我的人死的死伤的伤,最后只有我一个人逃了出来,腿上却是中了一枪,差点就被他们逮住了,最后,在差点就被捉住的时候,就是那个人救了我,并且将我送到秘密之地养伤,期间对我一直照顾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抬起头看了傅槿宴和韩风一眼,“你们说,这个救命之恩要不要报?”

    “要报的,救命之恩是很大的恩情了,只要是有良知的人,都会报。”韩风当即毫不犹豫的就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傅槿宴见状,眉头一皱,张张嘴,就要说些什么,却不妨手臂被韩风不动声色的掐了一下,示意他先冷静。

    明白了韩风的意思,傅槿宴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,等着韩风接下来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小子,有点意思,哈哈。”汉斯意味深长的看着韩风,笑了笑,脸上的皱纹让他的整张脸看上去像菊花一样。

    “前辈您过奖了,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不是吗?”韩风彬彬有礼的笑道,“要是我,我也会这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所以这十年以来,多少想打听他消息的单子,我一概不接。”汉斯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汉斯先生,我真的特别佩服您的这种举动,有情有义,要是换做我,可做不到您的这程度。”韩风敬佩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傅槿宴越听越糊涂了,这两人的话题貌似一下子扯远了吧?

    然而不等他继续糊涂下去,就听得韩风话风一转,转而问道:“可是,汉斯先生,您知道他最近的所作所为吗?”

    那个他,自然指的是汉斯的救命恩人。

    闻言,汉斯皱着眉头,想了想,终于还是点点头,“嗯,我大概知道一些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他觉得越来越累的缘故,因为他面对的压力也随着那个人的举动而加大。

    吐出一口气,韩风露出一抹无奈的苦笑,“汉斯先生,您恐怕只知道个大概,不清楚具体的,你的那个救命恩人,这几年不知道贩卖了多少女人和孩子。而我们此次来,也是因为我妹夫的老婆和孩子都被他们掳走了,那个孩子最终被他们扔了出来,侥幸得以存活,但他战战兢兢的告诉我们,那个组织里死了很多小孩子,因为孩子在一个陌生的地方,周围都是虎视眈眈的人,精神紧绷着,特别容易崩溃,好多孩子就是这样被吓死的,还有病死的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韩风痛心疾首的说道:“且不说孩子的情况,单是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,也不知道有多少死在里面了。每次一想起这个,我就觉得很窒息,我完全无法想象那种惨烈的境况。作为一个局外人,听到这种事都忍不住揪心难过,何况那些置身其中的人呢,多少家庭破碎,妻离子散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们中国有句古话,叫因果报应,相信以汉斯先生的博学,一定听过,意思就是做了坏事的人老天最终会惩罚他的,有的时候没有惩罚,是因为时间还没到,但是最终都逃不过这种命运。汉斯先生,您是信基督教,耶稣的吧?”

    说道最后,韩风话锋一转,恭敬的问道。

    汉斯一愣,随即点点头,有些疑惑的问他,“你怎么知道这个?”

    韩风笑了笑,“是先生您自己告诉我的呀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手指一指,只见在一个博古架上放着一个异常精致的十字架,上面耶稣的造型栩栩如生,连表情都刻画得相当灵活。

    “我想,您要不是信仰基督教,又怎么会把这个放在最显眼最好的位置,而且这个东西一看就很珍贵,简直让人叹为观止。”

    韩风将事情娓娓道来,神情尊敬而不谄媚,可见其风骨,语气温和却又一针见血,让人听了觉得很熨帖,神情举动中一派大家之风,当真是一个如玉君子。

    汉斯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种类型的人,他以往接触的都是那些财大气粗,粗鲁粗俗的人,要不就是一些上层人士,话语间满满的都是瞧不起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现在见了韩风才知道,世界上还有这么一种人,说出来的话,做出来的动作都分外让人感到心里舒服。

    他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容,问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我叫韩风。”韩风心里一喜,恭敬的拱了拱手,然后又介绍道,“这位是我的妹夫,他叫傅槿宴。我们都是中国人。”

    汉斯点点头,然后朝外跟管家大声吩咐了一句,“管家,上茶。”

    由于这个地方民风比较开放,来旅游的人也很多,中国人自然少不了,于是就有很多中国的物品出现在这里,比如陶瓷、茶叶、小工艺品等,而汉斯最喜欢的就是中国的茶叶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点,很多人都不知道,他也无意跟别人说。

    此时,听闻韩风的一番谈吐,虽然说的是自己的救命恩人,但汉斯没有丝毫的不耐,反而觉得,自己应该用上好的茶叶来招待这两位。

    韩风朝傅槿宴安慰的一笑,意思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明白了,也就静静的等待着,虽然他现在并没有什么喝茶的兴致,但这个汉斯在韩风的一席话之下,好像有些变化,他就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管家将茶具端了上来,是一套很有古韵的茶具,紫砂杯小巧精致,各种器具俱全。

    管家摆放好,正要着手泡茶,汉斯大手一挥,让他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有多久没有这种闲情逸致来泡茶了,今天刚好遇到你们,这个兴致就来了,韩风,你说有趣不。”

    他感慨道,脸上是一派悠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被点名的韩风微微一笑,“是我们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汉斯看着韩风,突然说道:“虽然有些不合礼仪,但是,我还是想说……这个茶你来泡怎么样?”

    见汉斯的眼睛直愣愣的盯着自己,韩风有些惊诧,不过这种惊诧很快便被他掩饰过去了,换上一副洒然的笑,“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    他在心里思量着汉斯这个举动背后的意义,想了一会,觉得自己猜测的没有错,这才安下心来动手泡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