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三十四章 那个人的资料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她正在皱眉沉思的时候,突然又听到“咣当”的一声,惊得她“噌”的一下抬起了头,就看到男人已经跳过窗子站到了自己面前,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若不是场景不太多,情况不太对,她真的就要犯花痴,发射星星眼了。

    这么俊朗的人近在咫尺,而且还盯着她看,这样多么的有诱惑力啊。

    只是——

    吞了吞口水,工作人员望着他,心跳得像是在打鼓一样,节奏巨快,而且感觉若是一个不注意,恐怕心脏就要从嘴里蹦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先、先生,请请请请问,你要做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要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傅槿宴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,乍一看上去,就像是一个男人在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撩拨。

    可是工作人员知道,他绝对不是在撩拨自己,而是……想要杀了自己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的心猛地一颤,腿一下子就软了,差点儿站立不住摔在地上,强撑着才没有在他面前出丑。

    深吸了口气,工作人员梗着脖子,强装着淡定说道:“我刚才已经说过无数次了,绝对不可以,你还是想别的办法吧,或者是要警察来……咳咳咳!”

    话说到一半,一只强有力的手一下子掐上了她的脖子,将她未说完的话生生的拦在了喉咙里。

    傅槿宴凑上前去,声音阴沉,带着森森的寒意,“不愿意?看来你是真的想死了?”

    因为憋气,工作人员的一张脸已经涨红,双手拼命地拍打着他的手,想要让他松手。

    但是傅槿宴已经处于暴躁的状态,根本就不在意她的死活,手里一点一点的用力,嘴里还在不停地问道:“不愿意?你不愿意?……”

    韩风走回来的时候,看到眼前的状况,瞪大了眼睛,一声“卧槽”破口而出。

    这也太猛了吧,要闹出人命来了呀!

    来不及多想,韩风单手撑在窗口,一个翻身,也跳了进去,拉着傅槿宴的手,厉声呵斥道:“傅槿宴,你是不是疯了!你要做什么,你想要掐死她吗?松手,快松手!”

    相对于工作人员的力气,他的力道不知道大了多少倍,傅槿宴被迫松开了手,倒退了几步,隔开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。

    脱离危险,工作人员连忙捂着脖子躲到了角落里,不由自主的蹲下,一边猛烈的咳嗽,一边不停地流泪。

    刚刚在生死边缘经历了一次,那种感觉真的是……经历过一次就不会想再经历第二次。

    真的是太可怕了,她能感觉到肺部的空气正在一点一点的流逝,意识也在一点一点的消散,若不是那个男人赶了过来,恐怕她现在已经,已经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便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,还夹杂着止不住的咳嗽声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才发出两声哭声,就听到一旁传来一个冷漠至极的声音,“闭嘴,不许嚎,不然我直接废了你!”

    闻言,工作人员的声音再一次硬生生的断了。

    刚才是被迫,这次是下意识的。

    恐惧已经布满在她的心里,挥之不去了。

    她闭着嘴瞪着眼睛,眼泪还在不停地流,时不时的有一声咳嗽声泄露出来,眼眸中的惊恐在逐渐增加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她迫切的希望能够有人赶过来解救她,不要让她处在这么一个恐怖的环境中,真的是太可怕了!

    但她不知道的是,韩风在离开的那段时间里,已经通知了医院的院长,所以她不会等来“救援”。

    深吸了口气,傅槿宴缓步走上前去,站在她的面前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猛烈颤抖的身体,声音冷得像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一样,“把资料给我,不要再让我废话,除非……你想去太平间感受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我不要,求求你放过我吧!”工作人员疯狂的摇着头,泪水流得更加凶猛了,整个人哆嗦的,像是筛子一样,“我给你,你要什么资料我都给你,只要你不伤害我,我知道错了,真的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不赶紧滚去,把东西给我找出来!”傅槿宴的语气依旧没有丝毫好转,脸色也是阴沉着,看起来十分的恐怖。

    “找找找,这就找。”

    工作人员小鸡啄米一般的疯狂点头,连滚带爬的站了起来,跌跌撞撞的扑到了工作台,手忙脚乱的翻找着,嘴里还在不停地磨叨着:“哪个是,哪个是,到底哪一张才是……”

    明显的已经被吓破了胆的样子。

    翻找了好久,终于,她拿起一张纸,对着他们挥了挥,用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说道:“在这里,这里,这个是你们要的那个人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只大手已经从她手里将那张纸夺了过来,拿在眼前仔细的查看。

    将上面的信息基本上都记全之后,傅槿宴将那张纸随手丢在一边,对着身后的韩风摆了摆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两个人像是一阵风一样,从已经空荡荡的窗口又翻了出去,急匆匆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见他们真的走了,工作人员这才终于坚持不住,跌坐在地上,痛哭失声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们都是一副惊讶的模样,显然没想到,居然会发生这样惊心动魄的事情,简直是出人意料。

    “槿宴,我们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韩风追上脚步匆忙的傅槿宴,“总不能这么没有目的地的找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看到了他的身份证号,现在去警察局,将这个人的资料调出来,就能有线索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韩风眼睛一亮,一副惊讶不已的模样,“原来是这样,你还真是机智的很,这种方法都想到了,真不简单,我佩服你。”

    面对他的恭维,傅槿宴却是提不起一点儿兴趣,只是冷着声音说道:“不要废话了,赶紧走吧!”

    他说着,抬起手,叫了一辆出租车。

    见状,韩风连忙快走了两步,随着他一起坐进了车里,向着警察局开去。

    到了警察局之后,傅槿宴报出了自己背下来的身份证号。

    很快,这个人的生平事迹都被查了出来,打印在一张a4纸上,递到了他的手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