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三十二章 在医院发现了笑笑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他们走到宋轻笑的面前,看着她蜷缩在一起,眉头紧锁,双眼紧紧地闭着,脸上升腾着不自然的红晕,额头上甚至还有细密的汗冒出来,但是她的身体却还是紧紧地抱在一起,明显的十分的冷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伸出手,摸了摸她的额头,被上面炙热的温度烫得一下子就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这个温度……我们赶紧送她去医院,不然的话,真的有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,不能再死人了,不然老大一定会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男人却是有些犹豫了,“可是这么送她去医院会不会太危险了?毕竟现在外面挺乱的,警察都在抓我们,在这个节骨眼上,我们一定要淡定,要藏起来,绝对不能打草惊蛇,坏了所有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不会的,”最开始的那个男人摆了摆手,不以为然的说道:“这几天查的虽然严,但我们也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,还能怕了他们不成?关键是,现在不送这个女人去医院的话,我担心再过几天,她就真的要扛不住了,到时候出了事,你我谁都担不起责任。”

    闻言,另一个男人思考了很久,终于还是点了点头,选择了妥协。

    于是,两人将昏迷的宋轻笑抬起来背在背上,连忙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顾晓依站在他们身后,目送着他们几人离开,在心中默默地祈祷,“轻笑,坚持住,一定要坚持住啊,这次若是能够出去,你就有了生的希望,所以千万要保重啊!”

    两个人背着宋轻笑坐进车里,给她带上了帽子和口罩,将她的脸基本上完全遮住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就是她亲妈站在她面前,都不一定能够认出她来。

    脚下油门一踩,车子发出一阵轰鸣声,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到了医院,两个人又将宋轻笑背在背上,带进了医院,找到护士,要求输液。

    “我的朋友发烧了,很严重。”

    护士闻言,点了点头,为她量了一下体温,顿时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四十度!

    这么高的温度,怪不得已经昏迷了,恐怕若是体质再差一些,都已经能烧起来了!

    “她这个样子多久了?”小护士皱着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闻言,其中一个高个子顿了顿,不确定的说道:“有几天了。”

    小护士诧异的神情掩饰得非常好,几乎没让两人察觉。

    “现在才送过来,真的是……她差点就要烧成脑瘫了。病人现在需要立马打一针退烧针,然后输液,请你们谁来跟我来办理一下手续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带着一个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那个男人将宋轻笑放在椅子上,手不经意间碰到了她的口罩,不小心一下子给掀开来,露出了她的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走廊中,有几个人经过,眼睛瞄向这边,眸光一闪。

    接到电话的时候,傅槿宴正在和韩风商讨着事情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先接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韩风点了点头,看着他拿着手机走到了阳台处,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回总裁,刚才我们几个在医院看到了疑似令夫人的女人,但是因为距离隔得远,那个人又给她戴了口罩,所以看得不是很真切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加了一句,“但是我们估算着,十有就是夫人。”

    闻言,傅槿宴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滚圆,脸上惊喜万分,声音中都是抑制不住的激动和兴奋,“你说的是真的吗?……好的,我知道了,我马上就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他拿起外套就要冲出去,却被韩风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是笑笑有消息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,听说是在医院发现了笑笑,所以我要赶紧过去确认一下。”

    韩风一听,了然的点了点头,也顺手拿起外套,对着他颔首示意,“走吧,我陪你一起去,若是有什么事情,也好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对此,傅槿宴没有拒绝,点了点头,权当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开着车,一路上风驰电掣的,愣是将一辆普通的汽车开出了赛车的感觉。

    原本要开十几分钟的时间,却被傅槿宴仅仅用了五分钟就开到了,足以说明他的内心是多么的焦躁,多么的渴望见到宋轻笑。

    只是当他们走进医院,找到自己眼线的时候,那人给他的话,却仿佛是晴天霹雳一样。

    “总裁,抱歉,人没有看住,现在已经跑了,是我们的失职。”

    说完,几个人低下了头,诚恳的认错。

    听说人已经走了,傅槿宴就觉得好不容易有的希望再一次破灭,这样的打击真的是太有杀伤力了,他都已经要崩溃了。

    咬了咬牙,他从牙缝里面挤出来几个字,带着无边的怒火,“再去找!就算是挖地三尺,也要把笑笑给我找出来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异口同声的回答后,转身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待人都走后,傅槿宴仿佛一张绷到极限的弓,箭没有射出去,弦却已然处于绷断的边缘。

    他终于扛不住,无力的依靠在墙壁上,闭着眼睛,脸色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,就是太累了,心累,”傅槿宴睁开眼睛,眼眸中满是悲伤,“我等待了那么久,本来以为终于可以将笑笑带回来了,结果却是这么一个结果,我的心里……很不是滋味。你不用担心,让我一个人冷静冷静就好了。

    笑笑被他们送来医院了,那一定是得了不得了的重病,否则,依着他们的性子,又怎么可能冒着这么大的风险,把人送到医院来呢。

    那些人又不是做慈善的,呵呵。

    闻言,韩风脸上浮现出了浓浓的无奈,拍了拍他的肩膀,表示着自己无言的宽慰——放心,不会有事的。

    静静地待了一会儿之后,傅槿宴突然想到了什么,猛地站了起来,眉头紧锁,一副深思熟虑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刚才他门说,笑笑生病了,那么他们一定在医院留有手续,上面应该会有他们的信息,只要找到这些,我们就能找到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韩风听了,眼眸中也闪过浓浓的惊喜,“你说的有道理,他们不可能用笑笑的,所以只能是他们其中的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走,我们去找找看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说完就疾步往护士站走去。

    他此时仿佛一个即将渴死的沙漠行者,在最绝望的时候看到了不远处的绿洲。

    如果这是真的绿洲的话,那真的是天大的好消息,老天垂怜。

    但如果这只是海市蜃楼的话,那他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倒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