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三十一章 跟踪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风,发生什么事了,你的表情看起来很凝重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我感觉到,有人在跟踪我们。”韩风没有打算隐瞒她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早晚都是要知道的。

    早些知道,还能防患于未然,以免遇到什么紧急情况的时候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“什么!有人跟踪我们?!”

    虽然惊讶的眼睛都要登出来了,但宋清蓝还是反应迅速的压低了声音,若是不看着她表情的话,是不知道她在说话的时候,有多么的激情奋昂!

    “是,从咱们出来开始,其实就有人在盯着我们,只是我还没有发现,他们到底是知道了我们的身份,还是说,只是单纯的想要打劫,或者是其他的什么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清蓝心中升腾起熊熊的愤怒的火焰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那就一定是带走笑笑的那些人了,毕竟这里不大,不可能出现两拨以上的心怀不轨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有道理,”点了点头,韩风却又皱起了眉头,“但即便我们怀疑,却也无能为力,现在我们不能贸贸然的冲过去挟持他们,或者是直截了当的询问,都是不明智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宋清蓝听了,眉头也像他那样皱在了一起,语气中满是担忧,“那该怎么办,明明线索距离我们这么近了,难道我们就要这么轻易地放过吗?可是笑笑还在等着我们,她还在担惊受怕。我只要一想到她可能面临的处境,我的心里就感到十分的不舒坦。风,你能明白我的心情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都明白,明白。”

    拍了拍她的肩膀,韩风柔声的宽慰她,“别担心,我已经将我的人都派了出去,还有傅槿宴的人,加在一起,就算是把这个小镇给掀过去,那也是分分钟就能完成的事情。所以你要放宽心,用你最好的状态迎接笑笑的归来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宋清蓝点了点头,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滑落下来,“啪嗒”一声掉落在地上,发出了清脆的声音。

    看着她无声哭泣的模样,韩风心疼的受不了,搂着她轻声地哄着。

    哄了许久,宋清蓝总算是稳定下来,抽了抽鼻子,依偎在他的怀里,手指戳了戳他的胸膛,轻声说:“我们再去找找吧,我还是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对此,韩风没有丝毫的怨言和不愿,表情舒缓,嘴角噙着一抹轻柔的笑意。

    两个人继续在大街上寻找着,希望能够找到哪怕是一点点的线索。

    然而结果很明显,他们最终都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最后,宋清蓝几乎是被韩风抱起来扛在肩上的,他对着周围那些好奇的人报以真诚的微笑,便大跨步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没有线索,没有消息,没有……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搜寻又陷入了一个死胡同,没有什么进展。

    傅槿宴急得摔了不少东西,用来平息心中焦躁的感觉,这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简直太糟糕了。

    而傅孟辰则是被宋清蓝带着,远离了傅槿宴。

    ——不能让他看见,不好。

    这一边的傅槿宴心急如焚,几乎处于崩溃的状态,而另一边,宋轻笑的状态也很是不妙。

    顾晓依虽然遭到了一顿毒打,但是并没有伤及内脏,所以缓了缓,便没有什么打大事了,若不是看到她不经意间露出来的痕迹,几乎都已经忘记了她在不久前遭遇的悲惨经历。

    只是她好了,宋轻笑却依旧处于水深火热的地步。

    高烧不退,再加上营养摄入严重不足,使得宋轻笑终日浑浑噩噩的,整个人像是踩在了棉花上,软绵绵的没有力气。

    到了吃午饭的时候,顾晓依拼着命的抢了两个馒头回来,走到她身旁,将馒头递了过去,“轻笑,吃点儿饭吧,吃饱了才有力气抵抗病魔。”

    话说完了许久,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顾晓依突然感到心里一阵发慌,身体都因为紧张和担忧而紧紧地崩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她咬紧了牙,伸出手指,颤颤巍巍的伸到了宋轻笑的鼻子下面,探着她的鼻息。

    不一会,感觉到有温热的气体流过,顾晓依的心也瞬间落了地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至少她还是活着的,只要能活着,就会有希望。

    但是——

    顾晓依皱着眉头看着她的样子,她明显就是因为发烧而陷入了昏迷的状态。

    若是在这个时候拜托那群人渣带她去看病,他们一定会答应的吧?

    毕竟,一个活人的价值比一个死人的价值不知道高多少,他们那么贪利,怎么可能做赔本的买卖呢。

    想了想,顾晓依决定试一试。

    抬起眼睛看了看站在一旁的两个男人,她咬着唇,站起身来,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到有人走过来,男人的目光就已经转了过来,盯着眼前这个样貌清秀,但是脸上还有着明显伤痕的女人,粗声粗气的说道:“你要干什么,来这里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,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顾晓依忍着心中对他们的厌恶和憎恨,勉力一笑,努力摆出自己最可爱最无害的模样,对着他们苦苦哀求,“大哥,我朋友还在发烧,现在看情况,应该是已经烧得昏迷过去了。你们行行好,带着她去看看医生好吗?不然的话,她一定会出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看病?看什么病!”

    两人中的高个子男人不耐烦的摆了摆手,“你们是不是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所处的环境?你们是货物,是要被卖掉的,现在只是生了一点儿小病就要找医生,哪来那么矫情。发烧了躺着睡一晚就好了,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顾晓依闻言,顿时心里一慌,不管不顾的扑上前去,抓着其中一个人的衣角,哽咽着哀求,“求求你们,带她去医院吧,你们拐卖我们,也是为了卖个好价钱,若是她生病了,导致了更严重的后果,那么到时候价钱一定会大打折扣的。我也是为了你们好,所以拜托你们,救救她,她很可怜的。”

    两个男人一听,对视一眼,觉得她说得颇有道理。

    自己这些人做这种生意,不为别的,就是为了挣钱。

    当初盯上那个女人的时候,就觉得她长得真的是漂亮,少见的漂亮。

    长成这样的,按理说,能够卖一个非常高的价格了,可若是真的出现了什么意外,那么价钱就要大打折扣了。

    再万一不小心烧死了,那这趟绑架就白担了一场风险。

    两人眼神交流,齐齐点了点头,大跨步的向着里面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