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二十九章 找到辰辰了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傅槿宴手捂着胸口,一脸痛苦的弯下了身子,另一只手抵在桌子上,勉力支撑着他脆弱的身躯。

    保持这样的动作很久之后,他才终于缓过劲儿来,慢慢的直起身子,脸色依旧苍白,但是眼神中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慌乱。

    只是——

    傅槿宴咬着牙,一脸的痛苦。

    刚才的感觉一定不会是无缘无故的,所以一定是笑笑和辰辰,他们之间的某一方发生了什么事情,所以他才会有所感应。

    笑笑,辰辰,无论是你们之间的哪一个,都千万不要出事。

    求你们了……

    傅槿宴双手合十,闭上眼眸,一脸虔诚的祈祷着,却听到耳边突然响起一阵手机震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几乎是下意识的,他猛地睁开眼睛,一把捞起手机,看着上面的警察局的电话,一下子瞪圆了眼睛,手忙脚乱的将手机放在耳边。

    “喂,是不是找到他们了?”

    “傅先生,你先冷静一下,听我把话说完,”电话那头,警察安抚着他说道,“今天我们的同事出门执行任务的时候,在路边看到了一个昏迷的小孩,便连忙送去了医院,那个小孩我们看了,和你提供的照片上的人很像,所以,我是想要告诉你,能不能抽时间去医院看一下,看看是不是你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闻言,傅槿宴顿时欣喜若狂,连忙答应了下来,“好的,我现在就去,现在就去……警察同志,真的谢谢你,太感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千恩万谢之后,他挂断电话,拿好东西,风一般的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按照手机上给出的地址,傅槿宴很快就找到了那个病房的所在地。

    站在病房门口的时候,他却是没由来的有些忐忑,不敢推开门。

    他害怕自己会失望,会难过,担心里面的人不是他想要看到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沉思了片刻,傅槿宴终于是咬着牙,缓缓的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刚一抬头,就看到两个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,正坐在自己的正前方,眼睛直勾勾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——感觉像是在看猴一样!

    傅槿宴憋着气,对着他们点头示意了一下,眼神急切的扫向病床的方向,一眼就看到了病床上躺着的那个小小的人。

    本来是单人床的病床,傅孟辰躺在上面,显得渺小而脆弱。

    眼前的情景让傅槿宴难得的漏怯了,他踟蹰着,一步步向着病床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终于,他走到了病床旁,静静地凝视着傅孟辰,眼眸中闪过了浓得化不开的心疼,还有……愤怒。

    眼前的小人儿,一看就知道是受苦了,原本圆润的脸颊都变得有些瘦削,脸色也泛着淡淡的黄色,明显是营养不良。

    这短短的几天,自己的宝贝到底是承受了怎样非人的待遇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这位患者的家属吗?”一个警察走上前来询问。

    傅槿宴点了点头,视线始终都没有离开病床的方向,嘶哑着嗓音说道:“我是他爸爸,这里有我们的护照,你可以对比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将东西掏了出来。

    警察接过来,仔细的对比了一下,确定了他说的是实话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是孩子的父亲,那有些事情,我们就需要告诉你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孩子是我们在路边发现的,当时他就是昏迷着,没有任何的意识,我们赶紧将他送到了医院,医生检查过后说,孩子是被重物用力的击打了头部,才使得他陷入昏迷,不过还好的是,他的身体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,想必用不了多久就会醒来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傅槿宴心中不仅没有感觉到丝毫放松,反而越发的心疼和怜爱。

    从辰辰小时候到现在,自己连他一根手指头都没舍得打。

    而现在,居然有人告诉他,自己的宝贝被人用力的击打着头,那样的遭遇,真的是……

    咬紧了牙关,傅槿宴的脸上浮现出浓浓的仇视和嫉恨,双手紧握成拳,不敢有丝毫的放松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父子之间真的有心灵感应,傅孟辰原本还在昏迷,这时突然动了动手指,然后长长的睫毛如同羽翼一般,轻轻地煽动,缓缓的睁开了双眼。

    “粑粑……”熟悉的软糯的童声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几乎是在他动弹的时候,傅槿宴就已经察觉到了。

    听到他微弱的呼唤声时,傅槿宴的眼眸一下子就红了。

    “辰辰,你觉得好些了吗?还有哪里难受,告诉爸爸,不要自己忍着。”傅槿宴的声音颤抖得令人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傅孟辰摇了摇头,突然皱了皱眉,伸手捂住头,一脸的难受的样子,“粑粑,我的头好疼,感觉像是被人狠狠地拍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闻言,更是心疼的说不出来话,他伸手将这个瘦弱的小人轻柔的圈在了怀里,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,一边还不忘记安抚他,“辰辰,没事了,没事了,爸爸在这里呢,谁也不能再欺负你了,所以忘记这件事,再也不要想起了好吗。”

    傅孟辰点了点头,小脑袋枕在他的肩上,小声的抽泣着。

    “粑粑,我真的好害怕啊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耳边传来可怜的哭泣声,傅槿宴就恨不得将那些人拉到面前,将他们碎尸万段!

    但是——

    傅槿宴侧头,看着依旧趴在自己的肩上低声哭泣的傅孟辰,他又满心的怜惜与庆幸。

    庆幸他还活着,庆幸他没什么大的问题,庆幸他脱离苦海,重新回到安全的港湾。

    只是他回来了,但是,笑笑呢……

    想了想,傅槿宴凑到他的耳边,轻声询问,“辰辰,爸爸问你,你之前是和妈妈一起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摇了摇头,傅孟辰抬起头看着他,眼眶通红,可怜的模样让人简直承受不住,“我没有见到麻麻,我被关在一个屋子里面,有好几个小朋友都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过几天之后,有两个小朋友……死了,结果我就被人打晕了,然后就到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说的断断续续,很多事情都没有讲完,但是傅槿宴还是从中听出了重要的信息。

    这个组织恐怕是专门贩卖妇女的,对小孩子的兴趣不大,又接二连三的有孩子死亡的事情发生,使得他们心惊胆战,无奈之下,只好将人丢弃,这样的话,那些孩子是生是死,都和他们扯不上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傅槿宴又是无比的庆幸,至少辰辰现在已经回来了,没有无声无息的死去,那就是莫大的安慰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