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二十八章 死就死了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清蓝狠狠的皱着眉头,脸上的焦急担心恐惧完全掩饰不住,“我知道,我也相信你,风,但是我真的怕笑笑和辰辰出什么事。这种担心,我控制不住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她的语气有几分哽咽,一向好强的宋清蓝在此时听到亲人失踪的消息时,也变得无比脆弱。

    曾经她和宋轻笑的关系并不好,要是当时的她知道这个消息,只怕会拍手称快,恨不得宋轻笑再也找不回来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她们已然和好,心结解开,所以担心忧虑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况且还有傅孟辰,他还那么小,就落入了坏人的手中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宋清蓝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,以前在新闻上看到的那些乞讨的孩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明明都是年龄不大的孩子,原本应该是天真无邪,可爱懂事的模样,却都是缺胳膊少腿,脸上带疤,一副残疾人的模样,跪在地上向着过往的行人乞讨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被人贩子带走,用残忍的手段致残,然后让他们去乞讨。

    乞讨来的钱,都进了人贩子的口袋,还时常会遭到毒打,温饱更是一大困难。

    若是傅孟辰也不幸的遇到了这样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不!不可以!

    辰辰那么聪明可爱的一个孩子,应该是健康快乐的长大,绝对不能遭遇这样的事情!

    宋清蓝咬紧了牙,脸皮都因为激动而微微的在颤抖,声音更是隐藏不住的慌乱,“风,你带我去吧,我想和你们一起找,不然我真的是心里不安,我太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听说她要去,韩风一下子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倒不是不能带她去,只是那边现在已经是一片混乱了,傅槿宴也是已经心急如焚到了难以冷静的地步,若是自己此时带着她过去,只怕会引起他的反感。

    ——毕竟他的媳妇儿和儿子还没有找到,自己帮忙,还要去秀恩爱……

    只是想一想,就感觉傅槿宴那把四十米长的大刀已经架起来了。

    看着韩风纠结的表情,宋清蓝的眉头丝毫没有得到缓解,心中也是担心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风,你带我去吧,我不会捣乱的,我只是想看着他们平安的回来,那毕竟是我的妹妹和我的外甥,现在他们遇到了危险,我若是不知道也就算了,既然知道了,就不能坦然的坐在这里,什么都不管,那样的话,未免也太无情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韩风垂眸沉思,片刻之后,点了点头,声音低沉,带着浓厚的慎重,“好,我带着你过去,但是你一定要答应我,去了之后,千万不要冲动,要一直待在我的身边,不能随意走动。我不能为了帮他找妻子,再把我的媳妇儿弄丢了,你懂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我会很乖,绝对不会乱跑的。”宋清蓝伸出三根手指竖在头的旁边,神情郑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韩风沉吟片刻,抬头看着她,“这件事情,爸和阿姨那边先瞒着,千万不要让他们知道,不然的话,两个长辈一定会心急如焚,到时候更加的不好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,即使你不说,我也不会告诉他们的。他们都已经一把年纪了,怎么能让他们承受这样的打击呢。”

    韩风听了,表情颇有些赞许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来,顺手将宋清蓝也拉了起来,伸手将她鬓角的碎发掖到耳后,柔声的说道:“那我们先去收拾一下东西吧,尽早的赶过去,早去一分钟,就早一分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,傅槿宴还在焦急的等待各方的搜索结果,但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却始终没有消息。

    如同石入大海,再无踪迹可寻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响,傅槿宴一拳砸在了大理石桌面上,力道之大,有些许血液从相碰处迸溅而出。

    他抬起手,看了看血肉模糊的伤处,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挺疼,但是他的笑笑和辰辰现在在经历什么?会不会有这样的疼痛?

    拜托,如果可以的话,请将这些伤痛转接到我的身上,我可以为他们承受各种各样的磨难。

    只要他们能够平安,能够平安……

    “唉,怎么又死了一个呢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抓来的时候受到了惊吓,一直就没缓过来,这么几天一直紧绷着神经,终于扛不住了,”一个男人叹了口气,“到底还是个孩子,这个抵抗力也太薄弱了吧?”

    另一个人说道:“可不是,这才两天,就死了两个了,再这样下去,我们也不用干别的了,就光埋人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死就死了,反正也没人知道,赶紧抬出来埋了,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傅孟辰小小的身子缩成一个团,蜷缩在角落里,阴影之下,几乎都要看不见他的身影了。

    ——若真的可以藏匿于黑暗之中就好了,自己就可以逃走了。

    但一切终究只是幻想,傅孟辰年幼体弱,什么都做不了,所以只能躲在角落里,看着那两个强壮得像是两头熊一样的男人,拖着一个小男孩,边走边聊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那个小男孩他还记得,自己刚醒来的那一天,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,面色苍白,眼眸中充满了浓郁的恐惧,几乎要将他淹没。

    在那一刻,傅孟辰就感知到,这个小男孩,已经到了精神的极端,恐怕稍有不慎,马上就会崩溃。

    结果他猜想的没错,刚过了一天,那个小男孩就躺在地上,再也没有动过。

    纤细瘦弱的身子,苍白如雪的脸庞,无一不诏显着他已经失去了生命的迹象。

    死了……

    傅孟辰虽然年纪小,但是多亏于傅槿宴平时的教导,使得他很多事情都已经明白。

    比如“死”,不是一个人去了很远的地方,而是他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    当傅孟辰第一次这么直接面对死亡的时候,他幼小的心灵中充满了惊恐和畏惧,他将自己尽可能的缩得很小,这是他的一种自我保护方式,虽然并没有什么用,但是至少……可以让他脆弱的心灵,有些许的安慰。

    麻麻,你在哪里,辰辰好害怕……

    粑粑,你在哪里,辰辰想你了,你快来好不好……

    正在焦急等待着消息的傅槿宴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口疼了一下,仿佛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地抓住了心脏,然后用力的一捏——

    好疼!疼的快要无法呼吸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