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二十六章 照顾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哎……落到我手上,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,要是老天开了眼,真有可能发生这种事,我大概也不会像他们那样丧心病狂的见死不救。”

    她向来心软,现在落到这种地步,做事也是难得的狠心。

    毕竟,我不欺人,人要欺我。

    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,宋轻笑也不推辞,就着她的手,细细的喝着,在慢慢的喝了一阵,感觉水流过的地方都舒适了一些后,她摇了摇头,示意自己不喝了。

    “我够了,晓依,一天总共就这么点水,我们要省着喝。”

    那些人,不仅食物要限制,连每天的水都只给一点点。

    所以这些女孩子好几天了都处于又饿又渴的状态,一个个面露绝望之色。

    顾晓依看着宋轻笑满脸通红的样子,知道她烧得太厉害了,这样下去可不行,人会烧傻的。

    想了想,她在地下找了一块稍显尖锐的小石头,然后用力的在自己衣服下摆割着,好不容易割出一小片布,她已经累得满头大汗,双手发颤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狐疑的看着她的动作,嘴唇动了动,但没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晓依自有她的道理,一会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顾晓依将碗里的水小心翼翼的到了一些在布条上,生怕浪费了一滴,然后她自嘲的笑了笑——这二十几年来,她什么时候这么珍惜过用水。

    没想到,却是在这种时候,让她懂得了一个馒头,甚至一滴水的珍贵之处,想来也是讽刺。

    她将布条折好,然后盖在宋轻笑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“轻笑,现在只能先这样将就着了,希望能起到一些作用吧。等他们来了我再去求求他们。”顾晓依难过的说着。

    再不治疗,这个漂亮的女孩子这辈子就完了,说不定很有可能直接就这样烧死。

    她怎么忍心……

    “晓依,不要去求他们,他们那么残暴,心那么狠那么冷,会打你的。你去求他们根本就没有用,他们就是一群畜生、禽兽。”宋轻笑虽然在病中,说出来的话却仍旧带着一股子凛冽的狠劲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的,别担心,发烧是身体的细胞在跟病毒细胞打仗呢,打过了,我的身体素质就又上一个台阶了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顾晓依脸上还没消退的青紫红肿,心里的愧疚感和心疼的感觉又排山倒海的涌了过来,几乎将她淹没。

    她何德何能,两人不过一面之缘,她竟然能为她做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难道她真的是上天派来的天使吗?

    “晓依,你不必为我做这些的,你现在都自身难保了,还要花这么多心思照顾我,我……”宋轻笑有气无力的说着,语气哽咽不能成言。

    闻言,顾晓依满不在乎的摆摆手,“这些都算不上什么啦,除了我们都是中国人之外,我就是觉得跟你有缘分,一眼看到你就很喜欢你,那种感觉来得莫名其妙。”

    笑了笑,她继续说道:“就是因为落到这种境地了,所以我们才要更加团结呀,不然怎么能扛过去,窝里斗有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她指的是其他女孩子的行为。

    宋轻笑知道,她说这番话完全是为了安慰自己,什么团结,压根就是顾晓依在照顾她,从头到尾她,都没有什么能为她做的。

    “晓依,你放心,我老公一定会找到我们的,我们一定可以出去的。”宋轻笑突然握着她的手,感觉到她心底的恐惧,语气坚定的说着。

    她知道,之前顾晓依说能出去之类的话,只是安慰她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宋轻笑有一个无比坚定的信念——傅槿宴一定会救她们出去的,没有其他可能。

    为了傅孟辰和顾晓依,她必须坚定这个信念。

    没想到,短短几天的相处,宋轻笑就把这个女孩子看得如此重要了。

    她在心里强烈的呼唤着傅槿宴,希望他能感受到自己。

    外在受困,内在的情绪不得发泄,让宋轻笑陷入了更深更疲惫的境地——她发烧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这边,傅槿宴几乎是发动了全部势力,联系了当地警方,但都没有找到宋轻笑母子两人,他急得快上火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,他几乎是不眠不休的在找人,吃不下睡不着,下巴上胡子拉杂,眼睛里的红血丝布满了整个眼球,黑眼圈浓重得可以媲美大熊猫了。

    一天找不到,宋轻笑母子的危险就加重一分,他不敢懈怠,他害怕这辈子永远都见不到他们——那是他心底最深重的恐惧。

    命运如此无常,谁也不知道从哪里打来一个业力的浪头,就将他们冲散了。

    不,他不允许这样,死也不允许。

    哪怕是倾尽全力,散尽家财,都要想办法找到他们。

    可是笑笑,你在哪里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?还是没有?你们真的确定找遍了整个小岛?”傅槿宴看着面前这个男人,那是他花重金请来的,“警方那边怎么说?有没有监控到有什么船出海?”

    那个男人满脸苦逼的说道:“傅先生,我们这几天真的尽力了,兄弟伙基本上将整个岛都翻遍了,没有找到夫人。警方那边也暂时没有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花这么多钱请你们来是干嘛的?”傅槿宴蓦地大喝一声,布满红血丝的眼睛里射出一道狠厉的光,“这么多天了,你就给我这个结果吗?当初信誓旦旦的说能找到人,现在都当自己说过的话是放屁吗?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里的警察,连个人都找不到,这么无能,还来当什么警察,不如回家种地算了!”

    暴怒之下,傅槿宴再也顾不得其他,将这人和警察通通一顿臭骂。

    他平时并不是这样的人,只是这几天怒急攻心,让他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这边的警察在找人上面似乎不是显得那么热心,毕竟,一个来旅游的中国人,丢了就丢了,每年这里都会莫名其妙的丢一些人,他们也曾努力的追击过,但终究没有结果,所以久而久之就习惯了,懈怠了,心态已经变了,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就好。

    所以这也是傅槿宴暴怒的原因之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