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二十五章 被打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什么都没有!”

    男人不耐烦的一甩手,脸上露出了愤怒的表情,瞪着眼睛看着她,表情不悦,“你这个贱人,说了这么多,烦都烦死了,看来不给你一点教训,你是不知道我是谁,居然还敢跟我提条件,要这要那,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!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我不是……啊!”

    顾晓依话没说完,就被男人抓着头发拎了起来,下一秒,迎接她的便是说不清的拳脚,疯狂的砸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开始的时候,她还能发出痛苦的呻吟,几下之后,瘦弱的她便承受不住,只能发出微弱的痛苦的喘息声,其余的却是什么都不能了。

    有进气没出气的她,软绵绵的瘫倒在地上,像是一块破碎的抹布一样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男人怕自己闹出人命,所以才停了手。

    看着瘫倒在地上,像是死了一样的顾晓依,他不屑的啐了一口,语气生硬的说道:“贱人,我告诉你,别再给我惹麻烦,否则的话,我一定会弄死你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上前,拎着顾晓依的头发,像是拖着一袋子垃圾一样,将她拖到了角落里,手一松,就听到“嘭”的一声,顾晓依没有任何反抗的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男人环视一周,看着那些因为刚才的声响而惊醒的众人,冷笑一声,警告的说道:“我告诉你们,不要给我们惹麻烦,否则的话,这就是下场!”

    说完,指了指趴在地上的顾晓依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一声,仓库的门再次被锁上。

    宋轻笑早就已经醒来,只是高烧使得她身体发虚,没有力气,她只能软绵绵的在原地挣扎,听着那一声声骇人的拳打脚踢,还有顾晓依微弱的呻吟,心中涌上了巨大的愧疚和心疼。

    若不是因为自己,她也不会遭受到这样的非人的对待。

    她那么一个乖巧可爱的女孩子,那些人怎么忍心下得了手啊。

    妈的,畜生,都是畜生。

    咬紧了牙,宋轻笑挣扎着翻了一个身,匍匐着爬了过去,轻轻地推了推她的肩膀,颤抖着声音呼唤她,“晓依,晓依,你还好吗,能回答我吗?”

    半晌之后,顾晓依终于有所反应,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呻吟,隐含着巨大的痛苦,“轻笑……”

    终于听到了她的声音,宋轻笑松了口气,紧绷着的心松懈了少许,低声询问,“感觉怎么样,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疼……”

    仅仅是一个字,却是耗费了顾晓依仅存的所有力气。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的眼眶瞬间就红了,哽咽着道歉,“对不起,都是因为你,你才会……真的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听着她哭泣的声音,顾晓依努力摇了摇头,轻声说道:“没……没事的……我总不能……不能看着你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到一半,她仿佛是坚持不住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听不到她的声音,宋轻笑的心里顿时又是一紧,轻轻地晃了晃她的肩膀,却是再也得不到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她害怕的伸出手去,探了探顾晓依的鼻息,发现还没有消失,顿时松了一口气,心中放松了少许。

    “好好休息一下,谢谢你这么为我奋不顾身,真的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眼泪顺着眼角滑落,滴落在地上,留下一个浅浅的痕迹。

    第二天,顾晓依终于醒了过来,浑身痛疼,一动就倒吸一口凉气,伤痕累累,令人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她和宋轻笑两个人,一个身上有伤,一个发烧到身体虚弱得只能一直躺着,吃饭的时候都无能为力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其余的人将饭一抢而光,而她们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咕噜”一声,顾晓依捂住了肚子,脸上露出了尴尬而又无奈的表情,“我好像有些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着,宋轻笑努力的翻过身去,从角落里面掏了掏,掏出一个东西,悄悄地塞到了她的手中。

    顾晓依将手指打开一个缝儿,在看清手中的东西之后,惊讶的瞪大了眼睛,“你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手里,放着半个馒头。

    宋轻笑勉强笑了笑,竖起手指抵在唇上,对着她轻轻地虚了一声,低声说道:“这是我昨天留的,为的是以备不时之需,现在刚好给你吃,也算是物尽其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给了我,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饿。”摇了摇头,宋轻笑露出一个虚弱的表情,“我现在难受得根本就不想吃东西,所以你快吃吧,不用管我。”

    顾晓依看了看她,又看了看手中的馒头,咬了咬唇,终于还是没有抵抗住诱惑,点了点头,轻声地说了句“谢谢”,低头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她的样子,眼眶一酸,差点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这个女孩子,在这么困难的时候,给她水喝,给她东西吃,安慰她,还告诉她那么多事情。

    现在为了她还被那些畜生打,导致自己饿肚子。

    而自己却什么都不了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饿肚子。

    所以宋轻笑毫不犹豫的就拿出了那半个馒头——那本来就是为顾晓依留的,她发烧,根本吃不下东西。

    要是放在平时,纵使自己再不浪费粮食,宋轻笑也不会把半个馒头看得如此珍贵,然而在这种时候,这半个馒头几乎成了她们的救命稻草了。

    如此珍贵。

    “你慢点吃,晓依,不然要噎到。”宋轻笑细细的叮嘱着,攒起全部的力气,将一个碗递给顾晓依,手颤颤巍巍的,似乎下一刻就要拿不住,摔下来。

    “来,晓依,你喝点水。”

    顾晓依见状,连忙接过,端起喝了小小的一口,权当润嗓子了——在这种时候,水也显得尤其珍贵,那些混蛋每天供给她们的水是限量的。

    所以她那天才会把水藏起来。

    “轻笑,你也来喝点吧,你看你烧得嘴皮都干了。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。”顾晓依费力的把宋轻笑扶起来——又挨打又挨饿,她也实在是没有力气了。

    她扶着宋轻笑的脑袋,将碗凑到她嘴边,细心的喂着。

    “现在没有条件治疗,我们只有水了,你多喝一点。”顾晓依说着,眼底的愤怒又像风暴一样聚集着,仿佛要随时破体而出。

    她小声的狠声说着,“那些畜生,见你烧得这么厉害都不给点药,简直就是草菅人命,没有一点人性。要是哪一天他们落到我手上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顿,顾晓依又绝望的叹息了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