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二十四章 她在发烧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快吃吧,吃饱了才有力气,不然到时候想要做什么都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看了看伸到自己面前的两个馒头,又看了看她嘴里正咬着的那一个,咬了咬唇,语气艰难的说道:“这些是你好不容易抢回来的,怎么能给我两个呢,我要一个就好了,你也要多吃,吃饱了才有力气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我吃的本来就少,而且我这几天一直都在保存体力,所以你不用担心,赶紧多吃一些,你的脸色很不好,若是生病了,那才是最糟糕的呢。”

    顾晓依说完,又将手中的馒头向前推了推,眼睛四下打量一番,凑到她的耳边,悄声说道:“我跟你说,这里的食物给的很少,你看她们抢的快的,就有两三个,抢的慢的,只有一个,若是刚刚被抓来的,不知道情况,很有可能一个都没有,那就要饿肚子了。这里每天只有两顿饭,若是有人惹他们不高兴了,那就可能只剩下一顿了,所以一定要在有的时候,能多吃就多吃,省得到时候饿肚子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上一次有一个女人,因为嫌弃吃的不好,将东西踩得稀烂,结果惹恼了那些人,被带出去毒打了一顿,惨叫声都传到了这里,然后当天下午她就被卖掉了。不知道卖去了哪里,但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说着,顾晓依轻嗤一声,眼眸中浸满了愤恨,“这群人丧尽天良,但是在这个时候,我们必须要忍耐,沉住气,只要能够逃出去,受一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闻言,重重的点了点头,颤抖着手将馒头拿了过来,放在嘴边,强逼着自己一口一口的往下吞咽着。

    吃掉一个之后,她突然想到什么,猛地抬起头,看着顾晓依,语气焦急,带着浓厚的哭腔,“晓依,照你这么说,那我儿子那边……他会不会抢不到食物?”

    一想到傅孟辰不仅要担惊受怕,还要忍饥挨饿,受人欺负,宋轻笑的眼泪再一次忍不住,决堤而出。

    泪水一颗一颗的掉在她手上的馒头上,很快便将干涩的馒头打湿,水淋淋的模样。

    见状,顾晓依叹了口气,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,劝慰她,“不要担心,不会有事的,你儿子的周围一定都是小孩子,小孩子之间,恐怕没有大人争抢的厉害,而且他们若是没有饭吃,面黄肌瘦的,一定会被买主嫌弃,所以那群人,一定会想方设法让小孩子吃饭的,现在你就应该祈祷,你的儿子能够忍辱负重,千万不要发脾气惹怒了他们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辰辰很乖的,也很聪明,”摇了摇头,宋轻笑含泪说道,“他不会乱发脾气的,而且眼下的情况,他也一定是知道的,所以应该会很乖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了,暂时你就放下心,事情总会有希望的,只要你还没有放弃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再次点了点头,垂眸看了看手中已经被泪水浸湿的馒头,咬了咬牙,没有任何犹豫的吃了下去。

    槿宴,你快些来救我们吧,这里的东西好难吃,这里的环境好可怕,我很害怕,辰辰也很害怕。

    我们都在等着你,你快点儿来吧!

    求你了!

    半夜,宋轻笑睡得很不安稳,觉得自己像是身处赤道,又转眼之间到了北极,身上一阵热一阵冷,很是难受。

    她忍受不住,发出了微弱的呻吟,听上去十分的虚弱。

    顾晓依睡在她的身旁,一直都保持着警惕,所以听到她不同寻常的声音,一下子就清醒过来,连忙俯身过去查看。

    “轻笑,轻笑,你怎么了,哪里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说着,她连忙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,被上面的温度烫得一下子收回了手,心里十分慌乱。

    宋轻笑发烧了,而且温度不低!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生病,无疑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。

    想了想,顾晓依连忙爬了起来,扑到门那里,扒着门缝儿看了看,正巧看到一个人经过,连忙不管不顾的拍着门,大声吼叫着:“来人,快来人啊!里面有人生病了,你们快过来看一下啊!”

    喊了好久,一个男人骂骂咧咧的走了过来,掏出钥匙打开门,二话没说,朝着她的胸口就踢了一脚!

    顾晓依一个弱女子,怎么扛得住这样的力道,一下子就飞出去老远,狠狠的摔在地上,发生“嘭”的一声,扬起了地上的尘埃。

    “臭娘们儿,叫什么叫,大半夜的你是不是找死呢?我告诉你,再叫唤,我就让你好看,知道不?”

    手捂上胸口,顾晓依趴在地上,喘了好久才终于喘过气来,咬着牙爬了起来,跌跌撞撞的朝着男人走过去,拉着他的袖子,低声哀求,“大哥,我不是故意的,只是这里有人生病了,她在发烧,温度很高,你们能不能带她去看看医生,以免她的病情更加的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看病?你没有搞错吧?”

    男人嗤笑一声,伸手将她的手用力的打开,眼睁睁的看着她再次摔倒在地,却是面无波澜,依旧是满脸的嘲讽,“要不要我直接给你们安排一个总统套房,再给你们找几个女佣,这样的话,你们是不是就会觉得舒服了?还想要看医生,简直是在做梦!你是不是还没有看清自己现在的处境?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知道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咬了咬唇,忍下了胸前强烈的疼痛,顾晓依强撑着说道:“但那也是一条命啊,难道你们要眼睁睁的看着她殒命吗?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发烧了吗,能有什么事,你再啰嗦,小心我收拾你!”男人说着,威胁般的挥了挥拳头。

    见状,顾晓依身体一颤,下意识的缩了缩身体。

    但是想到刚才手掌触碰到的温度,烧得她禁不住往后一缩,她又强撑着扬起脖子,直视着他,声音恳切的说:“发烧是很严重的,很容易便会烧傻了。而且弄不好就会转变成肺炎,到时候就真的是危险了。大哥,我求求你,带她去看看病吧,或者是给她拿些药来也行,至少要让她退烧才可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