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二十三章 恩情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顾晓依突然凑到她耳边,用蚊吟一般低的声音说道:“对了,我这里还藏了一点吃的,是我偷偷留下来的,我悄悄递给你,你不要声张,赶紧吃掉,不然被那些人发现了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她见宋轻笑说话一副有气无力的状态,又听她说是昨晚出来买吃的才会被抓,估摸着她肯定早就饿了,于是善心发作,将自己偷藏了好久的东西拿出来分享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就应该团结。

    宋轻笑闻言,眼眸中浮现出感动的泪水,没想到这种时候,还有人无私的帮助她,这种行为几乎是雪中送炭,让她不至于太过绝望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,轻声说着,“好的,谢谢你,晓依,你的恩情我一定会记住的。”

    她一向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,何况顾晓依这救命之恩了。

    顾晓依将食物递给她,然后又挪了挪身子,挡在了她面前,挡掉那些窥视的目光。

    虽然这整个屋子里的女孩子都是无辜的,但人性可以是善的,也可以是恶的,有些人为了自己,是能做得出出卖别人的事的,即便大家都沦落到一个地步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自然是同胞更值得相信。

    宋轻笑一边悄悄的吃着手里的食物,一边抹着眼泪,她觉得,活了几十年,吃了那么多美味的不美味的食物,这却是她吃过的最难忘的东西。

    一边吃,一边想着傅孟辰,不知道他有没有挨饿,有没有挨冻,那些人有没有对他粗鲁。

    更或者,傅槿宴已经找到了他?

    当然后者是她最希望的。

    加诸在傅孟辰身上的所有事,她宁愿以身代之。

    吃过东西之后,宋轻笑觉得身体多多少少有了一些力气,但是这些力气若是想用在逃跑上,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,所以即使她现在仍旧是心急如焚,可也只能咬着牙忍耐着,暗暗握紧了拳头,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。

    顾晓依察觉到她已经吃完了,这才稍稍挪开身子,让她能够自在的呼吸。

    “先暂时保存体力,不要太激动,也不要太急躁,否则的话,惹恼了那群人,还不一定会遭到什么样的待遇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轻轻地点了点头,眼眸中依旧有着闪闪的泪光。

    她咬紧了牙关,半天才从牙缝儿里面挤出来些许言语,虽然微弱,但是坐在她身边的顾晓依还是能够听得清楚的,“我明白,只是看不到我儿子,我还是很担心,他年龄小,若是发现周围都是陌生人,而且来者不善,恐怕会受到巨大的惊吓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若仅仅只是受到惊吓,其实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,”顾晓依安慰着她说道,“在生命的安危面前,其余的任何事情,都不算什么。而且你应该相信你儿子,或许他虽然年纪小,但是有胆识,即使面对着如此残酷的境况,也能够坦然的面对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宋轻笑听了,心中不由得想起了平日里傅孟辰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虽然年纪小小的,但是已经在不经意间展现出了与这个年龄阶段不相符的成熟感,有时候说出来的话,让她这个大人都无从招架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现在他若是已经醒来,发现自己身处在这样一个危险的环境中,或许真的能够淡定自若,至少能够强于她。

    ——毕竟他的爸爸,就是一个有勇有谋的男人。

    想到傅槿宴,宋轻笑心中又泛起了浓浓的苦涩,像是上涌的浪潮,渐渐地将她淹没。

    自己昨天为什么要和他吵架呢?

    之前不是都说好了,要相亲相爱,互相理解,为什么遇到一点事情,自己就要如此的激动呢?

    虽然名声受到影响确实是一件很让人生气的事情,可是傅槿宴欺瞒着她,也是想要让她有一个轻松的假期,能够自由自在的玩耍,而不是被那些琐事纠缠得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而且当初韩潮的事情,两人就已经谈过一次,并且也已经明确过彼此的忠诚,现在却是……

    宋轻笑一直都知道,傅槿宴有些小心眼儿,对待感情的事情很是较真,明知道没有事情,但就是那种似是而非的暧昧,才是最让人无法承受的。

    况且这次的事情又是韩潮通知的她,这样的情况,无异于当面打了他一巴掌,他的心情也是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现在又因为自己的任性,自己那些莫名其妙的小脾气,导致母子两个身陷险境,危险在眼前,却无可避免。

    这一刻,宋轻笑真的是悔得肠子都青了。

    若是能够再来一次,若是有一个时空机器,能够让她重新回到昨天挂断电话的那个时刻,那该有多好。

    她一定会冲上去,抓着自己的衣领,拼命地摇晃,大声的嘶吼,“你个傻缺!千万不要因为这件事情和傅槿宴闹别扭啊,不然的话,你一定会后悔的!”

    只可惜,世上没有时空机,也没有后悔药,所以她只能满怀着心酸和痛苦,在这个陌生而又危险的地方,心怀忐忑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等待着属于她的“审判”……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宋轻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,听到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被吵醒的她恍然的睁开眼睛,伸手揉了揉,微眯着眼睛看着向着她们走来的几个男人,鼻子动了动,闻到了食物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吃饭了,都赶紧吃,谁要是敢浪费粮食,我就扒了她的皮!”

    随着声音的落下,几个小盆也放在了地上——准确的说,应该是扔在了地上,里面装着的几个黄黄的有些干裂的,只有正常一半大小的馒头。

    因为受不住力,馒头掉在了地上,滚了几圈,沾染上了些许尘土。

    但即便已经脏了,可是那些女人丝毫都不介意,蜂拥着扑了过去,一手一个的将馒头抢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顾晓依身材瘦弱,动作敏捷,眼疾手快的抢回来三个,连忙捂在怀里躲了回来,眼睛在四下里打转,一副警惕着别人会来将自己的食物偷走的模样。

    打量了半晌,终于其余的女人都回到自己的角落去啃着粮食,她才算是放下心来,将怀里藏着的馒头掏了出来,两个给宋轻笑,自己只留了一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