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二十二章 顾晓依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来人啊,快来人……”宋轻笑不管不顾的用英语高声叫着,她必须要确认,他们是不是把辰辰一块绑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混蛋,给我滚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把我儿子怎么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其他那些女孩子见宋轻笑疯了似的喊叫着,脸上露出一种同情之色,她的反应,跟她们刚来的时候一样。

    那种愤怒恐惧几乎压垮了心智,让人变得不管不顾。

    然而不管她喊了多久,始终没有人出来回应她,宋轻笑只觉得头一阵阵的发晕,心里的惊惶恐惧几欲将她淹没。

    如果……如果辰辰出了什么事,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。

    这种恐怖的后果,她完全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宋轻笑无力的颓然的倒在地上,顾不得这里还有其他人在,眼角的泪水终于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颤抖着身子,发泄着自己的恐惧。

    傅槿宴,你在哪里……你快去救救辰辰……

    快去救救他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突然,从她身旁传出一阵小小的询问声,说的是中国话。

    在这种地方竟然还能听到乡音,宋轻笑顿时精神一振,侧头看去,只见是一个很清秀的女孩子,年龄不大,看上去比自己小很多,但脸上没有那种悲悲戚戚的神情。

    虽然她也浑身邋遢,但在这个屋子里很有些出淤泥而不染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谢谢关心,听你的口音,你好像是中国人。哦,对了,我叫宋轻笑。”宋轻笑朝她勉强一笑,算是认识了,神情中不免有些同情和狐疑。

    难道她也是来旅游的,然后不小心被人绑架了吗?

    要真是这样,那大家同是天涯沦落人。

    这个鬼地方,对外宣传说什么风景优美治安好,谁知道这么不安全,人贩子这么猖獗。

    麻痹的都没人管的吗?

    那个女孩子轻声说道:“我叫顾晓依,是这边的留学生,趁着假期过来玩的,没想到就被人绑架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眼里射出一抹愤恨的光芒,“这是一个人贩子集团,内部人员众多,等级制度分明,专门拐卖妇女和儿童,但以妇女居多,尤其是那些长相好看的单身女性,往往是他们的目标。”

    “你被抓来有多久了?”宋轻笑见她对这里很熟悉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一周多了吧,我几乎是最早的一批,我听说还有很多人,不过都被偷偷运送出去了,想必是已经转手了。”顾晓依跟她说着自己偷听来的对话。

    她一见宋轻笑就觉得很亲切,在这个地方举目无亲的,能遇到一个同一个国度的人,自然倍感亲切。

    “转手了?”宋轻笑眉头重重一跳,这一转手不知道就被转到什么电话不通的旮旯去了,跟外界完全无法联系,相当于这辈子就毁了。

    她在网上看过很多类似的帖子,说是被绑架之后,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找不回来,有些能找回来的,多半也变得痴痴傻傻,浑身是伤,人格也都不健全了,需要做心理干预。

    想到这种可怕的后果,她就觉得浑身发冷,要是她到了那样的境地,宁可去死,也不愿过那样的生活。

    但是她即便能死,辰辰怎么办?

    辰辰还那么小,人生都还没有展开,就这样断送了吗?

    不,不能!

    现在她唯一的希望就是愿傅槿宴能早点发现他们失踪了,然后来寻找他们。

    傅槿宴那么厉害,一定可以找到他们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宋轻笑稍微安下了心。

    耳边只听得顾晓依用低沉的声音继续说道:“嗯,他们是一段时间就往外运送出一批,所以看情况,我们大概还要在这个小仓库里待上一段时间,但这个也说不准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那些小孩子被关在哪里吗?他们有没有对那些孩子动手?”宋轻笑见她知道得蛮多的,急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孩子……我的孩子不知道有没有被他们绑架来,我很担心。”

    顾晓依看着她满脸焦急,提到孩子时眼泪又流了出来,心里也难过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可怜天下父母心。

    那些人贩子真是该死!坏人家庭,应该通通抓起来枪毙。

    顾晓依不忍,安慰道:“你放心,他们抓来的孩子一般都不会虐待的,因为虐待了还怎么转手卖出好价钱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冷笑一声,“那些无耻小人最是重利益,怎么舍得砸了自己的饭碗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的孩子没被抓的话,那么就是安全的,这里的人除了这类丧心病狂的人贩子之外,大多数都很淳朴的,见到孩子一个人都很乐意伸出援手。如果被抓了过来,那就暂时也是安全的,不会遭受什么非人的虐待,毕竟,他们求的也是财,所以,你暂时可以放下心,等他们有人来了,我想办法帮你打听一下。”

    听到顾晓依这番有理有据的话,宋轻笑稍微放下了心,同时心里也很佩服这个年纪不大的女孩子,在这里还能这么冷静的分析利弊,观察周围的情况,搜集碎片信息,没有被恐惧压垮了神志。

    比起那些只知道哭哭啼啼的女孩子,她强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晓依。”宋轻笑真诚的道谢,躺在地上长长的呼出一口气,“我是晚上肚子饿,出来买吃的,结果不小心被迷药迷晕了,被他们带到这里来。我多么希望我的孩子现在还在宾馆,哪怕只是孤零零的一个人,在宾馆害怕得大哭,也好过被绑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出来旅游的吗?只有你和你家孩子两人吗?”顾晓依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还有我老公,我们一家三口趁着放假出来玩。只是……我和他因为一些事吵架了,我一时气不过,才带着儿子出来住的。都怪我,是我任性,要不然也不会发生这种事。”宋轻笑说着,鼻尖又开始酸涩,心里的愧疚和后悔几乎压过了恐惧,将她压得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顾晓依同情的看着她,见她嘴唇有些干裂,连忙将自己的碗递过去,“你喝点水吧,我看你的精神很不好,趁他们现在没来,好好休息一下,养足精神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宋轻笑也不推辞,接过碗小口的抿着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也不讲究什么了,活命要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