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二十章 危险靠近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她眨眨眼,“适应”了一下,说道:“这下好了,辰辰,麻麻觉得没什么了,你看着眼睛红可能是那只虫子的缘故,好了,趁天还没黑,咱们收拾收拾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傅孟辰不疑有他,乖乖的自己穿鞋下床,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,问道:“粑粑呢?怎么没看见他人?他跟我们一起走吗?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在心里苦笑一声,我正在跟你粑粑吵架生气呢,他又怎么可能跟我们一起走。

    “你爸爸还有点事,暂时不跟我们一起,等他忙完了再来找我们。”宋轻笑不得已之下撒了个谎。

    “但是我们在这里住得好好的,为什么要搬走呀?”傅孟辰人虽然小,但心思很细腻,从宋轻笑的举动中,隐约嗅到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。

    宋轻笑强迫自己笑出来,摸了摸他的头,亲昵的说道:“你这个小傻瓜,这里是旅游的地方,哪有人出去旅游就一直住在一个地方不挪窝的,这样出去玩也不方便是不是?我们今天把这周围的景点差不多都逛完了,再住在这里就有点不方便了,现在搬到另一个地方住下,是方便了我们明天出去玩呀。”

    她这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,让涉世未深的傅孟辰完全找不到反驳的地方。

    傅孟辰终于不再问什么了,乖乖的点点头,将自己的随身物品收拾好,就跟着宋轻笑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,麻麻先带你去吃点东西,今天累了一天了,肯定饿了吧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摸了摸自己的钱包,见里面的钱不多了,寻思着一会找人问问,这附近哪里的住宿比较便宜。

    出门在外,自己因为懒,又不是掌管钱的人,还是省着用比较好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一家小店坐下,点了吃的之后,宋轻笑就用英语叽叽咕咕的跟老板交谈起来,傅孟辰听不懂,便自己吃着。

    两人谁也不知道,在他们旁边的桌子上,一个人边吃饭,边静静的侧耳听着她们的对话,在听到关键地方时,嘴角浮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,宋轻笑不再耽误,立马按照饭店老板说的话,找到一处比较便宜的住处,和傅孟辰住了进去。

    她现在才有时间来好好捋一捋下午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听韩潮的语气,想必那个新闻发出来也有很多天了,按照傅槿宴的势力,肯定是一早就知道了,但他竟然还能瞒自己这么多天,而不露出丝毫破绽,宋轻笑突然心里一寒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哪个时候觉得,这个枕边人的心思竟然这么深沉。

    以前那些对她温水煮青蛙的招数不由得通通浮上心头,让她明白,傅槿宴再怎么爱她,都是有所保留的,至少,在他认为对的事情上面,他会做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。

    现在她冷静了很多,也知道傅槿宴是关心自己的,算是保护自己的一种手段吧,但他的做法实在是踩到了她的雷区,让她一时半会无法面对他,好好的心平气和的和他说话。

    这种从别人嘴里知道真相的感觉太糟糕,这种全天下最后一个知道事情的感觉太糟糕,就像当初苏梅对她的隐瞒和抛弃一样,让她耿耿于怀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心结最是易结难解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今天气怒之下有些口不择言了,伤害到了傅槿宴,但她控制不了自己,那种让人抓狂的冲动真的很难受,她自己也很受伤。

    哎,吵架这种事,真的是没有赢家,都是两败俱伤的下场。

    人心都是肉长的,除非对方一点都不爱你,才不会受丁点伤害。

    “麻麻,在想什么呀?怎么眼睛都不眨一下?”傅孟辰软糯的声音传来,小身子也随之依偎了过来。

    宋轻笑心一软,将他抱在怀里,母子俩享受着这难得的亲昵时光。

    “麻麻没想什么,麻麻只是在考虑明天要去哪里玩?毕竟,来了就好玩好。”

    傅孟辰抱着她不撒手,用清脆的童音说道:“不管去哪里玩,只要是和粑粑麻麻在一起就好。”

    他小小的心里最大的愿望就是,不管做什么,只要能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就好了,其他的都是次要的。

    宋轻笑听到这话,心里有几分难过,知道自己今天的反常让这个孩子察觉了,虽然他并不知情,但心里却有着几分不安全感。

    毕竟,骤然和爸爸分离,总是有些不适的。

    只是他一向乖顺听话,宋轻笑这样解释,他便这样信了——对自己的妈妈,他无条件的信任。

    “辰辰,你放心,妈妈会照顾好你的,等爸爸忙完了,就来找我们了。”宋轻笑搂着他,温言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只能等着傅槿宴来找他们,因为护照都在他那里放着,除了这个地方,哪里都无法去。

    “嗯,好,麻麻你困不困?”

    傅孟辰毕竟是小孩子,下午那短暂的睡眠不足以缓解今天游玩的疲乏,在吃完饭后,更犯困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见他泪眼朦胧的打着哈欠,心里一软,亲了亲他光滑的小脸,说道:“麻麻也有点困了呢,那咱们就去睡觉吧。今晚粑粑不在,就咱们两人睡,想怎么滚就怎么滚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她的鼻尖隐约有些发酸,想哭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了,她更喜欢一翻身就滚到某人温暖的怀里,很有安全感,让人满心都是依赖。

    哎,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啊。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傅孟辰兴奋的咕哝了一声,便径自去洗漱了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纵使身体疲惫不堪,宋轻笑却怎么也睡不着,思绪繁杂无序,像一团乱麻缠绕着她。

    她静静的看着半空,虽然一片漆黑,什么都看不到,但她骨碌碌的睁着大眼睛,有几分无神。

    此刻夜深人静,无人打扰,她才放任自己的伤心和思念倾泻而出。

    是的,她想傅槿宴了,虽然才分开短短的几个小时,但同时,愤怒和指责退去,只剩下恼怒,她恼他。

    恼他为什么要瞒着自己,自己并非弱不禁风的小花小草,早已学会了承担生活中的事情,并非需要人照顾的小女生,她也可以担起一片天地。

    既然两人是夫妻,就不该有所隐瞒,坦诚相待是最基本的原则,不然谈何相扶一生?

    傅槿宴那个自大鬼怎么就不明白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