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一十九章 另外找个地方住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现在外界那些人只怕都知道了吧?只有我这个当事人,还像个傻子似的被蒙在鼓里,做着自己的美梦,到现在都不出来发声澄清自己,那些人只怕都以为我是害怕了,或者承认了,所以龟缩在角落里不敢吱声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明是最有权利知道的,却最后一个才知道。你真是好样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越说越伤心,到最后都有些口不择言了,心里的愤怒裹挟着滔天的怒火,一股脑的喷涌出来。

    她有些承受不住,傅槿宴同样也有些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他明明是一番好意,心疼她,不忍心让她遭受这些事,从而坏了自己的心情,没想到千算万算,还是失算了,惹得她更生气了。

    但是自己又做错了什么呢?

    他的一番心意,就要这么被曲解被辜负吗?

    他心里也有几分难过,几分愤怒。

    “笑笑,你冷静一点好吗?我是不忍心让那些事情来打扰到你,影响了你旅游的心情,咱们一家三口难得出来一趟,不想让那些子虚乌有的事给破坏掉。”傅槿宴深吸一口气,好脾气的哄着,“我的打算是,回过后再好好处理这件事,因为我们都在国外,有些时候鞭长莫及,而且,等这件事冷却一段时间后,自然会慢慢被人忘记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冷冷的道:“什么被人忘记,不过是给那些人更多的理由来嘲笑我,说我不敢吱声罢了,说我宋轻笑就是一个见异思迁水性杨花的女人,给你戴了绿帽子,就这样把我钉在耻辱柱上,贴上一堆标签。”

    “发生了这种跟名誉有关的事,连当事人都不出来说一句话,恐怕没几个人能理解这种行为吧?而我特么的竟然现在才知道,呵呵……”宋轻笑冷笑着,目光犀利的看着他,“而且姗姗都已经打电话来了,你要是真的为我着想,就让我知道这件事!我是个成年人了,不是未经风雨的小孩子,遭受不住那些流言蜚语,我理解你想保护我的心情,但我不能忍受你欺骗的做法,尤其是昨天那个电话,你那样子看上去明明就是心虚。你这样一来,接下来的旅程还怎么进行?啊?你觉得我还有心思游玩?”

    “那些流言蜚语本就不能伤到我什么,只不过就是气一气,骂他们几声罢了,我自会做出反击,但是对于你的做法,我是真的觉得很伤心,很失望。你是我最亲近的人,所以这件事我不能释怀。”

    “该解释的我已经解释过了,你既然还是不能体会我的心思和好意,一个劲的钻在牛角尖里出不来,我也没办法了。”傅槿宴的话里也携带着几分怒火,即使他已经很克制自己了,但那种被心爱之人不理解的悲伤和愤怒仍旧慢慢袭来,“我只能说,天意弄人,我没想到韩潮到现在都还这么关心你,一知道你出事了,就立马给你打电话,他这个朋友还真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在知道是韩潮的电话后,他的心里有些酸涩,这个女人,竟然相信他一个外人,都不相信自己吗?

    “傅槿宴,你什么意思?你是在暗讽我和韩潮又有一腿吗?”宋轻笑突然向他咆哮道,理智早就被湮灭了,只剩下一堆杂乱无章的情绪,在那里望文生义的借故发泄着。

    “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好了!哼。”傅槿宴眉眼一沉,冷哼一声,泥人都有脾气,何况是他。

    宋轻笑像是突然累极了一般,浑身的精力都被抽走了,她淡淡的说道:“算了,不想说这么多了,说再多都没有意义,我们还是暂时分开一段时间吧。”

    她厌烦这种无休止的争吵,但又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所以现在分开几天,应该是最好的选择吧?

    傅槿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没有说话,转身摔门而出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眼前,眼前不禁一阵模糊,潮热的感觉袭上眼眶,只觉得心里难过得像是被千万只蚂蚁噬咬,让她不由得紧紧揪着胸前的衣服,似乎这样就能缓解一般。

    胸口沉闷得想要爆炸了,她艰难的呼吸着,只觉得这里无法再待下去了。

    被人诬陷,被网友大骂,被爱人欺瞒……国内还不知道有什么烂摊子等着她回去收拾呢,她即将面对的不知道会是怎样的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这一路而来的种种事情浮上心头,让她觉得委屈至极,眼泪再也忍不住,唰的一下就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转身就回到屋里,望着正躺在床上熟睡的儿子,擦干眼泪,狠下心将他摇醒。

    “辰辰,快醒醒。”

    摇了好一会,傅孟辰才睁开迷迷糊糊的双眼,看着她呢喃道:“麻麻,怎么了?是要去吃晚饭了吗?”

    难为他,睡得这么迷糊,还记得吃完饭这件事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这个小吃货,心里有几分好笑,但那些情绪仍旧萦绕着她,让她难以展颜。

    “不是,辰辰,我们收拾收拾,出去另外找个地方住。”

    她本想自己走的,但是看到儿子一个人在这里,她放心不下,于是决定将他也带走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没办法心平气和的面对傅槿宴,所以还是让两个人分开一下比较好,让彼此都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嗯?麻麻,我们不是在这里住得好好的吗?怎么要出去住?”傅孟辰仔细的看着她,觉得她跟今天出去玩的时候有点不一样,至于是哪里不一样,年纪还小的傅孟辰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然后,他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,惊奇的说道:“麻麻,你的眼睛怎么红红的?”

    听到他这么问,宋轻笑有几分难过,大人之间吵架,最伤心的是孩子,这种心理阴影会伴随他一辈子,怎么也抹不去,所以她不想让傅孟辰知道,给他年幼的心带来沉重的负担。

    她摸了摸眼睛,故作疑惑的说道:“咦?刚刚一只虫子飞到我眼睛里了,难道现在还在吗?”

    “啊?那我帮你吹吹。”傅孟辰非常有爱的站起来,抱着宋轻笑的脑袋就轻轻的吹着。

    虽然那点力道连沙子都吹不出来,但他的举动还是让宋轻笑冰冷的心开始融化。

    这个小子,从小就这么贴心,以后长大了不知道会便宜了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