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一十八章 欺瞒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摇了摇头,宋轻笑后知后觉的想起来,他也看不到自己的动作,又轻咳一声,说道:“不知道啊,我这两天出来玩了,不在国内,我也没有上网。发生什么事了吗?听你的意思,似乎还是和我有关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和你有关了。”韩潮的声音急促中带着无奈,“我还想着,这一次的事情闹得这么大,你怎么都无动于衷,原来是你还不知道啊。是这样的,前几天网上突然爆发出一条新闻,说是你看中了那个抄袭的卡洛,想要和他……结果却遭到了他的拒绝,然后你恼羞成怒,故意抹黑他,说他抄袭,逼得他走投无路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就听到宋轻笑愤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夹杂着浓浓的怒火,“这特么是什么鬼!”

    婚外情?自己和卡洛?

    拜托别闹了好不好,自己又不是瞎子,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?

    网上那些人是不是……脑子有坑!

    听到宋轻笑的那声“怒吼”,韩潮突然觉得有些想笑,觉得她着实可爱,柔声的劝慰着她,“轻笑,你先别激动,估计又是那个卡洛不安分,所以搞了这么一出,你不要在意,相信我,我会帮你处理好这件事情的,别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在他的安抚之下,宋轻笑渐渐地变得冷静了许多,深吸了口气,再缓缓的吐出,她扯了扯嘴角,露出一个假笑,咬牙切齿的说:“不用麻烦你了,既然是来找我的,那我就不能袖手旁观,这件事情,我会好好处理的,不过还是要多谢你告诉我这件事情,不然的话,我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“客气什么,我们都是朋友,你出了事,我自然是不能视而不见不是。”韩潮笑道。

    轻轻地“嗯”了一声,宋轻笑捏了捏鼻梁,皱着眉头,语气有些沮丧和沉闷,“那也是要谢谢你的。好了,我还有事情要忙,先不跟你聊了,有时间再联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那你好好休息,不要想得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细心地叮嘱了几句,韩潮终于恋恋不舍的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宋轻笑将手机扔在了茶几上,眉头紧锁,满面愁容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,卡洛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编造这样的事情?

    他是不是脑子有坑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宋轻笑脑海中灵光一闪,突然想起了昨天那个欧珊珊打来的,却又被傅槿宴给挂断的那个电话。

    当时他对着手机说话的时候,宋轻笑也坐在旁边,所以欧珊珊的反应,她也听得一清二楚——欧珊珊在疑惑,在不解,似乎是没有听懂傅槿宴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现在结合着韩潮刚刚在电话里说的,宋轻笑混沌的脑子渐渐有些清明了,想明白了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傅槿宴一定是早就知道了这件事,却一直都没有告诉她,甚至在别人打电话来关心她的时候,故意切断了通话。

    典型的做、贼、心、虚!

    咬着牙,宋轻笑又拿起手机,登上了微博,查找着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结果越看越来气,越看越膈应。

    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,自己还身为当事人,都已经被骂得体无完肤了,居然到了今天才知情,想想也是可笑的不行。

    而自己的老公居然瞒着自己,不让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简直是太特么气愤了。

    他想弄啥?

    把我蒙在鼓里就这么好玩吗?

    还是他觉得这件事是真的,不敢向我求证?从而自己隐瞒了下来?

    不带这么玩的好吗?

    弄得自己像个傻子一样。

    宋轻笑越想越气,越想越想不开,仿佛走进了一条死胡同,浑身都冒出了冷气。

    她这辈子最讨厌被人欺骗了,尤其是自己亲近的人,无论怎样不堪的事,将话说开了就好了,她可以心大的容纳,现在傅槿宴死死的瞒着不让她知道是几个意思?而且这件事的主角还是她!

    凭什么?她有权利知道!

    傅槿宴洗完澡出来的时候,就看到宋轻笑坐在沙发上,握着手机,冷着一张脸,跟今天出去玩的时候表情完全不一样了,像是突然从赤道到了北极,明显得让人忍不住担心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笑笑?怎么这表情?刚刚不都还好好的吗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他关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宋轻笑侧头看了看一旁早已累得睡着的傅孟辰,不忍心打扰他,压低了声音,冷冷的看着傅槿宴,“你跟我过来一下,我有话想问你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被她的态度弄得一脸茫然,心里却也有些打鼓,这丫头对自己很少这么冷淡了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两人走到外间,出来后,确保自己的谈话声不会打扰到睡着的傅孟辰,宋轻笑立刻面色不善的看向傅槿宴,“说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?”

    傅槿宴头发上的水还在往下滴,他皱着眉头,不解的看着怒气冲冲的她,“刚刚发生什么事了?可以跟我说说吗?”

    “刚刚我接到一个电话,说网上有个新闻,爆料的是我喜欢卡洛,有婚外情,呵呵,这件事发生很多天了,我相信你不可能知道。”宋轻笑直直看向他的眼底深处,“但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而且昨天姗姗给我打电话,只怕也是要说这件事吧?但你为什么要阻挠姗姗,不让我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昨天被你打岔,一时忘记了,今天这个电话提醒了我,我的那些疑惑不是空穴来风的。你这么费尽心思的瞒着我,是想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傅槿宴看见她的样子,心里一沉,脸上却不动声色的问:“哦?是谁打的电话呢?”

    “是韩潮。”宋轻笑晃了晃手机,脸上带着几分嘲讽,“你没想到吧?阻碍得了一个,却拦不住第二个。”

    听到是韩潮打来的,傅槿宴心里不悦极了,也隐隐泛起几分怒火,他强压下这种不好的感觉,告诉自己要蛋定。

    “是,我是一早就知道了,但是笑笑,我这么做的目的还不明显吗?你还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大吼一声,眼睛里的怒火毫不掩饰,“我生平最讨厌有人欺骗我,把我当傻子似的玩,你这样瞒着我,阻碍我知道这件事,就很好玩吗?啊?这是我的事,我有权利知道,你虽然作为我的丈夫,但是也不能剥夺这种权利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知道又怎样,就能掩饰你欺骗我的事实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