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一十四章 一碗粥的思考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这里面的每一粒米,都包含了很多人的劳动和汗水。有种粮食的人,在种的过程中,那些水稻嫩苗经历了风霜雨雪,吸取天地精华,经历了很长时间才能结出稻穗;还有处理的工序,一道一道的加工下来,才能变成白花花的大米;这还不算,中途还有运输的人,有将粮食做成粥的人,所以一粥一饭都来之不易,没有之前那么多的因缘,这碗饭此刻不可能端到你面前来,这就叫天赐,明白吗?”

    看着傅孟辰已经是一副懵了的状态,宋轻笑好笑的说道:“麻麻知道你想吃我们这个美食,但现在你生病了,只能暂时喝粥,这样才好得快。等你完全恢复了,你想吃什么麻麻就给你弄什么好吗?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继续说:“生病了可不能不吃饭,这样吧,麻麻教你一个秘诀,你在喝粥的时候,想着麻麻刚才说的那些话,不要去想我们吃的这个,你再细细感觉下粥的味道,闻闻它的香味,怎么样?一粒米背后的东西有好多好多呢,就看你能不能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听罢,傅孟辰这次不再抗拒了,拿着勺子,舀了一勺粥往嘴里送,然后认真的细细品味起来,一口粥下肚,他双眼蓦地双眼一亮。

    “麻麻,我怎么觉得,这个粥是甜的?是那种淡淡的甜味,不腻人,还有一种大米的清香味,很润喉。好神奇哦,以前我从来没吃出来这种味道,也没觉得它好吃过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神秘一笑,然后吃了一口自己碗里的美食,眯着眼睛细细品味着,吞下肚之后,满足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了,辰辰,每种食物都有它本身独特的味道,我们能选择的时候,可以任由自己的喜好来选,但没得选的时候,不说多么喜悦,至少也要让自己的心安静下来,去品尝它独特的味道,既然逃不开,何不敞开自己享受呢,就当是一次独特的体验吧,至少你也从中吃出一些不同的滋味来了,而且那些滋味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差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麻麻。而且我突然觉得,比起那些在电视里看的连饭都吃不上的人,我好像很幸福了,至少只是在生病时才喝白粥,那些人天天都只能喝稀粥。”

    傅孟辰突然懂事的说道,眼里射出一丝与同龄人不相符的成熟光芒,看得宋轻笑一愣。

    她以为自己有点拔苗助长了,但看着傅孟辰并没有太大的变化,在说这一番话时也没有太过于激动,便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“是的,辰辰,我们要感谢一切来到我们面前的食物,不管它们是不是美食,符不符合我们的口味,它们既然来到我们身边,便有来的道理。比起很多人,我们都算幸福的了,衣食无忧,想干嘛干嘛,所以我们要知足、懂珍惜。好了,你快吃吧,不然饭凉了对胃不好。”

    傅孟辰开心的点点头,开始主动的拿起勺子吃着,一碗粥下肚之后,他满足的拍拍自己圆滚滚的小肚皮,那张被发烧折磨得有些憔悴的小脸此刻又莹莹生辉,看上去可爱极了,像观音坐下的童子。

    宋轻笑和傅槿宴两人也慢条斯理的享用着美食,虽然傅孟辰看着仍然有些馋,但比刚刚那会好多了。

    饭后,傅孟辰打了个哈欠,觉得有点犯困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他的样子,摸了摸他的额头,叮嘱道:“辰辰,困了就睡一会吧,你还没彻底好,多休息才能恢复得快,等你好了我们再出去玩。”

    傅孟辰点点头,乖乖的躺在床上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和傅槿宴来到外间,也坐在沙发上休息。

    其间,傅槿宴一直双眼亮晶晶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宋轻笑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,终于忍不住问道:“槿宴,你一直看着我干嘛?难道是发现我这个小仙女竟然这么美丽动人,你移不开目光了?”

    咳咳,一不小心说了实话,是在是罪过,罪过!

    傅槿宴被她如此不要脸的话弄得一窒。

    不过两人相处这么多年了,对于她的这些话,傅槿宴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免疫力了,所以此时也没有怎么打击她,而是说道:“你刚才对辰辰说的那番话,我觉得很好。虽然跟平时的你有些不一样,但我很喜欢这样的你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被他夸赞得难得有些不好意思,咬了咬唇,露出一抹笑容,“我也只是有感而发罢了,我还怕你会觉得我说的那些不切实际,玄之又玄呢。毕竟,那些话听上去好多人估计都会嗤之以鼻,说太矫揉造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别人如何想,但辰辰很听话,并且听进去了不是吗?那番话起了作用,相信对辰辰的影响也很大。”傅槿宴笑道,“我们这种家庭出生的孩子,容易看不到下面的很多东西,会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。穿好的衣服,吃精细的食物,想要什么就能要什么,以自我为中心,不好好引导的话,就会变得不懂珍惜,不知感恩,高高在上,没教好的话真的就是一祸害,比之普通人家还不如。所以你刚刚做的很好,没有惯着他,而是循循善诱的教他,是一个非常好的榜样。他现在听不懂没关系,但他慢慢的能感受到了,这也是在他小小的心灵里种下了一颗种子,只要是种子,常常晒太阳浇水,就总会开花发芽的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下次,我们能陪着他一起喝粥的话,就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说着,眼睛里露出一抹戏谑的光。

    宋轻笑有几分羞赧,毕竟,是她馋,等不住了想吃当地美食的,这才会有这么一出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自己这个麻麻还真是有点没良心,不能陪儿子共苦就算了,还要在他面前嘚瑟。

    还好他儿子听话,像她,不然小家伙不依不饶的那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说明你娶了个好老婆呀。”宋轻笑得意洋洋的说道,她没想到,自己随意一番话,傅槿宴竟也能说出这么多道道来,不愧是老江湖。

    “是呀,傅某人何其有幸,娶了个这么好的媳妇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见她一张小脸放光的样子,两只眼睛笑得弯弯的,像月牙儿挂在天空,心里一动,忍不住将她搂过来狠狠的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正当两人吻得难舍难分的时候,电话铃声蓦地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