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一十三章 一起睡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傅槿宴拍了拍她的肩膀,俯身过去,将傅孟辰抱在怀里,嘱咐了她一声,便快步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宋轻笑随手抹了一把脸,将脸上的泪痕擦了擦,拽过包包拿在手里,连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在前台的指引下,两个人带着傅孟辰去到了当地的医院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细致的检查之后,医生告诉他们,傅孟辰是因为感冒引起的发烧,可能是水土不服导致的,没有什么大毛病,挂两瓶水就好了。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这才松了一口气,紧绷着的一根弦一下子就松开了,整个人瞬间失去了全部的力气,软绵绵的倒在了傅槿宴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还好没有事,太好了,太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像个复读机一样,一直在重复着同样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傅槿宴紧紧地搂着她,轻抚着她的发顶,无声的安抚着她。

    两个人静静的坐在病房里面,目不转睛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傅孟辰,看到他的脸色一点一点的变回了原本白皙的肤色,心中也渐渐地变得安稳。

    宋轻笑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,感觉已经不是那么烫手了,明白是药起了效果,他的烧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直到所有的药水全部输进了他的身体里之后,傅孟辰才终于缓缓地醒了过来,哑着嗓子,低声的喊着:“麻麻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虽然赢弱的不易被人察觉,但是宋轻笑一直牵挂着他,所以一下子就听到了,飞快的扑了过去,捧着他的小手,哽咽着问道:“辰辰你醒了?身体感觉怎么样,还难受吗?”

    傅槿宴也走了过去,皱着眉头查看着他的状态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傅孟辰低声的说道:“不难受,就是感觉没有什么力气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又是心疼的不行,摸着他有些苍白的小脸,一脸的自责,“都怪妈妈,没有察觉到你身体不舒服,害得你受了这么大的罪。”

    “不怪麻麻,辰辰没事了,真的。”傅孟辰小小年纪,却已经懂得体谅她,不忍心看着她自责。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宋轻笑的心里更是五味杂陈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此时,傅槿宴的手搭上了她的肩膀,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“辰辰已经醒了,估计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了。我去找医生再检查一下,你们在这里等着我,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

    一大一小两个声音不约而同的响起。

    见状,傅槿宴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经过医生再一次的详细检查之后,宣布傅孟辰已经没有什么问题,不需要住院,只是回去的时候好好保养,注意饮食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听到医生这么说,宋轻笑长舒了一口气,搂着傅孟辰,眼眶微红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折腾了一个晚上,终于又回到了民宿。

    “麻麻,我今天可以和你一起睡吗?”傅孟辰瘪着嘴,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的,十分的惹人怜惜,“辰辰害怕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这么一副乖巧的样子,宋轻笑哪里说得出来拒绝的话,连忙点了点头,抱着他直接躺进了被子里。

    两个人躺好之后,宋轻笑还不忘提醒傅槿宴,“老公,一会上床的时候不要忘记关灯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碍于傅孟辰刚刚痊愈,所以对于他如此明目壮胆的和自己抢老婆的事情,傅槿宴也只能忍气吞声,什么也不说了。

    没关系,今天的可以留在以后,一起结算。

    更痛快。

    躺在柔软的被子里面的宋轻笑突然抖了一下,觉得自己像是被算计了一样,心里发虚。

    随着“啪”的一声响,原本还是灯火通明的房间一下子就陷入了黑暗之中,只有周围的挂着的一串串的小夜灯,散发着柔和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晚安,笑笑,辰辰。”

    “晚安,槿宴/粑粑。”

    一家三口相拥在一张床上,渐渐地陷入沉睡。

    岁月静好。

    第二天,傅孟辰小朋友看着放在眼前的药丸,小脸挤在一起,十分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粑粑,我已经好了,没事了,为什么还要吃药啊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还没有彻底的好起来啊。”傅槿宴一本正经的回答,“医生说了,你还要吃两三天药,才能彻底的痊愈。”

    闻言,傅孟辰觉得甚是绝望。

    那些药很苦的,看着就很难吃,他好想拒绝啊。

    可是——

    抬起眼皮悄悄的看了看傅槿宴,发现他也正看着自己,表情似笑非笑的,傅孟辰顿时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,表情沮丧。

    没有拒绝的余地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他只能乖乖的将药丸放进嘴里,然后喝了一大口水,拼命地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吃完,他的眼睛中蕴藏着泪水,看上去委屈巴巴的,让人忍不住想要抱在怀里揉一揉。

    真的是太萌了!

    “来,吃颗糖,就没有那么苦了。”傅槿宴说着,递过去一个糖果。

    傅孟辰连忙接过来,放进嘴里,表情这才算是有所舒缓,脸也不皱在一起了,笑容又渐渐的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很久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端到自己面前的白粥的时候,整个人都垮掉了。

    “粑粑,为什么我的食物和你们的不一样?”

    他们两人的都是散发着诱人香气的当地美食,自己的却只有一碗白粥,傅孟辰表示自己受到了歧视,很是不满,撅着小嘴,一副气鼓鼓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的肠胃现在还比较弱,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,不然消化不了。”傅槿宴见宋轻笑顾不得说话,开始吃了起来,好笑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这样的白粥看起来就很不好吃的样子,我没胃口,不想吃。”傅孟辰嫌弃的撇撇嘴,将那晚粥往外面推了推。

    傅槿宴张张嘴,正要说什么,宋轻笑一下子打断了他,语气温和的对傅孟辰说:“辰辰呀,老师教过我们,要珍惜粮食对不对?”

    傅孟辰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只好点点头。

    见状,宋轻笑再接再厉的循循善诱,“你看着这仅仅是一碗白粥,但它背后花的功夫可大着呢。这一碗粥能在此刻送到你面前来,都仰仗了无数的因缘哦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傅孟辰张大了嘴,一脸懵逼,表示完全没听懂,“麻麻,你在说些啥呢?”

    傅槿宴也挑挑眉头,兴味盎然的看着宋轻笑,看着她能瞎掰到什么地步,不插话,静静的等待她接下来的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