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一十一章 小镇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轻笑仰着脑袋,傲娇的说着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她这样子,有几分无语,很想问一句:媳妇,你说你们公司小,为什么还这么傲娇,这么……得意?

    当然这句话他是不敢说出口的,不然分分钟被k的节奏。

    见他被自己怼得无语,宋轻笑龇牙咧嘴的一笑,拉着傅孟辰温暖的小手,语调欢快的说:“走咯,儿砸,咱们登基咯!”

    “耶耶,登基去咯,麻麻,那是不是要喊一句: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?”傅孟辰相当给力的接话。

    “这个可以有,可是,让谁来喊呢?”

    宋轻笑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转,然后定在傅槿宴身上,“要不,就委屈你一下,喊一声怎么样,小宴子?你看跟你的身份也蛮符合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麻麻,你这么叫粑粑,我感觉怪怪的,听起来好像那些古装剧里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傅孟辰看着傅槿宴无奈的脸色,没有把话说得太明白,他本来是想说“公公”或者“太监”的,但转念一想,这样对自己的粑粑不尊敬,就说得比较隐晦。

    “辰辰你真聪明,麻麻就是那个意思。”宋轻笑朝他眨眨眼。

    母子俩心有灵犀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这欢快的两人,心里那丝阴霾散去,也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。

    却不想,这粲然一笑迷倒了一大片女人。

    “麻麻,你看没看见,有好多人都在望着粑粑呢,看他们的样子,恨不得把粑粑吃进肚子里似的。”傅孟辰左右看了看,然后拉拉宋轻笑的胳膊,悄悄说道。

    宋轻笑也往四周看了看,然后俯下身,在傅孟辰耳边偷偷的说:“那是因为你粑粑长得好看,她们垂涎他的美貌。辰辰你以后长大了就会很熟悉这种目光了,你遗传了你麻麻这么优良的基因,以后肯定会有很多女孩子追求的,但你不能将就啊,一定要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孩子,知道吗?就像你粑粑一样,眼光十分好的挑中了你麻麻。”

    傅孟辰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在两人后面听着这么大声的悄悄话,嘴角抽了又抽,十分怀疑自己当初的眼光。

    为毛自己要找一个脸皮这么厚的女人!没得把他儿子也教成了厚脸皮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三人就登了机。

    既然是打定主意好好地玩一玩,所以选择的地方就比较远,坐飞机都坐了十几个小时。

    等到下飞机的时候,傅孟辰已经是一副神志不清的模样了——坐飞机坐了太久,睡了醒醒了睡,有些缓不过来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他睁着大眼睛,但是一脸的茫然的样子,不由得笑了出来,伸手捏了捏他的小脸,笑着说道:“辰辰,怎么了,是不是坐得太久,闷坏了?”

    傅孟辰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,声音软糯的说:“辰辰有些困,但是刚才明明已经睡了很久了,好奇怪哦。”

    闻言,傅槿宴轻笑一声,“你这是时差倒不过来了,没关系,去到酒店之后,好好地睡一觉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他的话,傅孟辰很是信服,点了点头,对着他伸出手,小脸上可怜兮兮的模样,“粑粑,抱抱。”

    原本傅槿宴为了让他尽早的独立,所以从小就培养他,从他能够稳定的走了之后,就很少再去抱他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看着眼前傅孟辰这么可怜的小模样,他却是不忍心拒绝,点了点头,蹲下身子,将他抱了起来,拍了拍他的小屁股,哄着他道:“粑粑抱着你走,你要是还是觉得困,你就再睡一会儿,要是不想睡,就看看周围的风景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脆生生的童声清脆悦耳,令人心生愉悦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走出机场,外面已经有酒店的车等在那里,等候着他们。

    下车之后,看着眼前这个充满异域风情的小镇,宋轻笑不由得发出一声感慨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风景真得好美啊!简直像是世外桃源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民风淳朴,居住在这里的人都是热情好客,周边的景色也是美如画,在这里,能够享受到在大城市里面没有的宁静和安逸,我想你们应该会喜欢的。”傅槿宴在她的耳畔轻声地解释着。

    而他的怀里,傅孟辰并没有睡觉,虽然还是一副很疲倦的样子,但仍旧是好奇地抬起头张望着,稚嫩的小脸上堆满了新奇的表情,呆萌的看着周围的一切。

    前面领路的人将他们带到一个装潢精致典雅的民宿面前,对着他们微鞠一躬,用英语说了一段话。

    傅孟辰听不懂,悄悄的问向宋轻笑,“麻麻,这个叔叔说了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叔叔说,这里是当地最好的一间民宿,保留着当地的名族特色,希望我们入住愉快。”宋轻笑没有太大障碍的翻译着,心中不由得有些发虚。

    幸好自己毕业之后也在学习,没有将知识都还给老师,还能听懂他说的是什么,不然的话,自己今天可能就要在自己儿子面前丢脸了。

    唉,主要还是太聪明了,所以记性好。

    傅槿宴对着他微微的颔首示意,迈开脚步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终于进到房间里面之后,宋轻笑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,迅速的扑到了床,感慨着说道:“啊!这个床真的好柔软,好舒服啊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在床中间打了几个滚之后,她爬起来,又奔到阳台去,趴在栏杆上,望着窗外的景色,赞不绝口,“这里居然可以看到小镇的景色,几乎能够全部看清,真的是好棒啊。”

    转过身来,宋轻笑看着正将傅孟辰放在床中的傅槿宴,笑的明媚动人。

    宋轻笑这个一根筋的当然一下子就相信了,同情的笑了笑,“我要是陈盛呀,估计分分钟想跳槽的节奏,老板老是把这么大个摊子甩给我,自己跑出去玩,谁不郁闷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