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零九章 头顶上的草原绿油油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既然决定了,宋轻笑便开始准备起来,搜索着去哪个地方玩。

    晚上,傅孟辰放学回家,听到了这个消息,高兴的直接蹦了起来,连声欢呼着,“啊!我们要出去玩了吗?不是把我送到珊珊麻麻那里了吗?真的太好了,太棒了!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是兴奋的欢呼,但是这话听着,怎么感觉这么的别扭呢?

    似乎有些……埋怨?

    晃了晃头,宋轻笑决定当做没听到他的话,继续说道:“因为咱们是要出国,周围的都是陌生人,所以你一定要乖乖的,千万不要乱跑,知道吗?爸爸妈妈会一直陪着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辰辰知道的,辰辰会很乖,不会吵闹的。”傅孟辰小大人一般的点着头许诺。

    见状,宋轻笑感觉到十分的欣慰——这么乖巧懂事长得又可爱的孩子,一定是随了我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商定完毕,到了假期的那天,提着行李箱,向着机场浩浩荡荡的走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属傅孟辰最高兴了,能不高兴吗,这是他第一次跟着他爸妈一起去国外旅游,再也不是周边一日游了。

    “坐好,辰辰,小心脑袋磕到哪里了。”宋轻笑坐在后排座位上,无奈的拉着活蹦乱跳的傅孟辰,“你这是屁股着火了吗,一直坐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麻麻,我就是开心嘛,小孩子不都是要活泼的吗!我要是安安静静的坐着,该担心的就是你啦。”傅孟辰人小小的,却非常会说话。

    他说出来的话总会让人觉得,这哪里是一个小孩子呀,分明就是一人精。

    看着宋轻笑无法反驳的样子,他继续洋洋得意的说道:“况且,这是我第一次出国,哪像之前呀,你们两个光顾着自己去玩,老是把我丢给姗姗麻麻,虽然和洋洋哥哥玩我也很开心,但和这个是不一样的开心。平时周末的时候也只是去周边游一游,太没意思啦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是我们的不对,小祖宗,拜托你别再数落我们了,我们以后再也不这样了。你没见你粑粑的嘴都要抽上天了吗!”宋轻笑双手合十,无奈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这张小嘴这么会说,也不知道是随了谁。”

    傅孟辰把头往前伸了伸,看见傅槿宴嘴角含笑的正开着车,哪有什么抽抽,顿时坐回来,又向宋轻笑讨伐,“麻麻,你老是骗我,粑粑才没有抽抽嘴角呢。用这种方式来转移我的注意力,会不会太不厚道了!”

    宋轻笑立马将眼睛一闭,脑袋靠在靠枕上,装出一副熟睡的样子,嘴里还啧啧有声的说道:“我已经睡着了,什么都听不到!”

    傅孟辰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麻麻这是当他弱智,还是在自欺欺人?

    算了,男子汉不跟女人一般见识,虽然他还是个小小的男子汉,但也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!

    傅槿宴在前面开着车,听着一路上这母子俩的对话,心情十分愉悦。

    好久都没感受到这么鲜活的生命力了,果然,只有家里这两只宝贝才能给他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赶路,他们今天出发得很早,所以到达机场的时候时间还很充裕,傅槿宴去办理了登机手续,将行李也办了托运,一家三口就在傅孟辰的强烈要求下,悠闲的逛了起来。

    逛够了,也快到登机的时候了,傅槿宴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摸出来一看,见是陈盛的,有些不明所以,他已经把该交代的事早就提前交代好了,这会他应该知道自己快要上飞机了,是有什么急事吗?

    傅槿宴接起电话,就听得那头的陈盛语气有些急促,“傅、傅总,很抱歉在这个时候打扰你,但是刚刚发生了一件事,呃……是关于夫人的,我觉得应该告诉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关于笑笑的?

    怎么又是关于笑笑的!

    傅槿宴的双眼倏地一眯,看着母子俩正坐在那里,脑袋挨着脑袋说着什么悄悄话,他拿着电话走远了一点,这才沉沉的说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陈盛握着电话的手都有些被汗湿了,p,这一天都是些什么事呀,净给他出难题!

    他犹豫了一会,终于开口道:“是这样的,刚刚网上有个新闻爆出来,是说夫、夫人跟那个什么叫卡洛的有婚……婚外情,新闻上说,夫人是因为喜欢卡洛,这才一再纠缠着他,不放过他的,这事卡洛本人也出来作证了,说夫人试图那个勾、勾引他,他迫于夫人背后的势力,十分无奈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陈盛等了好一会,听到那边没有声音了,又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,生怕点了这个炸药桶,自己跟着遭殃。

    “总裁?”

    要死要活你好歹给句话呀!别这么不出声呀,你这样我真的很怕怕!

    “新闻上还说了什么?”猝不及防的听到这个消息,傅槿宴眉头紧皱,语气森凉。

    他紧紧的捏着手机,浑身的寒意止不住的往外蔓延,让路过他身旁的人不由自主的离远了些,生怕被冻成冰块。

    “新、新闻上还质疑,说像夫人这么水、水性杨花的女人,怎么配嫁到傅家,并且还十分同情……总裁你。暗讽总裁你头顶上的草原……那个……绿油油。”天知道,陈盛是鼓起了多么大的勇气说出这些话的。

    说完,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,背后的衣服已然被冷汗打湿了。

    想到刚才,他一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,就忍不住头皮一炸,在心里咆哮道:我滴个乖乖,这种新闻也敢发,是嫌活得太舒服了吗!活得太舒服了可以去自杀呀,犯不着用这种方式,会生不如死的,真的。

    他尚且如此,不的傅总现在是什么心情,多半压下来的火山都快要喷发了吧。

    “总、总裁,现在这件事该怎么办?”陈盛小心翼翼的问道,怕对方一个不开心就是自己触霉头,那样就太冤枉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眼睛阴狠的眯了眯,交代道:“这件事情你先放着,不要管,事情怎样我心里大概有数了,等着我回来处理,总之,陷害笑笑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的,现在先让他们再蹦跶几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