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零八章 雅雅,你真的是太聪明了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没错,论本事你确实是没有。”蔡雅雅附和着说道。

    卡洛:“……”

    tf!

    不对呀,事情不应该是这样发展的啊。

    你不是应该说“没有,你是最棒的”吗?

    特么的这是什么逻辑,我有些混乱。

    蔡雅雅没有看到他像是便秘一样的表情,犹自说着:“不过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,你一个外国人,在这里无亲无故的,而傅家在这里也算是根深蒂固的了,岂是轻易就能与之抗衡的。但是即便如此,他们仗势欺人,我也是忍不下这口气!”

    “那你准备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我想着,像是傅家这样的人家,向来是很注重名声这种东西的,若是宋轻笑传出什么丑闻,到时候受到众人的非议,傅家觉得名声被败坏,说不定一气之下,会让他们离婚,到时候,没有了傅家的庇护,你觉得宋轻笑还能像现在这样肆意妄为的嚣张吗?”

    闻言,卡洛适时露出一副惊喜又带着赞许的表情,感叹的说道:“这个主意真的是没想到啊,若是这样的话,宋轻笑又要陷入非议之中,再这么下去,傅家一定会忍受不了,然后发怒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宋轻笑之所以能够这么耀武扬威,不过是因为她身后有傅槿宴为她撑腰,若是没有了这个靠山,那她就真的成了一个纸老虎,再也不能这么嚣张了,等到她彻底的落魄了,那咱们就有机会好好地和她算一算总账了,将她欠我的,都还回来。”

    蔡雅雅一脸的愤然,眼眸中闪烁着兴奋的火苗,看着十分的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卡洛看着她这么癫狂的表情,心里发虚,感觉身上的寒毛都要立起来了。

    看着她这个表情,想必所谓的“算账”恐怕不是那么的简单啊。

    到时候一定是十分惨烈的场景。

    但是——

    心里真的是充满了期待啊!

    轻咳一声,卡洛摆正姿态,关切的问道:“可是我们要怎么为她制造绯闻?上次你就是因为找了记者,才会被傅槿宴威胁,这一次你还要这么做吗?到时候惹恼了傅槿宴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蔡雅雅为难的咬着唇,想了想,说道:“这个好办,当时我是本人出面,所以才会被发现,但是这一次,我决定换一个方法,匿名找狗仔爆料,这样的话,傅槿宴就不知道是谁放出来的消息,我也就不用担心会被人反咬一口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磨了磨牙,脸上写满了愤怒,“上次都是那个小贱人,说什么是我的朋友,结果转头就把我给卖了。这样的人,我当初怎么会认识的,真的是瞎了我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在甩锅这方面,她和卡洛真的是绝配!

    “可不是,上一次若不是那个人,你绝对不会受到这样的委屈,”卡洛点了点头,赞同的说道,“不过我们给她准备一个什么绯闻呢?”

    “豪门大户注重的是洁身自好,所以当然是让她有一段婚外情了。”

    蔡雅雅看着他,露出阴狠的笑容,“我们可以说,宋轻笑喜欢你,但是因为你拒绝了她,所以她一直心有不甘,怀恨在心,所以污蔑你抄袭,甚至还因为知晓我们情侣的关系,迁怒于我,处处与我为难。”

    卡洛一听,眼睛顿时就是一亮,一脸赞许的表情,语气充满了惊喜,“雅雅,你真的是太聪明了,居然能够想出这样的主意,真的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我可是很聪明的。”蔡雅雅微扬着下巴,一脸的骄傲,“不过也是多亏了你刚才说的,我才能想到这里。因为你们之间的纠缠更为严重,若是按照这个说法,一定有很多人会相信的。网上的键盘侠都是这样,因为嫉妒,所以见不得别人好,一旦抓住一个人的短处,就会往死里面嘲讽,根本就不会在意自己说的话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。当初我遭受的事情,我也要她好好地尝一尝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,你受了这么多的委屈,就应该好好地出出气。”

    卡洛搂着她,声音温柔,脸上洋溢着淡淡的笑容,看起来就是一个文质彬彬的绅士——没有人能够看到,他的心是黑色的。

    狼心狗肺!

    “只是这次,要委屈你了,”蔡雅雅仰着头看着他,脸上有点点的歉意,“要把你和那个贱人绑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闻言,卡洛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,满不在乎的说道:“那都不算什么,只要你能开心,我做什么都是愿意的,不过是赔上一些名声而已,和你比起来,真的是算不得什么。”

    蔡雅雅听了,心中是满满的感动,投身到他的怀里,说着娇俏的话安抚他。

    事情决定之后,便马上开始实施。

    而作为事件的主要人物——宋轻笑却是浑然不知,整天还是一副优哉游哉的模样,小日子过得十分的悠闲。

    这天,她闲来无事,翻看着日历,惊讶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傅槿宴刚好走出来,听见她的声音,挑了挑眉,好奇的问道:“怎么了,发生什么事情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”摆了摆手,宋轻笑对着他晃了晃手机,“就是突然发现,马上就要有一个小长假了,槿宴,我们要不要趁着这个假期,出去玩几天?刚好辰辰也放假了,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想了想,点了点头,“我没有意见,之前也答应过辰辰,要带着他出去玩,既然你有这个想法,那就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公司那边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没事,还有陈盛呢,他也不是第一次坐镇了,完全没有问题。”傅槿宴说的很是坦然。

    此时,正在公司加班的陈盛突然觉得自己的后背凉了一下,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冷战。

    扭过头去看了看,身后却是什么都没有,只有一堵墙。

    “奇怪,这是怎么回事?怎么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呢?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捂着嘴偷笑,在心里为陈盛默默地点了根蜡。

    遇上这么“无良”的老板,为你默哀一分钟。

    宋轻笑显然是忘记了,自己的那两个员工,也要面临着相同的境遇。

    以后有机会,三个人可以凑在一起斗个地主,顺便诉说一下自己被压迫的经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