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零七章 爱之深恨之切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而这一切,蔡雅雅全然没有发觉,依旧坚定无比的相信着卡洛,相信他是对自己好,是在为自己着想。

    都说“一孕傻三年”,看她这个痴傻的程度,估摸着以后能怀个哪吒!

    “原本我还觉得傅槿宴是个男人,有本事,有魄力,但是万万没想到,他居然会做出绑架我的这种事情!当时我真的是要被吓死了,特别特别的害怕。”

    说着,蔡雅雅捂着脸又开始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她低着头,所以没有看到卡洛脸上浮现的不耐烦。

    又开始哭!

    天天都在哭,整得像是遇到了什么天大的事情一样,烦不烦?

    老子真是烦心的很!

    但即便是烦心,卡洛却是一个字也不敢说,眼前的这个是他的金主,是他的依靠,他要好好地哄着,好好地供着,这样才能利用她报复宋轻笑。

    那个贱人,上次居然将自己打成了那副模样,疼了好几天,动都不敢动,结果还说是轻伤!

    他都是串通好的,沆瀣一气,狼狈为奸,蛇鼠一窝!

    想起送轻笑,卡洛满心都是愤然和不满,心中涌动着愤懑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无比懊恼,那天自己为什么没有进去之后把门关死,这样的话,就算是傅槿宴来了,也没有用,等他能够冲进来的时候,自己早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不过——

    卡洛眼眸一转,心中突然冒出来了一个想法,嘴角噙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
    轻咳一声,他将蔡雅雅搂到怀里,轻拍着她的肩膀,柔声的劝慰着:“雅雅,别哭了。这几天你总是哭,这样对你的身体不好,而且这么漂亮的一双眼睛,总是红肿着,多不舒服。别哭了,我知道你心里委屈,难受,但是有困难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,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在他的安抚下,蔡雅雅渐渐的停止了哭泣,抽泣着拿着纸巾擦了擦泪痕,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,“我就是委屈,从小长到大,我都是被别人哄着宠着的,什么时候遇到过这样的事情。都是宋轻笑,都是那个贱人!要不是遇到她,我什么事情都没有,一切都还是好好地。贱人!我诅咒她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卡洛看着她刚才还是一副梨花带雨,委屈得像是没有糖吃的孩子一样,不过转瞬之间,就转换了态度,咬牙切齿,满脸的狰狞,像是索命的恶鬼一样,不由得也是心里发颤。

    女人果然善变,太可怕了!

    但也是因为她们这样的性格,才容易被利用,被耍的团团转,却还不明真相。

    傻的可怜!

    卡洛心中嘲讽的笑了笑,表面上却是没有显露分毫,依旧温柔如水,脸上带着浓得化不开的忧愁,柔声说道:“宋轻笑这个人真的是……不好评价。有一件事其实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,你要是知道了,千万不要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前几天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,我不是总是找理由不见你,为此你还很生气。”

    蔡雅雅想了想,点了点头,“我记得呢。”

    说起这个,她还是一肚子的火。

    当时自己本来就已经十分难过了,梁郑东对她的态度也越来越冷淡,网上的冷嘲热讽也没有结束,吓得她连评论都不敢开。只想找亲近的人诉说委屈,结果卡洛却总是含糊其辞,推拒再三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听他说起这件事,似乎是有着别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其实当时我也很想见你,很想很想,但是,我遇到了一些事情,”说着,卡洛脸上露出十分为难的表情,夹杂着难堪,看起来十分难看,“当时,我浑身都是伤,脸也破了相,根本就不敢见你。”

    闻言,蔡雅雅震惊的瞪大了眼睛,一脸的诧异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伤?怎么回事,你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看着她一脸的急切的模样,卡洛心里很是得意,脸上却还是一副惆怅的表情,“是被人打的……前几天我碰到宋轻笑,我们之间起了一些争执,但只是吵架,结果傅槿宴走过来,二话不说,上来就开始打我,差点儿把我打死。后来去了医院,没想到警察和医生都是他们的人,我那么重的伤,却说是轻伤,连赔偿都没有,就那么让他们走了。当时我身上没有钱,直接被医院赶了出来,躲在家里养了好久,好不容易伤势好了一些,才敢见你。”

    蔡雅雅一听,脸上的惊讶已经转变成了愤怒,眼眸中似乎有两团火正在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又是宋轻笑!这个贱人到底想要做什么,她难道准备把咱们逼死了才开心吗?怎么会有这么心狠手辣的人,真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磨了磨牙,蔡雅雅第一次发现,自己竟然想不出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她。

    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——没文化,真可怕吧!

    想要骂人,都没词了。

    卡洛叹了口气,脸上写着无力的纠结,“我也不知道,为什么就会被她紧紧地咬着不放,至死方休。其实我受点儿委屈没什么的,但我就是忍受不了你受委屈,你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,我放在手心好好呵护的宝贝,怎么可以被他们那么欺负呢,简直是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说着,他眼眸一转,装作是开玩笑一样的说道:“我记得中国有句话叫做‘爱之深恨之切’,有的时候我都怀疑,是不是宋轻笑喜欢我,但是碍于情面,所以才要处处与我为难。”

    说者“无心”,听者有意。

    听着他的话,蔡雅雅陷入了沉思,脸上写满了探究。

    卡洛偷偷地瞄着她的表情,心中暗自偷笑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蔡雅雅猛地抬起头,看着他,眼眸中闪烁着算计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卡洛,我突然想到一个好办法,能够报复宋轻笑,为我们出气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主意?”卡洛装作不知情的样子劝道,“雅雅,要不还是算了吧,我不忍心看着你再受到欺负了。说到底,都是我没本事,不能护你周全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自责的低下了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