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零六章 就是宋轻笑派人做的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闻言,卡洛抽了抽嘴角,脸上写满了不耐烦。

    自己不过是出去了一个小时不到,而且还是为了给她买饭,搞得像是自己走了多久,生离死别一样。

    真是烦死个人!

    这几天,卡洛一直都被她要求住在这里,对此,他倒是没有什么意见。

    毕竟蔡雅雅的公寓可比他的那个住着舒服多了,空间又大,地势又好,出行十分的方便。

    只是令卡洛十分厌恶的是,他住在这里,不仅要在她害怕的时候陪着她,哄她,连她的一日三餐,都要自己全权负责。

    tf!当老子是保姆吗!

    当时卡洛听了就十分的不情愿,但是没想到,蔡雅雅直接将自己的钱包交了出来,还有她的银行卡密码,都一并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见状,卡洛瞬间转变了想法。

    虽然蔡雅雅现在被雪藏,但是过去的那几年,她的酬劳可是很丰厚的,个人资产不说有多少,但是绝对比他这个穷光蛋好得多。

    握着钱包的时候,卡洛差点儿哭了出来——真的是好久都没有摸到这么多钱了!

    于是,他二话不说,直接答应了下来,像是一个奴仆一样,任劳任怨的伺候着这位千金大小姐——即使有埋怨,他也不会表现出来的。

    现在的蔡雅雅就是他的金主,一定要好好地伺候好了,不然的话,他又要重新回到之前那种穷困潦倒的日子,那样的日子简直就是噩梦,他根本就不想再重复一次了!

    “雅雅,我这不是去给你买吃的了嘛,你看这几天,你都没有好好吃饭,都瘦了,所以我特意去给你买了营养餐,好好的补充一下体力。”

    卡洛拍了拍她的肩膀,拉着她的手走到餐桌旁,然后把买来的食物一样一样的掏出来,放在了桌子上,又拿来碗筷,将一切都准备好,随即坐在她的身旁,默默的看着她吃饭。

    “卡洛,你怎么不吃?”蔡雅雅看着他都没有拿来自己的筷子,不由得好奇的问道,“你不饿吗?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卡洛笑的十分温柔,“我吃不下,所以还是看着你吃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蔡雅雅皱起了眉头,十分的不解,“为什么会吃不下,是不是身体不舒服,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?”

    若是他出了状况,自己就更加的无依无靠了。

    所以蔡雅雅对他很是在意。

    但是卡洛并不知道她心里的真实想法,还以为她是在意自己的身体状况,不由得感到十分骄傲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多想冲到大街上去,高声呼唤:“看啊!这就是你们当初喜欢得要死要活的女神,现在在我面前毕恭毕敬,听话乖巧,怎么样,完全没有想到吧!”

    但是这一切,他也只是想想而已,根本什么都不敢做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就是……想着你现在如此担惊受怕的模样,心疼的不行,一直都没有什么胃口,所以也就吃不了。”

    卡洛说得一往情深,表情充满了心疼。

    闻言,蔡雅雅顿时感动得热泪盈眶,唇微微的颤抖,显示着她激动的心情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没想到,卡洛居然会为她担忧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但是转念一想,她又觉得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。

    自己这么美,这么的好,就应该得到所有人的宠爱!

    那个宋轻笑,长得那么丑,什么本事都没有,凭什么就能得到傅槿宴的如此维护!

    她凭什么!

    只是,感动的蔡雅雅并不知道,卡洛所谓的“担忧到吃不下饭”,都是骗人的,他在出去的时候,就已经找到了一家米其林三星的餐厅,点了一桌子美食,吃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直到吃饱了之后,他才慢悠悠的找到一家医院,去到里面的食堂,从里面打包了一份餐点回来,就是他口中的“营养餐”。

    ——确实是营养餐,因为医院的饭餐都叫营养餐!

    吞下一口饭,蔡雅雅看着他,声音温柔,不见平日里的犀利骄慢,“卡洛,你就算是担心我,也不能不吃饭啊,你要是倒下了,我还依靠谁去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拿着勺子舀起一口饭,又放了一点菜在上面,向前伸了伸,温柔小意道:“来,吃一点儿,多少都要吃一点啊。”

    看着伸到了眼前的勺子,卡洛却是满心厌恶。

    你刚刚用过的勺子,居然还要给我用!

    上面沾满了你的口水啊,恶不恶心!

    但即便是满心的厌恶,卡洛的脸上却不敢有丝毫的表现,只是摇了摇头,微微一笑,说道:“不用了,雅雅,还是你吃吧,我真的吃不下。但是你放心,我绝对会照顾好自己,不然的话,你要怎么办,我实在是太担心你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蔡雅雅放下手中的勺子,双手握拳,咬牙切齿,满脸愤恨的表情,“我要怎么办……我现在恨不得将宋轻笑碎尸万段!那个贱人,明明就是他们做的,居然还不承认,傅槿宴也是瞎了,这样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,他居然还要那么的袒护她,为了她竟然将我绑架过去,简直是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确实是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卡洛附和着她的话,脸上也是气愤难平,“好歹也是一个男人,居然去为难一个弱女子,真是不要脸!”

    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完全忘记了自己也是一个大男人,却去为难宋轻笑那个弱女子,泼脏水,颠倒黑白,陷害,无所不用其极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对于卡洛来说,不存在忘不忘记这一说,因为在他的世界里,只有他自己才是对的,他抄袭是对的,他反咬一口是对的,别人的反击,别人的澄清,在他看来,就是对他的一种鄙视,是对他人格的侮辱。

    所以当初宋轻笑当面斥责他的时候,他十分的恼怒,却没有丝毫的愧疚——他做的事情都对,为什么要愧疚!

    对于卡洛的这种想法,已经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来看待了,毕竟就算是再傲慢无礼的人,也有着起码的礼义廉耻。可是这些,在他的身上,连个影子都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明明是他爆出来的床照,可是他却哄骗着蔡雅雅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宋轻笑的身上,旁敲侧击的告诉她,“就是宋轻笑派人做的这件事情,除了她,没有人有这个能力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有的时候,温柔和善解人意真的都只是假象,它可能只是为了蒙蔽一些事情的伪装而已。